2022年12月6日
More

    中共自制选举闹剧 镇压不能摆平社会危机

    左仁   社会主义行动

    12月19日将举行改制后第一次立法会选举。中共将立法会改成90席之中只有22由选举产生,加上候选人要先由国安机关筛选,确保所谓“爱国者治港”。这使选举气氛前所未有的冷淡,可预计投票率将是历史最低的一届。香港民意研究所在12月公布,有36%的受访者倾向不投票。这数字还未包括因国安法的恐惧下而不敢讲真话的受访者。由2004年起的立法会选举调查,受访者的投票意欲均有8成以上。

    在改制前,香港立法会本来已是跛脚议会,反对派并不可能在建制内对中共构成威胁。相反,过去泛民主派妄想在议会建制内进行渐进改革,使立法会变成一个安全阀,以缓解群众斗争的压力。今次,习近平的极高压统治下,将假议会的遮丑布都全力撕毁,再次挫伤自己的权威。

    统治者继续自欺欺人。林郑接受《环球时报》访问时,指“政府公信力高,投票率反而会降低”。同时政府又害怕低投票率会削弱其权威,因此全力谷高投票率。首先禁止任何人“煽惑”投白票,甚至威胁民调机构有可能违法;又设立边境投注站,方便建制派动员居内地的亲中共港人投票。然而,无论如何强大的镇压机器,但不能强迫“躺平”的选民站起来。

    部分温和泛民政客继续叛卖民主斗争,例如前民协的冯检基和前民主党的黄成智,今次更为选举闹剧担任临时演员。而温和泛民一度因为参选与否陷入严重分歧,后来参选派虽因群众压力而放弃念头,但暗地叛卖的行径并无停止——党副主席梁翊婷被揭发支持获全国政协常委胡定旭提名的中科兴业董事总经理潘焯鸿参选港岛东。

    继续压迫穷人和青年

    国安法通过以来,中共的强力镇压并没有停止。林郑继续以防疫措施为名,加强对市民的监控,推出强制使用“安心出行”,并继续禁止四人以上的集会,甚至威胁煽动他人不打疫苗也属犯法。此外,新闻自由已被摧毁,《立场新闻》总编辑辞职,而《经济学人》驻港记者工作签证续签被拒,都是众多的近例之一。

    无论镇压力度如何强大都不能掩盖社会危机,所以民怨并不会息止。香港去年有165.3万个贫穷人口,贫穷率高达23.6%,创2009年有纪录以来的新高,约4个港人中便有1人属“贫穷”,其中近三成来自在职住户。这可说是对习近平提倡的所谓“全面脱贫”和“共同富裕”极大的讽刺!

    香港贫穷再创新高,穷忙族水深火热。但近日教育局长杨润雄批评时下“躺平主义”,并公布要将“勤劳”、“奋斗”加入价值观培育,并在《德育及公民教育课程指引》文件中删去“尊重人权”、“批判思维”等字眼。

    在中国大陆出现躺平主义思想——年轻人拒绝高压社会规范,放弃买房成家,主张不婚不育,以最低成本过极简生活。中共如临大敌,视之为破坏经济秩序及制造人口危机的根源,甚至要出动官媒谴责区区一个网路次文化,并在六中全会中大力宣传“奋斗”思想。香港教育局只是配合习总的论调,企图以高压家长制统治青年。但统治者越是叫嚣,青年则更充耳不闻。

    香港和大陆青年一样,面对房价高企、阶级流动无望,勤劳向上的劳动成果只会被统治阶级夺走。2019年香港反威权运动正是青年反抗制度的初次觉醒,是他们的一次“奋斗”。运动受警察镇压失败后,青年间弥漫着暂时的绝望感、无力感。

    独裁政权加强教育制度的思想压制,只会令更多师生和家长厌恶,选择离港摆脱香港教育制度。2020至2021学年度,香港学生退学人数上升1.7倍,等于平均每校有32名学生退学,当中有6成学生选择离开香港。每校约7.1位教师离职,比一年前升近一倍。

    团结中国大陆的斗争

    习近平准备连任国家主席,必须加强巩固权力,加上中美冲突的高度紧张状态下,需要通过镇压香港来展示自己权威。所以,香港的命运并不取决于一个城市之内,而是整个中国以至国际局势。在全球资本主义制度深陷危机下,无论是中共还是美国拜登的统治在国内和国际上都陷入混乱。群众对政权不满的声音越来越强大,青年激进化而且阶级意识大大提高,正为香港暗无天日的局面亮起一点曙光。当大陆群众爆发斗争时,香港和国际的群众也需要团结共同的斗争,挑战专制极权与资本主义。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