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月29日
More

    气候危机:国际社会主义者集结参与格拉斯哥COP26抗议

    “巨大失败”、“全是空话,没有行动”和“彻底的背叛”都是一些对于COP26结果的形容词。为了拯救气候,我们需要终结资本主义。国际社会主义道路前往格拉斯哥,是为了建立一个能够引领世界走向社会主义的组织

    Marie O’Toole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COP26抗议组织团队成员

    过去两周,世界各国领袖齐聚格拉斯哥参加COP26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为全球资本主义刷上了一层新的绿漆。大会不出意外地是一场闹剧,但它的荒诞程度还是让人出乎意料。世界各地的劳动人民和青年正面临着气温升高、自然灾害以及更多流行病的威胁。而这场大会给出了什么“回应”呢?拜登和约翰逊在开场白中睡着了;博索纳罗、普京和习近平没有出席;最后大会给出了一系列空洞的承诺——空洞到即使各国遵守这些承诺,2100年的地球仍然会灾难性地升温2.7摄氏度。

    COP26唯一实际的正面成果没有诞生在拜登和约翰逊等人的会议厅中,而是在街头上。自2019年开始席卷全球的气候运动如今开始复兴。在周五和周六,十万人走上格拉斯哥街头示威,要求有效地应对气候变化!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ISA)明白这场运动的巨大重要性和革命潜力,所以我们动员了来自世界各地的300名成员和支持者,在抗议活动中建立了一支国际社会主义的队伍。来自巴西、美国、中港台、比利时、爱尔兰等地的革命社会主义者与社会主义替代(ISA苏格兰、英格兰和威尔士支部)的100多名成员和支持者聚集在一起,在抗议活动中喊出了响亮的阶级斗争与国际主义口号,指出需要社会主义变革来终结气候变化。

    会议为何如此失败?

    这不是我们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看到政商界人士齐聚一堂,借大会来漂绿自己。《巴黎气候协定》于2015年在第21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1)上获得通过,并被包装成为限制全球气温上升的重要一步。五次会议之后,情况变得更糟了。今年的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报告揭露了严酷的气候现实,认为人类已经面临危机。但即使有如此严峻的预测,在会议上也不可能就实质性行动达成一致。

    亿万富翁和他们的政客永远无法充分解决因为他们逐利而发生的危机。当100家公司占了全球71%的碳排放量时,超级富豪的利益就从根本上与气候运动的目标南辕北辙。所有可能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取得真正进展的努力都对他们所掌权的系统的稳定构成威胁。COP26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不可能有真正积极的结果。

    街头上的社会主义者

    世界各地数以百万计的工人和青年都知道,他们不能再将我们地球的未来托付给商人和政客的幕后交易——这从苏格兰街头的激烈情绪中可以明显看出。星期五,成千上万的人聚集起来,准备参加罢课示威,这是2019年运动在更大舞台上的延续。在周六的大规模游行中,更多人被再次动员起来,包括许多工会在内的各种社会和环境运动组织打出了自己的标语和横幅,大雨也无法浇灭工人和青年对气候运动的热情。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将COP26确定为全球气候运动的关键时刻,所以我们将世界各地的成员聚集到苏格兰,以明确说明,全世界的首席执行官和亿万富翁应该对这场危机负责。我们呼吁对社会主义绿色新政进行大规模公共投资,在全球范围内创造数以千万计的优质就业机会,用亿万富翁的财富为气候友好的政策提供资金,并将正在污染地球的跨国公司纳入民主公有制的管理之下,以实施可持续的社会主义经济计划,重组经济,以人类和地球为先——这些只是我们热烈要求的一小部分!

    国际主义是解决相互关联的气候变化和资本主义的根本,所以我们让从格拉斯哥到巴西的ISA成员聚集在一起,在示威活动中组建尽可能广泛的来自世界各地的工人和青年队伍。参加游行的300名成员的活力和所传达的信息激励了数百人一起参加了游行。我们售出了1,000多份党报,并且在格拉斯哥、爱丁堡及其他地区得到了热情的会员和支持者的联署支持。

    在星期五为未来游行之后的集会上,ISA甚至有一位演讲者登上了主舞台。联合工会(Unite)会员和社会主义党(ISA爱尔兰)成员艾米·弗格森(Amy Ferguson)在通贝里(Greta Thunberg)之前不久发表了讲话。她强调了工人阶级的力量以及我们在打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方面将发挥的必要作用。艾米以苏格兰出生的爱尔兰社会主义者詹姆斯·康诺利(James Connolly)的一句话结束她的演讲:

    “我们诉求中最温和的是——我们只想要地球。”——詹姆斯·康诺利

    我们不仅抓住时机热情地参加了周末在格拉斯哥举行的示威活动,还在周五的爱丁堡为无法前往格拉斯哥的罢课者组织了超过100人参加的游行。在游行结束时,我们开启麦克风,来自爱丁堡的ISA成员、学生和工人都发了言。

    我们收到的热情回馈反映在周六游行后参加的公众集会,该集会的主题是“资本主义正在杀死地球:为国际社会主义而战”,有超过350人参加。发言人包括苏格兰工会成员凯特琳·李(Caitlin Lee)、爱尔兰的社会主义议员米克·巴里(Mick Barry)、团结反对中港镇压运动的成员,以及来自巴西和南非的气候活动家。这场充满活力的集会表明,劳动人民在争取气候变革的正义斗争中拥有强大的力量;我们需要一个统一的社会主义计划来团结对世界上最紧迫问题的斗争。

    气候运动的下一步

    工人阶级的力量源于其在社会中的作用。如果利润在气候变化中起着如此关键的作用,那么创造利润并有随时停止创造利润的能力的工人代表了真正变革的关键力量。通贝里在呼吁苏格兰的运输与垃圾处理行业的罢工工人加入COP26示威活动时,准确指出了气候运动需要朝哪个方向发展。罢课运动应该得到工会的积极团结,在国内和国际上进行协调,扩大到工作场所的经济罢工。我们可以通过打击老板的痛处——利润,来迫使他们做出实质性让步;同时表明如果工人阶级有组织并意识到自己的力量,他们可以从根本上改变社会。

    工会会员应当通过在工作场所和工会中组建气候委员会来发挥自己的重要作用。这些委员会将与劳动人民的利益联系起来,组织争取更安全、更清洁的未来的斗争;通过向富人征税,在不损失工资的情况下将化石燃料工人重新培训到可再生能源行业来增加对绿色工会工作的资助。

    资本主义正在杀害地球:为国际社会主义而战!

    气候危机是人类有史以来面临的最大威胁,应对这一危机需要我们以社会主义道路彻底重组我们的社会。碳排放、森林砍伐和掠夺自然资源是资本主义生产延续的基础。劳动人民需要组织起来并建立独立的政党,以便采取必要措施结束这种污染制度,并通过民主的群众结构进行斗争。

    为了实现地球需要的革命性变革,我们需要一个由劳动人民和青年组成的、群众性国际社会主义革命组织。我们很自豪能够建立一个积极活跃地致力于这场斗争的国际组织,活跃于各大洲的30多个国家并不断发展壮大。从开尔文格罗夫公园到格拉斯哥绿地再到全球各个角落,我们高呼——“我们的运动势不可挡,一个社会主义的世界是可能的!”

    新成员Shane评论道:

    “COP26是我从未经历过的场合。我是在疫情期间加入ISA的,这是我第一次体验国际动员的机会。之前我紧张了几个星期,甚至怀疑自己是否应该去,怀疑我出场是否会产生实际影响。

    但是到周末结束时,经过数小时的呼喊和与其他成员的有趣对话后,我嗓子都哑了。对阶级团结和阶级斗争的详细情况进行理论的讨论是一回事。置身其中是另一回事,感觉与站在你周围的人如此团结,并成为感觉比你大得多的事物的一部分。在日常生活中,有时看到进步如此微不足道可能会令人沮丧,但在那里,我理解到了这些是真正的改变,我们为共同利益和目标奋斗,因而拥有力量。

    对我来说,参加抗议治愈了我的绝望,这种令人振奋的感觉难以形容。抗议完结之后,我感到更加专注,对未来更加乐观,并且更好地了解了可能的变化及其从何而来。

    参加对气候变化、压迫和资本主义的抗争——今天就加入ISA!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