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7月7日
More

    伦敦唐人街冲突:对抗种族主义和国家镇压的反面教材

    海外华裔社群间的政治关系更加紧张

    “团结声援、反对中港镇压”

    在十一月底,两批示威者——其中一批牵涉到中国内地的组织,另一批是年轻香港移民——在伦敦唐人街冲突。这事件是一个警告:在中美帝国主义新冷战和习近平残酷镇压香港的情下,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恶化。伦敦事件显示,中美地缘政治斗争正与族裔和政治冲突结合,并且将其放大起来。

    于世界的另一端,同一过程近来以另一个例子发生。所罗门群岛首都霍尼亚拉的唐人街被放火和掠夺。在这贫穷的前英国殖民地,因中国国家及其资本家作为一方与美国及台湾作为另一方之间的权力斗争,多年来的族裔冲突变得更复杂。

    “向新冷战说不”

    在十一月二十七日,伦敦爵禄街举行了一场打着“停止针对亚洲人的仇恨”和“对新冷战说不”的集会,表面上反对种族主义。虽然标语听起来值得嘉许,但集会政治构成和性质却是另一个世界。不幸地这场集会牵涉到很多和中国独裁政府有联系的傀儡组织,它们和应中国独裁政府的政治宣传,支持镇压香港和新疆。一些英国非政府组织和“左翼”议题组织也合办了这场集会。讲者包括停战联盟(StWC)的Fiona Edwards和核裁军运动(CND)的Kate Hudson,还有是保守党的成员。按报导,工党的John McDonnell之前也安排了演讲,但因为受支持香港的组织的游说(指出主办方的组织与中共有连结)而取消。

    这些亲中共组织主导着当天伦敦的示威。集会的中文讯息和英文讯息非常不同。英国组织代表们似乎认为他们的和平主义和“非政治的反种族主义”是集会主调。但中共政权透过其傀儡组织和支持者骑劫了集会,将其变成赞颂中共在香港和新疆的政策,并将任何对它独裁的批评和“针对亚洲人的仇恨”混为一谈。与中共采用的做法相似,以色列政府也是将所有对以色列国家的行动之批评和“反犹主义”等同。同样地,所有对中国政权的批评也被说成“反华”和“伤害14亿中国人民感情”。

    一班大多来自本土派(右翼香港民族主义)的香港示威者举行了反示威。幸运地集会和反集会的规模都很小,大约100人参加亲中共的示威,而亲香港的反集会人数则少于50人。但其后双方以种族主义言论侮辱对方展开冲突,造成暴力打斗和数人受伤,成为在社交媒体和中文媒体的大事。

    现正流亡英国的前香港立法会议员罗冠聪,呼吁英国警方调查这个“反种族主义”集会的组织者。亲中共阵营则在微博匿名悬赏一万英镑,鼓励网民提供罗冠聪或及另一位流亡的香港社运人士郑文杰在伦敦的住址。微博的还有帖文讨论建立“小队”攻击在英国的“港独人士”。英国警方随后宣布会调查针对罗冠聪和郑文杰的威胁。特此强调,罗冠聪和郑文杰以英美资本为盟的自由派政客,并无提倡港独,只是中共将所有香港民运人士打成“港独”。

    针对亚洲人的仇恨正加剧

    和在其他西方国家相同,英国内反亚洲人的种族主义正在加剧,特别从疫情爆发开始。右翼政客和媒体想用亚洲人和中国人作代罪羔羊来掩饰资本主义灾难式应对疫情的无能,因此为种族主义加温。来自像英国约翰逊等各国政府的反中冷战措辞,无疑在加强反华和反亚洲人情绪。要反击这情况,就需要真正的反种族主义抗争,但这需要完全独立于政府操控,不但要揭穿西方资本建制的、也要揭穿中共的种族主义和帝国主义。

    英国媒体ITV(独立电视网)十月所做的民调显示,过去两年居于英国的东亚和东南亚人受攻击的次数升近50%。60%英国警员表示,去年针对东亚和东南亚人的种族仇恨案件有所上升。所以中国、香港和东亚及东南亚人正经历更有威胁的种族主义。

    在此背景下,有必要发起真诚的倡议行动,以将跨族裔社群组织起来,对种族主义说不,并将这议题连结至对医疗、教育和其他公共服务扩大资源。但是那些发起或支持爵禄街集会的英国组织,不管是天真得荒谬也好,抑或有意地背书也好,让自己被中共用作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的反动宣传平台,实在需要检视自己的做法。

    中共的伊斯兰恐惧症和种族主义

    爵禄街集会无其他东亚或东南亚裔社群代表的事实,也显露出这个示威的不对劲。另一个不对劲的迹象,是组织者无视新疆议题——当地正发生中国政府恐怖迫害穆斯林少数族裔,包括公开的种族主义和伊斯兰恐惧症政策——亦说明这示威的真正目的不是“反种族主义”。

    参与集会的英国组织者的声明否认这场活动是“亲北京”,而这说法并不诚实。一系列的参加组织包括英国福建华侨华人联合总会、全英华人社团联合总会、全英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伦敦华埠商会,全部和中国政府有连结。全英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直接受中国驻伦敦大使馆控制,作为非正式“警察网络”监视十四万中国内地留学生,防止他们参加“颠覆政治”。

    这堆亲中共傀儡组织曾经在英国华人社群间以中文媒体发动一个高调的运动来支持香港国安法和严厉的政治镇压。例如今年,伦敦华埠商会和其他几个组织在亲中共报纸卖广告,支持香港“只限爱国者”选举闹剧。这场选举将于十二月十九日举行,只有中共允许的候选人能参加。

    民调显示44%,香港人如果可以的话会选择离港,而约九万人今年已抵达英国。中共担心香港移民的高度集中会变成一个反政权活动的基地,所以将威胁和恐吓升级,如同对罗冠聪和郑文杰的骚扰显示。透过在海外内地人社群间煽动民族主义,北京正将社群关系两极化,并为发展族群仇恨的“华人部落群主义”创造条件。

    香港的独裁镇压自2020年国安法立法以来,导致过去十二个月内三十个工会解散,包括最大的、有二十万成员的职工盟。所有示威和罢工已被禁止。在伦敦示威后,其中一个主办团体“监察组”在示威发表声明表示“我们相信每个社会应有示威权利和广泛的人权”。即使慷慨地说,我们只能形容这讲法天真得荒谬绝伦。

    香港移民的反示威也好不了多少。这些示威者的目标可能是揭穿中共的政治宣传和“反对针对亚洲人的仇恨”标语的伪善,同时隐藏了它打压维吾尔族人、西藏人,香港人等罪行,但他们可笑的举动和带出的讯息却制造了反效果。

    香港示威者的所作所为,并不能赢得那些未被洗脑的中共的支持者(尤其是透过媒体和社媒留意今次事件的大众),而是落入中共圈套,让中共党媒“证明”香港民运示威者是“反中”的。无政府主义式冲突没有带出明确政治信息,只会让当地民众感到困惑,从而使反威权斗争建立基层的国际支持变得更加困难。

    不幸的是,这次反示威放大了2019年香港运动的弱点、甚至是放大了运动的一些反动性质。在2019年斗争失败后,在认知到青年抗争者的牺牲和勇气之同时,我们需要从运动的的政治和组织弱点和错误汲取教训。别忘了,在2019年7月运动高潮时,运动某份参与者尝试展示对中国大陆的反政府抗议表示声援,力图建立共同的斗争,也有一些香港种族主义示威者企图攻击内地人时被其他抗争者阻止。这些做法都应该被学习和强化,但今次伦敦的行动却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

    或许也有真诚的反种族主义者参与了这次活动,但他们难以否认自己被两个对骂的种族主义阵营骑劫。一些中国大陆示威者大骂香港人是“曱甴”(蟑螂)——该词正是中共党媒和香港警察在2019年斗争期间对香港抗争者使用的字眼。部分香港反示威者则高喊“返大陆”和“支那”——“支那”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军用来指代中国人的种族主义字汇。

    走入死巷的民主斗争

    对于认真想重建反独裁民主斗争的香港青年来说,2019年最重要的教训是——这场运动因孤立于香港一地、没有认真努力地与中国大陆工人和青年——这股唯一足以挑战中共国家机器的力量——建立团结的群众斗争而失败。

    伦敦反示威闹剧,以及一些香港示威者对中国大陆人或华人长相抗争者针锋相对的辱骂,只会进一步加剧族群分化,强化中共的民族主义和反民主宣传——将香港群众抗争描绘成美国的反中阴谋。

    香港的部分资产阶级民主派政客,如罗冠聪和郑文杰,在以西方政府推崇民主这个大错特错的前提下,心甘情愿地支持亲西方的冷战阵营,而这是重建真正民主运动的进一步障碍。为了令民主运动取得成功,我们必须团结中国、香港和整个亚太地区的劳动人民,反对各国一切形式的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

    社会主义者谴责双方的种族主义言语和政治。双方的抗议行动都是与种族主义、帝国主义冷战和中国国家镇压作斗争的反面教材。伦敦的抗议也警示着国际左翼,在处理反亚裔种族主义和帝国主义冲突等问题时,如果没有完全独立于插手运动的资产阶级及其政府(包括中国资本家和极端民族主义的中共),就会掉入错误立场。

    我们需要与在新冷战中源自各方的种族主义、沙文民族主义进行真正的斗争。“团结声援、反对中港镇压”运动和国际社会主义道路也在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组织,我们主张建立这种基于团结各族基层劳动人民的的反种族主义斗争,去反对资本主义制度下猖獗的种族主义和民族主义。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