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5月20日
More

    氣候危機:國際社會主義者集結參與格拉斯哥COP26抗議

    「巨大失敗」、「全是空話,沒有行動」和「徹底的背叛」都是一些對於COP26結果的形容詞。為了拯救氣候,我們需要終結資本主義。國際社會主義道路前往格拉斯哥,是為了建立一個能夠引領世界走向社會主義的組織

    Marie O’Toole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COP26抗議組織團隊成員

    過去兩周,世界各國領袖齊聚格拉斯哥參加COP26聯合國氣候變化會議,為全球資本主義刷上了一層新的綠漆。大會不出意外地是一場鬧劇,但它的荒誕程度還是讓人出乎意料。世界各地的勞動人民和青年正面臨著氣溫升高、自然災害以及更多流行病的威脅。而這場大會給出了什麼「回應」呢?拜登和約翰遜在開場白中睡著了;博索納羅、普京和習近平沒有出席;最後大會給出了一系列空洞的承諾——空洞到即使各國遵守這些承諾,2100年的地球仍然會災難性地升溫2.7攝氏度。

    COP26唯一實際的正面成果沒有誕生在拜登和約翰遜等人的會議廳中,而是在街頭上。自2019年開始席捲全球的氣候運動如今開始復興。在週五和週六,十萬人走上格拉斯哥街頭示威,要求有效地應對氣候變化!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明瞭這場運動的巨大重要性和革命潛力,所以我們動員了來自世界各地的300名成員和支持者,在抗議活動中建立了一支國際社會主義的隊伍。來自巴西、美國、中港台、比利時、愛爾蘭等地的革命社會主義者與社會主義替代(ISA蘇格蘭、英格蘭和威爾斯支部)的100多名成員和支持者聚集在一起,在抗議活動中喊出了響亮的階級鬥爭與國際主義口號,指出需要社會主義變革來終結氣候變化。

    會議為何如此失敗?

    這不是我們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看到政商界人士齊聚一堂,借大會來漂綠自己。《巴黎氣候協定》於2015年在第21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1)上獲得通過,並被包裝成為限制全球氣溫上升的重要一步。五次會議之後,情況變得更糟了。今年的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報告揭露了嚴酷的氣候現實,認為人類已經面臨危機。但即使有如此嚴峻的預測,在會議上也不可能就實質性行動達成一致。

    億萬富翁和他們的政客永遠無法充分解決因為他們逐利而發生的危機。當100家公司佔了全球71%的碳排放量時,超級富豪的利益就從根本上與氣候運動的目標南轅北轍。所有可能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面取得真正進展的努力都對他們所掌權的系統的穩定構成威脅。COP26從一開始就注定了不可能有真正積極的結果。

    街頭上的社會主義者

    世界各地數以百萬計的工人和青年都知道,他們不能再將我們地球的未來托付給商人和政客的幕後交易——這從蘇格蘭街頭的激烈情緒中可以明顯看出。星期五,成千上萬的人聚集起來,準備參加罷課示威,這是2019年運動在更大舞台上的延續。在週六的大規模遊行中,更多人被再次動員起來,包括許多工會在內的各種社會和環境運動組織打出了自己的標語和橫幅,大雨也無法澆滅工人和青年對氣候運動的熱情。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將COP26確定為全球氣候運動的關鍵時刻,所以我們將世界各地的成員聚集到蘇格蘭,以明確說明,全世界的首席執行官和億萬富翁應該對這場危機負責。我們呼籲對社會主義綠色新政進行大規模公共投資,在全球範圍內創造數以千萬計的優質就業機會,用億萬富翁的財富為氣候友好的政策提供資金,並將正在污染地球的跨國公司納入民主公有制的管理之下,以實施可持續的社會主義經濟計劃,重組經濟,以人類和地球為先——這些只是我們熱烈要求的一小部分!

    國際主義是解決相互關聯的氣候變化和資本主義的根本,所以我們讓從格拉斯哥到巴西的ISA成員聚集在一起,在示威活動中組建盡可能廣泛的來自世界各地的工人和青年隊伍。參加遊行的300名成員的活力和所傳達的信息激勵了數百人一起參加了遊行。我們售出了1,000多份黨報,並且在格拉斯哥、愛丁堡及其他地區得到了熱情的會員和支持者的聯署支持。

    在星期五為未來遊行之後的集會上,ISA甚至有一位演講者登上了主舞台。聯合工會(Unite)會員和社會主義黨(ISA愛爾蘭)成員艾米·弗格森(Amy Ferguson)在通貝里(Greta Thunberg)之前不久發表了講話。她強調了工人階級的力量以及我們在打造一個更美好的世界方面將發揮的必要作用。艾米以蘇格蘭出生的愛爾蘭社會主義者詹姆斯·康諾利(James Connolly)的一句話結束她的演講:

    「我們訴求中最溫和的是——我們只想要地球。」——詹姆斯·康諾利

    我們不僅抓住時機熱情地參加了週末在格拉斯哥舉行的示威活動,還在週五的愛丁堡為無法前往格拉斯哥的罷課者組織了超過100人參加的遊行。在遊行結束時,我們開啟麥克風,來自愛丁堡的ISA成員、學生和工人都發了言。

    我們收到的熱情回饋反映在週六遊行後參加的公眾集會,該集會的主題是「資本主義正在殺死地球:為國際社會主義而戰」,有超過350人參加。發言人包括蘇格蘭工會成員凱特琳·李(Caitlin Lee)、愛爾蘭的社會主義議員米克·巴里(Mick Barry)、團結反對中港鎮壓運動的成員,以及來自巴西和南非的氣候活動家。這場充滿活力的集會表明,勞動人民在爭取氣候變革的正義鬥爭中擁有強大的力量;我們需要一個統一的社會主義計劃來團結對世界上最緊迫問題的鬥爭。

    氣候運動的下一步

    工人階級的力量源於其在社會中的作用。如果利潤在氣候變化中起著如此關鍵的作用,那麼創造利潤並有隨時停止創造利潤的能力的工人代表了真正變革的關鍵力量。通貝里在呼籲蘇格蘭的運輸與垃圾處理行業的罷工工人加入COP26示威活動時,準確指出了氣候運動需要朝哪個方向發展。罷課運動應該得到工會的積極團結,在國內和國際上進行協調,擴大到工作場所的經濟罷工。我們可以通過打擊老闆的痛處——利潤,來迫使他們做出實質性讓步;同時表明如果工人階級有組織並意識到自己的力量,他們可以從根本上改變社會。

    工會會員應當通過在工作場所和工會中組建氣候委員會來發揮自己的重要作用。這些委員會將與勞動人民的利益聯繫起來,組織爭取更安全、更清潔的未來的鬥爭;通過向富人徵稅,在不損失工資的情況下將化石燃料工人重新培訓到可再生能源行業來增加對綠色工會工作的資助。

    資本主義正在殺害地球:為國際社會主義而戰!

    氣候危機是人類有史以來面臨的最大威脅,應對這一危機需要我們以社會主義道路徹底重組我們的社會。碳排放、森林砍伐和掠奪自然資源是資本主義生產延續的基礎。勞動人民需要組織起來並建立獨立的政黨,以便採取必要措施結束這種污染制度,並通過民主的群眾結構進行鬥爭。

    為了實現地球需要的革命性變革,我們需要一個由勞動人民和青年組成的、群眾性國際社會主義革命組織。我們很自豪能夠建立一個積極活躍地致力於這場鬥爭的國際組織,活躍於各大洲的30多個國家並不斷發展壯大。從開爾文格羅夫公園到格拉斯哥綠地再到全球各個角落,我們高呼——「我們的運動勢不可擋,一個社會主義的世界是可能的!」

    新成員Shane評論道:

    「COP26是我從未經歷過的場合。我是在疫情期間加入ISA的,這是我第一次體驗國際動員的機會。之前我緊張了幾個星期,甚至懷疑自己是否應該去,懷疑我出場是否會產生實際影響。

    但是到週末結束時,經過數小時的呼喊和與其他成員的有趣對話後,我嗓子都啞了。對階級團結和階級鬥爭的詳細情況進行理論的討論是一回事。置身其中是另一回事,感覺與站在你周圍的人如此團結,並成為感覺比你大得多的事物的一部分。在日常生活中,有時看到進步如此微不足道可能會令人沮喪,但在那裡,我理解到了這些是真正的改變,我們為共同利益和目標奮鬥,因而擁有力量。

    對我來說,參加抗議治癒了我的絕望,這種令人振奮的感覺難以形容。抗議完結之後,我感到更加專注,對未來更加樂觀,並且更好地瞭解了可能的變化及其從何而來。

    參加對氣候變化、壓迫和資本主義的抗爭——今天就加入ISA!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