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7月2日
More

    湖北麻城:工人绝望情绪爆发 捣毁工厂

    左路 中国劳工论坛

    10月20日,湖北麻城一位石材厂的工友,由于老板欠薪1500元,开叉车撞断厂内大部石材,捣毁了工厂,随后被捕入狱。

    此事在网络上得到了曝光,这位工友得到了广泛同情。新浪微博上的几则评论这样说:“这样的老板没有良心,工人们做得好。工人们也是迫不得已,没有办法了才做这个。”,“应该揍老板的,有点心疼石材!”,也有网友将此事的根源直指统治阶级:“资本主义社会就这样,工人贱如狗”。

    可见,随着积累的民怨得不到伸张反被打压,群众愈发体会且认识到,司法系统受政权控制,服务资产阶级的利益,根本无法缓解工人阶级的苦难。所谓“法律”与公义无关,而只是镇压工人的工具。当中共政权把反抗者扣上“暴力活动”、“寻衅滋事”的帽子时,愈来愈多的群众也对此嗤之以鼻。这反映了群众的愤怒日增,以及中共正不断失去民心。

    反抗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近年来国内工农出于义愤类似反抗不断增多,譬如最近的欧金中案:这位被村霸和警察联手欺凌的农民,不堪受辱,在刺死村霸后逃亡。事情一发,欧成为许多人眼中反抗压迫的英雄,认为被杀者罪有应得,亦有许多人表示主动表示要为其提供避难处、助其逃亡。这种情况,同样也出现在几年前山东的“辱母杀人案”中。

    面对种种激烈的反抗,中共政权往往加强镇压,特别针对其中的“组织分子”。在欧金中案中,除了对欧进行重金悬赏追捕,欧亦被描述为“拒捕且畏罪自杀”,中共官媒也虚伪地高谈阔论“法治”和“反对暴力”。这些论调,被网民们对欧金中持续的纪念活动所淹没,这种“何不肉糜”的回应亦引发了群众的强烈反感。

    面对愈来愈多走投无路的反抗,中共政权越来越多的露骨打压,譬如拦截上访、将工人维权抹黑为“恶意讨薪”加以镇压等等。群众不仅表达着对反抗者的深切同情,形成一种从直觉出发、但未完全清晰的阶级立场,将问题的关键指向政权与资产阶级的残暴统治,这种激进化趋势还在中国不断地蓬勃发展着。

    同时,在群众意识不断发展的今天,马克思主义者也呼吁应当有独立的工人阶级组织。我们看到,工人阶级的激进化历程,正如一股强大的蒸汽正在积蓄着压力,必须有一个管道(工人阶级的斗争纲领和群众组织)来引导这股力量来推进运动,要不然,这股蒸汽就会爆开四散。

    麻城工人和其他案例的受害者采取了盲目和孤立的破坏行动,部分案例中包括自杀行为。虽然我们明白他们出于绝望情绪,但这做法并非斗争的出路,也不值得其他人效法。

    无数次惨痛而英勇的流血告诉我们,如果用一个一个的个人或分散的小团体的行动来反抗工厂主、权贵、强大的国家机器,得到的结果往往是勇敢的反抗者被消灭了,而残暴国家机器却愈发警惕愈发强大了,无助改变压迫的制度。这种行动甚至会在斗争中制造混乱意识,令工人误以为靠个人的英雄行为就能取代有组织的斗争和行动,降低了群众政治觉悟和组织意识,甚至在更两极化的局面下有会发展成恐怖主义的危险。

    运动的真正出路

    我们认为,工人阶级运动的真正出路,在于形成工人阶级独立的纲领与组织。虽然,在目前中共的镇压下工人阶级难以组建稳固的工会,但我们也看到工人以及在外卖员、网约车平台的罢工中利用网络进行了初始的组织。工人阶级对组建工会的意识已经大大提高,已使中共响起了警钟。

    坚持工人斗争的出路是组建战斗性工会、通过民主讨论集体决策并团结行动、举行罢工对抗资本家,以罢工瘫痪工厂运作、占领生产据点控制营运、甚至组织起来夺回本来属于工人的工厂和企业。这过程使工人发挥其真正掌握经济的社会力量展示自己才是社会的主人。再进一步,工人阶级要建立一个社会主义政党来赋予自己一个推翻资本主义制度的政纲,使整个阶级不但可以自己运作生产,更可以运作整个社会。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