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5月20日
More

    湖北麻城:工人絕望情緒爆發 搗毀工廠

    左路 中國勞工論壇

    10月20日,湖北麻城一位石材廠的工友,由於老闆欠薪1500元,開叉車撞斷廠內大部石材,搗毀了工廠,隨後被捕入獄。

    此事在網絡上得到了曝光,這位工友得到了廣泛同情。新浪微博上的幾則評論這樣說:「這樣的老闆沒有良心,工人們做得好。工人們也是迫不得已,沒有辦法了才做這個。」,「應該揍老闆的,有點心疼石材!」,也有網友將此事的根源直指統治階級:「資本主義社會就這樣,工人賤如狗」。

    可見,隨著積累的民怨得不到伸張反被打壓,群眾愈發體會且認識到,司法系統受政權控制,服務資產階級的利益,根本無法緩解工人階級的苦難。所謂「法律」與公義無關,而只是鎮壓工人的工具。當中共政權把反抗者扣上「暴力活動」、「尋釁滋事」的帽子時,愈來愈多的群眾也對此嗤之以鼻。這反映了群眾的憤怒日增,以及中共正不斷失去民心。

    反抗

    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近年來國內工農出於義憤類似反抗不斷增多,譬如最近的歐金中案:這位被村霸和警察聯手欺凌的農民,不堪受辱,在刺死村霸後逃亡。事情一發,歐成為許多人眼中反抗壓迫的英雄,認為被殺者罪有應得,亦有許多人表示主動表示要為其提供避難處、助其逃亡。這種情況,同樣也出現在幾年前山東的「辱母殺人案」中。

    面對種種激烈的反抗,中共政權往往加強鎮壓,特別針對其中的「組織分子」。在歐金中案中,除了對歐進行重金懸賞追捕,歐亦被描述為「拒捕且畏罪自殺」,中共官媒也虛偽地高談闊論「法治」和「反對暴力」。這些論調,被網民們對歐金中持續的紀念活動所淹沒,這種「何不肉糜」的回應亦引發了群眾的強烈反感。

    面對愈來愈多走投無路的反抗,中共政權越來越多的露骨打壓,譬如攔截上訪、將工人維權抹黑為「惡意討薪」加以鎮壓等等。群眾不僅表達著對反抗者的深切同情,形成一種從直覺出發、但未完全清晰的階級立場,將問題的關鍵指向政權與資產階級的殘暴統治,這種激進化趨勢還在中國不斷地蓬勃發展著。

    同時,在群眾意識不斷發展的今天,馬克思主義者也呼籲應當有獨立的工人階級組織。我們看到,工人階級的激進化歷程,正如一股強大的蒸汽正在積蓄著壓力,必須有一個管道(工人階級的鬥爭綱領和群眾組織)來引導這股力量來推進運動,要不然,這股蒸汽就會爆開四散。

    麻城工人和其他案例的受害者採取了盲目和孤立的破壞行動,部分案例中包括自殺行為。雖然我們明白他們出於絕望情緒,但這做法並非鬥爭的出路,也不值得其他人傚法。

    無數次慘痛而英勇的流血告訴我們,如果用一個一個的個人或分散的小團體的行動來反抗工廠主、權貴、強大的國家機器,得到的結果往往是勇敢的反抗者被消滅了,而殘暴國家機器卻愈發警惕愈發強大了,無助改變壓迫的制度。這種行動甚至會在鬥爭中製造混亂意識,令工人誤以為靠個人的英雄行為就能取代有組織的鬥爭和行動,降低了群眾政治覺悟和組織意識,甚至在更兩極化的局面下有會發展成恐怖主義的危險。

    運動的真正出路

    我們認為,工人階級運動的真正出路,在於形成工人階級獨立的綱領與組織。雖然,在目前中共的鎮壓下工人階級難以組建穩固的工會,但我們也看到工人以及在外賣員、網約車平台的罷工中利用網絡進行了初始的組織。工人階級對組建工會的意識已經大大提高,已使中共響起了警鐘。

    堅持工人鬥爭的出路是組建戰鬥性工會、通過民主討論集體決策並團結行動、舉行罷工對抗資本家,以罷工癱瘓工廠運作、佔領生產據點控制營運、甚至組織起來奪回本來屬於工人的工廠和企業。這過程使工人發揮其真正掌握經濟的社會力量展示自己才是社會的主人。再進一步,工人階級要建立一個社會主義政黨來賦予自己一個推翻資本主義制度的政綱,使整個階級不但可以自己運作生產,更可以運作整個社會。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