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7月4日
More

    右翼罢免大挫败:Kshama Sawant与社会主义替代如何屡战屡胜

    以下是社会主义替代(ISA美国)报道的删减版。英文版全文刊登于社会主义替代网站。

    面对一个种族主义、大企业支持的右翼罢免图谋,这次是社会主义替代领导人、西雅图市议员Kshama Sawant第四次赢得选举。这场胜利证明以阶级斗争方法对待民选公职是正确的,也是工人阶级独立政治的成功典范,对劳动人民和社会主义左翼来说也有着很多重要教训。

    这是自Kshama 在2013年上任以来对于我们最艰难的选举。西雅图此前从未有过12月的选举。罢免方刻意安排选举在12月举行,旨在降低工人、租客、青年和有色人种的投票率。政治行动委员会(PAC)打着“更好的西雅图”这个奥威尔式名字,投入了数十万美元,不断用电视、网络和邮件广告中的谎言来轰炸选民。与此同时,谷歌、YouTube和Hulu拒绝为Kshama Solidarity活动投放广告。

    在Kshama的8年任期内,她的领导与社会主义替代在西雅图的工作一直是指路明灯,点明马克思主义者是如何可以带领劳动人民和被压迫者取得多场重要胜利。从2014年使西雅图成为第一个获得每小时15美元最低工资的主要城市,到2020年成功获得20亿美元的亚马逊税,还有多年来为租客权利赢得多次里程碑式的胜利。我们在西雅图的马克思主义市议员办公室和工人阶级运动,已经影响到不仅西雅图居民,而且影响到全国数百万工人的生活。现在,我们获得一个强有力的民意授权,继续大胆地与右翼和统治阶级作斗争。

    严重两极化与下一步

    与许多主要城市一样,西雅图的租金也在飞涨。在此选战期间,我们收集了超过1.5万个支持租金管制的签名,与此同时,Kshama的办公室和社会主义替代帮助租户组织起来,成功阻止特定的一些住宅的租金上涨。我们今年还赢得了历史性的租客权利,是全国首例。我们将在西雅图加紧争取高品质、可负担住房的斗争,并希望这场具迫切需要的运动能够在全国蔓延,就像我们在2015年赢得15美元最低时薪一样。一如既往,我们将面临来自企业业主、民主党建制、亲资法院、右翼民粹派,甚至可能是国家机器的坚决反对——但我们的胜利证明阶级斗争的路线可以克服这些障碍。

    尽管在2019年使出一切招数,仅亚马逊一家就耗资超过300万美元,但大企业未能让我们的社会主义市议员中止连任。这一次,他们的右翼运动联手反对“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仍未能挫败Kshama和我们的运动。他们不会就此止步。越来越多反社会主义替代的谎言、诉讼,甚至国家镇压都可能到来。在这次选举中,我们看到两极化加剧,疯癫的右翼分子以凶暴态度和威胁骚扰我们的志工。前警察工会主席史密斯(Ron Smith)威胁要“给议员戴上手铐”,而西雅图警察则也为罢免宣传。

    遗憾的是,许多左翼候选人和社运人士试图掩盖与民主党建制的分歧来对抗右翼亲财团政客。这只会为右翼留下更多的政治真空,让右翼就像特朗普等人在全美国所做的那样,将自己打扮为取代“安于现状的政治路线”的反建制出路。社会主义者可以理直气壮反对所有形式的压迫,并将反压迫斗争联系到争取劳工诉求的斗争,从而对抗右翼。我们要愿意揭露那些亲财团和“进步”派领导人,他们根本没有为工人阶级提供任何解决方案;同时我们组织起来斗争,争取租金管制、增加工资、向富人征税和社会主义绿色新政就业计划等等明确的政策。

    正如Kshama办公室8年多以来所做的那样,我们愿意对右翼罢免的背后势力作出点名和羞辱。在反对阶级敌人和误导运动的领袖时,许多进步派甚至社会主义者的宣传运动往往避免将讨论两极化,但我们为树立敌人而自豪。但我们为我们的积极对抗感到自豪。

    点名阶级敌人

    从一开始,我们不怕激怒到部分人,据实指出这场罢免是一场右翼的运动。罢免的两项指控是对“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的攻击,也是对要求为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伸张正义的2000万名示威者的攻击。另一个是关于利用我们的社会主义市议会办公室建立成功的亚马逊税收运动。进步派常常在受到传统政客的攻击时摆出防守姿态。我们则反其道而行之,告诉人们Kshama和我们的运动没有什么可隐瞒的,没有后悔,而且对我们的指控都是右翼的。我们指出大企业在背后支持这次罢免,并企图推翻我们2019年胜选的结果。我们还指出法院并不站在劳动人民一边,揭露罢免过程的不民主性质。

    虽然罢免运动指控自始至终都很明确是右翼的,但我们基于对运动发展的政治预测,还是使用了“右翼罢免”这个口号。虽然罢免运动最初将来自臭名昭著的右翼分子(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CE}的巨富业主、特朗普支持者塞利格{Martin Selig})之捐款退还,但我们知道,鉴于他们在西雅图的支持基础薄弱,他们将越来越需要依靠右翼的支持。在我们多个月来指出罢免是右翼的之后,他们的竞选经理无法处理进步派记者的尖锐问题,开始每周出现在右翼谈话电台接受事先安排好的采访。右翼金主(130多名特朗普金主和500多名共和党捐款人)开始蜂拥而至,而罢免运动最后甚至接受了塞利格本人的另一笔捐助!从一开始使用“右翼罢免”的口号使让我们打击了罢免运动的名声,使“中间派”选民对其反感。

    我们还预计,罢免运动会施用他们唯一可能的获胜手段——压制选民投票。我们“不行动、就闭嘴”的策略,收集了3,000多个签名,要求以投票方式决定是否罢免Kshama,连Kshama本人也高调联署,表示愿意接受罢免投票的考验!我们这样做是为了揭露右翼罢免运动刻意避免在地方选举中提到罢免Kshama的投票。因为市长和许多其他市县职位选举于11月2日举行(译注:罢免投票在12月7日举行),是西雅图最高投票率的选举。毫无疑问,我们的策略有助于揭露罢免运动压制选民投票的企图,并进一步证实了罢免运动的右翼本质,不管有多少富有的自由派拒绝承认。

    在面对反抗罢免的硬仗时,即使分身不暇,我们继续专注于建立工人和租客运动。Kshama办公室和社会主义替代在2021年为通过历史性的租客权利法案,并在Rainier Court屋苑(Kshama选区外的一组公寓楼!)领导了一场反对租金上涨的斗争。更重要的是,我们收集了超过15,000个签名要求租金管制,并在反罢免运动的高峰期,在一个雨天举行了数百人的集会。阶级斗争不会停息,我们不会为选举而停步;我们也知道,群众运动升温会为人民带来自信,对社会主义者的选举是有利的。

    走向最终胜利

    也许对阶级斗争最重要、也是最具争议的,是Kshama和社会主义替代在基层工人领导的华盛顿州木匠罢工中发挥的作用。工会领导人从来都不想发动这场罢工。工会职员与资方谈判了四次,所提出的临时协议都被工人一一拒绝。

    工会领导人安排的罢工纠察队形同虚设,没有关闭任一工作场所。几天之后,工人们开始组织他们自己战斗型的纠察队,由基层的Peter J. McGuire小组协助领导。Kshama办公室在这次罢工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令这些劳工领袖非常恼火。虽然罢工结果不是决定性的胜利,但它为未来迫在眉睫的工人斗争铺平了道路。此外,Kshama正在推动法案来处理工人的一项诉求——要求老板支付西雅图昂贵的、占去工人日薪很大一部分的停车费。

    虽然街头抗议目前处于平静状态,但社会已严重两极分化,群众斗争将现眼前。如果社会主义左翼为工人运动指明前进方向,并与日益增长的右翼民粹主义威胁作斗争,就可以壮大起来。

    谈到具体问题,堕胎权正受到直接威胁。社会主义者需要站在前线,为捍卫和扩大生殖权利而斗争。如果左翼在2022年对工运和妇运袖手旁观,将会走入死巷,被民主党和官僚打败。相反,社会主义者需要提出大胆的具体提议,使斗争扩大,采取果断行动打击资本主义制度。

    不仅是选举,阶级和社会斗争也都可以为新的工人政党奠定基础。工人生产一切、分配一切、建造一切、清洁一切、医治病人、教育孩子,并提供一切服务。没有我们,这个制度就无法运行。我们可以煞停它,根据人类和地球的需要,而不是少数人的贪婪,建立一个新世界。在国际上,我们需要一个以团结和民主为基础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大公司和世界资源以民主方式拥有和控制。如果我们组织起来,就能赢得一个社会主义世界。这次选举对这一进程做出了虽微薄但重要的贡献。

    正如Kshama在宣布我们的胜利时所说,“如果一个小规模的革命社会主义组织在西雅图能够对着世上最大财团屡战屡胜,可以肯定更广大的工人阶级组织起来力量可以改变社会。”立即加入我们的国际运动!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