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月28日
More

    书评:《在集中营:中国高科技流放地》达伦·拜勒著

    Per-Åke Westerlund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

    超过100万维吾尔族穆斯林被关在新疆300间集中营——这恐怕是在中共独裁最残暴的表现。

    在达伦·拜勒(Darren Byler)的新书《在集中营:中国高科技流放地》当中,Vera Zhou、Qelbinur、Erbaqyt、Gulzira和其他人谈及他们被关押在集中营的故事。拜勒还强调了全球高科技资本主义与镇压加强之间的联系。

    在新疆,越来越严重的剥削,以及汉族定居者的大量迁入,标志着 1990年代中国资本主义的复辟。当地丰富的原材料和天然资源、发展特定农业的优越条件、重要的地缘战略位置,使这一地区对于北京至关重要。恢复了市场经济后,以前相对的自治就消失了。新疆汉族人口在1949年占比6%,如今已增至40%以上,而维吾尔人现在占总人口不到50%。

    维吾尔人被标签为“不可信赖”、“双面人”和“恐怖分子”的发展过程,恰恰伴随了资本主义全球化、新技术发展、歧视和压迫的加剧。苏联解体后,中共政权开始恐惧新疆地区的独立诉求以及对于穆斯林文化和宗教的兴趣与日俱增。911事件发生后美帝发起“反恐战争”,而中共也走上同一道路。两国在反恐方面进行合作,中国敦促美国抓捕在阿富汗的维吾尔人,把他们关在臭名昭著的关塔那摩集中营。被拘留的22名维吾尔人没有一个参与在“圣战”中。

    2014年,北京掀起了自己的“反恐人民战争”,从而将新疆全部1500万穆斯林视为犯罪分子。拜勒描述了事件的背景。2009年,迫于生计到中国东南部广东省打工的两名维吾尔族工厂工人,基于种族主义动机被打死,触发了新疆的群众抗议。警方向人群开枪、打死示威者,最终酿成暴乱并导致130名汉族人丧生。随之而来的是新疆社会的军事化,加剧了本已强烈的对歧视和土地掠夺等的反对情绪。2013-2014年还发生了维吾尔人对汉族平民的暴力袭击事件。

    这一时期,社交媒体和智能手机进入新疆。许多人(特别是年轻人)开始更多地了解世界其他地方,尤其是它们的历史和文化。穆斯林在线伊玛目获得了新的受众。

    检查站、集中营和出生率

    “反恐人民战争”改变了新疆。拜勒总结道:

    “五年时间,国家首先在县与县之间、然后在城市管辖范围内建立了检查站系统。他们建立了限制维吾尔人在区域内流动的通行证制度,并没收了少数拥有护照的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的护照。他们派出多达110万名国家工作人员进入维吾尔和哈萨克农村社区,对‘不可信赖的’穆斯林进行评核。他们额外雇佣了超过9万辅警,负责检查穆斯林的手机和身份证,比得上柏林墙倒塌前东德的警察密度。他们还开始建立一个实施高度安保的拘留营网络,在拘留高峰期曾关押新疆10%到20%的成年人口——这个百分比正是新疆当局认为已经发展了宗教极端主义‘肿瘤’的人口比例。与此同时,中国民政部开始执行对于‘非法生育零容忍’的政策,加上因拘留导致的家庭破碎现象,导致出生率下降了50%至80%。”

    拜勒为了写这本书回到新疆,他从2010年起在当地进行了一段时间的学术研究。在当时,他的40名学生和朋友已经失踪了——他们被关进了集中营。

    华盛顿大学学生、曾去新疆探望男友的Vera Zhou告诉我们,检查站和高科技被用于大规模逮捕:“警察扫描了Vera的脸和虹膜,记录了她的语音签章,并收集了她的血液、指纹和DNA。”因为使用VPN、造访境外网站,她被送到集中营。她后来因为被彻底“再教育”而被释放,可以回到西雅图讲述她的故事。

    集中营里的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被关押,他们猜测这是因为去过清真寺、戴过面纱或胡子太长、去过哈萨克斯坦或在手机上使用过微信。

    其中一个被关押的主要原因是违反计划生育规定。北京的政策借助支持妇女反对落后文化的口号,目的是要大幅降低维吾尔族出生率。甚至在体制内工作的国家雇员也被迫使用避孕环。这个制度也包括了安插在当地的间谍,手法犹如法西斯和斯大林主义独裁。 “任何人都可以成为线人;没有可保证的盟友;相机和扫描仪的演算法一直在运行。”

    监狱“学校”中的“准罪犯”

    大多数被关押的人都被视为“准罪犯”,并被关进在称为学校的监狱中。该书描述了里面的情况:拥挤的牢房装有摄像头和扬声器、禁止讲维吾尔语或哈萨克语、囚犯被迫“认罪”、看电视并学习习近平语录、唱爱国歌曲,除了每周一次可以极短的洗澡时间外,不得离开牢房。被拘留者一旦在牢房内进行任何移动或交谈,都会立即遭到惩罚。警卫使用棍棒和电棍,并大喊大叫。想要吃饭就必须先高唱习近平万岁、歌颂是习大大赐予的食物。

    中共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总结了集中营的特点:“施教像学校,管理像军队,防卫像监狱”。

    300个集中营的数字, 是基于官方建筑合同招标、卫星图片以及对前被拘留者和营地工作人员的采访得出的。官方统计数据还显示,53.3万人在2017-2020年于新疆被起诉,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6倍,多达50万儿童被送往所谓“寄宿学校”。将新疆所有穆斯林视同罪犯的“反恐战争”,与大量基础设施和工业投资密切相关。北京在内需和出口方面都严重依赖来自新疆的石油、天然气、棉花和番茄。现在正有计划将100万个纺织工作岗位转移到新疆,以剥削当地低廉和奴隶般的劳动条件。大多数低价值的纺织品制造已经因为不再有利可图,而搬离了中国其他省份。国家对迁入新疆的企业给予补贴。

    工人是通过胁迫招募的。从集中营释放的人被告知他们必须在工厂或被送回集中营之间选择。工资极低,还会被老板任意扣除。工人必须住在在宿舍里、与家人分开。

    私有科技与监控公司已获得庞大利润,并拥有成熟、世界尖端的科技,用以人脸识别和打造“智慧城市”。这些科技也被用在应对疫情上。拜勒讲述了亚马逊购买了中国热图系统,来检测上班工人的体温的。

    2016年以来,新疆在安保方面的开支已经增长了50%,1400家民营企业争夺价值80亿美元的订单。

    智慧城市的概念被宣传为能帮助公民生活、降低碳排放和其他积极措施,但其实际基本上是一个加强控制、监视和可能的镇压的系统。对于政客和资本家来说,这个概念可用来保卫私有财产制。这是一项快速增长且利润丰厚的业务。

    除了智慧城市,在新疆使用的技术也常用于反恐政策和对付难民的边境管制。拜勒以美国与墨西哥的边境和美国大多数城市的警察部门作为案例说明。他还提到英国反恐专家于2017 年受邀访问新疆。

    拜勒将当今的全球化与1800年代进行了比较。他引用了历史学家摩尔(Jason Moore)的话说:“曼彻斯特的背后是密西西比州”。这是基于恩格斯对于曼彻斯特的纺织业的分析——恩格斯指出,曼彻斯特纺织业之所以能够称霸世界,是因为密西西比州的奴隶制度。

    在新疆和中国奥威尔式监控系统背后的人工智能龙头企业——旷视科技(Megvii)——与微软和位于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有着特别密切的关系。曾任微软副总裁的李开复投资旷视科技,而旷视科技将自己总部设在微软附近,并招募了美国计算机优秀人才。该企业以硅谷和美国科技业为蓝本。

    西雅图和首尔背后是新疆

    借助这些资源, 旷视科技开发了其Face++人脸识别系统,包括识别到维吾尔人时的警报。在美国,这可以用来对付黑人。拜勒总结道:“在许多方面,新疆劳教工具是这个世界的产品”、“整个地球,不只在中国,都有社会监控的问题”。

    基于摩尔和恩格斯的理论,拜勒提到,西雅图的背后是新疆。其他全球领先的公司,如亚马逊、谷歌和 Adobe,以及首尔的三星也与旷视科技相联系。

    在中国,旷视科技的主要投资方是阿里巴巴,这家大公司想跟随其美国同行亚马逊和谷歌进行投资。然而,国家才是主导力量。2017年,旷视科技与中国256个城市和地区的警方建立了“深度合作伙伴关系”。

    拜勒的书和他关于新疆的其他著作一样,内容丰富。北京指责他代表美帝国主义是毫无根据的。反对新疆的殖民式种族主义压迫的斗争,与反对美国跨国企业和国家镇压的斗争是携手并进的。全球工人和青年应当从反对镇压的斗争中吸取经验教训。

    中国劳工论坛和国际社会主义道路通过分析和斗争,得出了必要的国际主义和社会主义结论。新疆和维吾尔人的命运与中国的斗争息息相关。正如书中的一名亲历者Erbaqyt所言:“我不能为此责怪中国人民,他们也是受害者”。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