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月22日
More

    中国经济会否步向日本的泡沫爆破?

    左仁 中国劳工论坛

    自2008年危机以来,中国劳工论坛(ISA中国)指出中国在2008年危机的四万亿救市方案,让中国经济、某程度上乃至全球经济都避免了美国华尔街式的全面爆破,但这不过将危机的炸弹延后爆破。中国自此陷入债务严重、充斥高风险投机、大量无利可图的僵尸企业。中国很可能会陷入日本式的经济危机——债务严重、通货紧缩压力巨大、消费水平低下,使经济长期处于低迷而难以反弹。

    中共比日本当年更长期、更严重依赖房地产行业作为经济驱动力,制造了全球最严重的房市泡沫。恒大危机发起了警号,使越来越多评论员提出一个问题:中国经济会否步向日本的泡沫爆破。《社会主义者》杂志在此回顾日本房产泡沫爆破的历史,协助我们在经济、政治和帝国主义衡突方面分析中国危机的愿景。

    自二战结束后,美国为了使日本成为其亚洲区抵御苏联和中共的盟友,扶助日本资本主义的发展,加上斯大林主义的中苏阵营就在邻国,美国在政治上要通过经济力量压制日本的工人斗争。美国从1945年-1969年间向日贷款和赠款总数超过40多亿美元。日本经济大力发展,在1968年跃居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同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帝国主义国家开始陷入经济危机。这状况使美帝国主义感到老大哥的地位受威胁,并开始要改变对日本的政策,压制日本的经济发展。

    美国70年代经济危机

    美国陷入了通货膨胀,整个70年代美国通涨率,是此前20年平均的三倍,但通胀并无带来经济增长,企业无利可图而殆于扩大投资使失业率持续高企。这就是所谓“滞胀”。

    通胀原因之一是1973及1979年的两次石油危机。即使后来解除了石油禁运,全球油价至1980年代中期才回落至危机前水平。通胀使国内消费水平降低,而由于美元价格高企以至进口商品价格便宜,至1970年代的中后期,美国对日本以及西欧国家的贸易逆差不断加大,在1983-84年间差额达到GDP的3%。

    美国统治阶级开始发起贸易战,并以里根1981年上台后成为转折点。到了1987年,华府对价值3亿美元的日本进口货品加入了100%关税,几乎等同封锁了日货进口美国。美国亦迫使日本开放市场让美国投资,包括电视机和汽车等关键市场,并打击在美的日资企业(如东芝),就如今天对抗华为那样。

    日本虽然成为经济强国,但在政治和军事上极为依赖美国,尤其面对中国和苏联这两个官僚计划经济的国家更需要美国保护。虽然当时中苏交恶,但资本主义的日本与计划经济的中国与苏联是社会制度上根基性的敌对。加上当时东南亚经济步入极迅速经济增长的阶段,即使减少对美国的出口,还有其他新殖民的国家可以剥弱和掠夺,因而接受对美国的让步期望买来和平。

    然而,日本的让步并没有缓和美国的贸易逆差问题。美国贸易赤字占GDP从1980年的1.3%增长到1989年的3.7%。可见即使当年美日两大国愿意作出协定,也不能解决资本主义民族国家之间的经济失衡问题,后来决定性的广场协议更引起大灾难。今天中美之间强硬的态度以至全球国与国合作的撕裂,各国在经济政策上互相协调去走出经济困局,更是不切实际的幻想了。

    到了1985年9月,在美国的压力下,美国、西德、法国、英国和日本签署了广场协定,同意将美元对日元和德国马克贬值。作为出口导向经济的日本,以为可以缓和与美国的贸易战、日元升值可以推进日元国际化、吸纳外资到日本投资、帮助日资在世界市场上扩充。与其像资产阶级评论员那样说日本“高估了自己的实力”,倒不如这是帝国主义冲突不可避免造成的灾难。

    日元升值陷入了失控境地,在两年间日元对美元升值超过50%,日本出口总额下滑了20%。日本政府以量化宽松政策企图刺激经济,一度推出过6万亿日元的财政刺激计划,使大量信贷涌向房产和股市。地价暴涨,1989年底,日本土地资产总额约为美国的4倍,仅东京都的地价就相当于美国全国的土地价格,而美国的面积则是东京的1.5万倍。从1980年到1990年这十年时间里面,日本的房价翻了5、6倍。

    泡沫爆破

    当时无疑日本的中产阶级以至劳动者都陷入疯狂炒卖。但与大部分资产阶级历史学者所描述的不同,当时并非真正“全民致富”。资产泡沫带来了贫富悬殊严重化的现象。一方面越来越多中产阶级以至工人上层都为了避免资产贬值而纷纷买房。基层年轻人买不起房,于是日本政府甚至推出了50年甚至100年的贷款。最为陷入疯狂投机的是各大企业,例如丰田汽车、富士重工、日立电机等公司也将资金投入股市及房产。丰田甚至炒卖收入曾超过主要的营业的汽车制造业收入。日本企业的市值总额,在最高点时甚至膨胀为美国企业的1.5倍,占整个世界的45%。

    1989年开始,日本政府害怕通货膨涨以至国内消费水平低下,更重要的是经济泡沫过大失控,因而在一年之内三次加息以收紧信贷,期望作出调控。1987年日本政府提高房地产税收,限制土地和房产的频繁交易。1992年,日本政府又出台“地价税”政策,规定凡持有土地者每年必须交纳一定比例的税收。

    大灾难来临了,房产泡沫迅速爆破,危机蔓延至银行系统。1991年日本全国房价暴跌70%、东京房价暴跌90%。当时房产与银行资本紧密扣连起来。银行贷款向投机房地产的日本公司和个人放贷,从而提高了土地资产的账面价值。这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土地被用作抵押品获得更多的贷款(甚至可以获得地价120%的贷款),然后这些贷款又被用来炒股或购买更多的土地。

    日本的经济增长近乎停滞,GDP增长仅有年均0.75%,远低于之前十年的年均4.6%,这一时段被称为“失去的十年”。到了2002年,日本与美国之间的人均GDP差距,甚至比1980年代30%还要大。日本的国家债务占GDP由1991年不到40%,持续上升到2012年超过200%。债务利率偿还长年拖累经济复苏,而巨大的通缩压力又使实际债务负担增加,经济更加一沉不起。2012年政府推动所谓“安倍经济学”,以贬值日元和刺激信贷方式想刺激经济,但涌进股市的资本只令资本家更富有,没有解决任何真正问题。

    工人阶级当然受到最大的打击,30年来年实际工资没有上升。在战后普及的终身雇用制,到经济爆破后,约聘和派遣工等非典型劳动大大普及化,到今天非正式劳动比例高达40%。非正规员工跟正规员工就算做一样的工作,不仅薪水只有正规员工的五到六成,大部分都没有社会保险,也少了福利!工人阶级没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消费能力低下,使经济更加长期疲弱。中产阶级也因为房产泡沫破灭而陷入负资产,即房产市价低于贷款总额。自杀率和离婚率急升。91年到98年,日本的每年自杀人数一直在两万到两万五之间。

    今天中国与当时日本比较

    如果单单以房产泡沫的规模和杠杆比例来看,中国今天的房产泡沫在各方面的收据都远超于日本当年。上文提到当年日本资本家吹嘘东京的土地总额可以买下整个美国。但中国房地产总市值65万亿美金,相当于美国、欧盟、日本的总和,也是中国2018年GDP的5倍。即使是1990年的东京,房价收入比也只有18倍,而日经中文网引述如是金融研究院的统计,今年广东省深圳市的住宅价格平均为年收入的57倍,北京市也达到55倍。

    中国房地产业20年增加值接近北京2019年GDP的2倍。“广场协议”后近5年时间里,日本地价每年的增长率是GDP增长率的3倍。家庭债务占可支配所得比率高达120%,正是80年代的日本泡沫爆破前的高峰。从整体贷款余额中房地产贷款所占的比例来看,目前中国接近3成,高于日本泡沫期的22%。这证明住房负担在中国更严重。

    当然,不能单凭这种数据就能僵硬地论断中国的泡沫会在短期内爆破,因为预测一个国家的经济不能脱离国内政治和全球经济因素。无疑,今天中国国家对经济的控制比当时日本牢固得多,无疑中共对国有银行的政策有相对较强的控制。这是因为中共由毛泽东官僚计划经济复辟资本主义以来,必须维持强大的国家控制来指导经济发展,才能确保政权可以制衡私人资本家的力量。加上中国资本主义的冒起比二战后的日本更迟来,意味着过程更不平衡,且中共确保国家权力凌驾于私人资本家之上。

    人口危机

    但更牢固的控制不代表可以克服资本主义固有的矛盾。首先,中共不同派系已经就处理经济危机的方针出现分歧,造成统治阶级内部的分裂。两派的政策长期都无法有效推行。例如,在中国的房产业与地方政府的利益紧密挂勾。土地出让为政府带来超过1/4的财政收入,因此打击房产业等同削减地方政府预算,并且伤害官员利益。加上一党专政的体制,中共各资本派系一定程度以地方为割剧,因此形成巨大的阻力使习近平的打房政策难以有效执行,最近房产税也胎死腹中。万一危机爆发,各省市的地方财政一定程度上根据中共派系斗争而各自为政,更难互相协调去解决危机。

    有种说法是,日本当年已是资本主义先进国家,而中国今天的人均收入还是发展中国家,因此还有很大增长空间。这种说法实属异想天开。今天中国经济增长已大大放缓,加上全球经济衰退以及新冠病毒,难以发展为“高端”经济,也面对西方帝国主义的压制。中国正陷入“中低收入陷阱”而难以转型为先进经济体的模式。

    日本青年可谓“躺平主义”的始祖。由于经济长期低迷以及高压劳动条件,这使日本陷入了长期的人口危机,自2005年就开始人口负增长,而今天每34秒才有一个人出生,但每23秒就有一个人死亡。主因是年轻人越来越趋向不婚,2019年的结婚数字创下二战以来最低。由双亲育儿女的家庭之比例已经从泡沫时代的 40% 降到了今天的 27.9%,意味着离婚率和不生育率大大提高。

    问题明显与就业息息相关。根据厚生劳动省调查,2018年以30岁到40岁的男性来说,正规员工未婚率约三成,非正规员工则高达75.6%;非正规员工就算到了40多岁,未婚率仍有45.7%。

    中国人口危机的严重程度已在追上日本。但中国人口危机除了有类似的经济原因(实际上中国对待产假、公共教育和托儿服务等生育保障比日本更不堪),还加上更复杂的社会制度因素——户籍制度限制人口自由流动,并剥夺了外省人的社会及劳动保障,加上比日本更巨大的城乡差距,造成变相的族群/地域隔离制度。作为更后起的资本主义国家,中国比日本有着更多未完成的资产阶级民主任务。

    今天与30年前的全球资本主义局势却不一样,中国受到西方帝国主义更强硬的攻击和围堵,而且国内政治和社会危机严重程度比日本当时严重得多。日本80-90年代初处于东亚资本主义繁荣时期,而今天却是全球自二战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

    比起美日帝国主义80年代的冲突,今天中美帝国主义更加难以作出有意义的互相让步,因为帝国主义争夺地缘政治利益、占据市场和掠夺资源上更加竞烈。同时,中美统治阶级都面对国内的群众反抗和不满的压力,他们必须展示自己的以煽动民族主义。中美统治阶级内部形成更强硬的民族主义势力,争相以反中、反美议题来夺取声势和权力,驱使两国政府必须在国际权斗中强硬起来避免失去权力。

    今天中美帝国主义牵涉的除了是美日当年也有的贸易战和市场开放问题外,还有更全面和更难让步的斗争:在军事(南海、台湾、中印度边境)、科技战和政治议题(美国用民主人权的旗号向中国施压,借以夺取政治斗争优势,而中共作为独裁政权在此问题上不能让步)。这使中共面临经济危机时面临更巨大的压力,甚至会威胁到其统治。

    总结

    中国经济危机,然而国内政局和全球危机的情况如此多变,没有人可以完全论断未来会如何发展。无疑比起日本资本主义,中共的国家机器干预的力度将会更强大,加上汲取了日本当时刺破泡沫的惨痛教训,害怕经济连锁效应崩溃,使中国统治阶级今天面对房产泡沫时更加步步为营。这使中共面对恒大以至整个房产危机时陷于瘫痪状态。即使恒大和房产业泡沫不会全面爆破,其对经济造成的债务负担和通缩压力也可以使中国经济走入缓慢和长期的低迷甚至停滞。

    另一方面,没有人可以排除美国华尔街式的爆破在中国发生的可能性。中国整个金融制度也埋伏着高风险的产品,随着债务水平越来越高,中共拯救违约债务的能力也在削弱,因此习近平才要发动对资本家的攻击企图限制投机。但这同样有危险会招致日本政府那样自己将泡沫刺破。走钢线一次失手足以致命。

    当然,今天中国与日本最重要的不同,是中国群众的愤怒情绪远超于当年的日本。当年日本泡沫爆破适逢苏联倒台,资本主义市场制度因而获得了历史的胜利,使全球工人阶级意识大大倒退。在日本更加因为左翼运动的历史性失败而使工人组织力量薄弱,长年都欠缺大规模的工人斗争。

    今天中国工人阶级拥有全球第二大的经济力量,社会矛盾的极端程度已使青年大大激进化,阶级意识正在形成和发展。即使在独裁镇压和疫症压制下,工人斗争的力量还是正在酝酿。中共若果要工人阶级为危机埋单,将可以面对群众革命斗争的局面。惨痛的历史经验会向工人阶级表明,必须打倒资本主义,才可以有计划重组经济,摆脱将至的危机。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