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5月17日
More

    伊朗:教师罢工抗议展示出前进方向

    伊朗政权正处于不稳,当局担心出现新一轮的大规模抗议,这就是他们在过去几个月加强镇压的原因。

    Nina Mo 社会主义左翼党(ISA奥地利)

    2021年,在12月23日的全国行动日,数以万计的教师和退休教师——以女性工人当先——在伊朗100多个城市发起抗议:要求提高工资水平、体面而免费的教育系统等。工人们抗议低薪、欠薪、缺少医疗保险、镇压和低水平养老金。伊朗教师的工资大多低于贫困线,在通胀率攀升下这成为更严重的问题,许多教师不得不做第二或第三份工作。抗议显示了伊朗工人阶级运动的发展方向——尤其因为他们有强大的组织。“伊朗教师工会联盟协调委员会”呼吁所有教师参与抗议,在全国范围内表达他们的诉求。

    持续的抗议

    教育界的抗议已经持续了数年,主要由独立和战斗性的教师协会和工会领导。12月23日的行动日旨在反击政权限制罢工和抗议的新法律,目的也是为了反对微不足道的加薪(幅度根本不足以满足教师的日常生活需求),以及反对包括新削支和紧缩措施的新预算。

    教师在12月11日和12日发动了全国性的罢工。第二天罢工变成了大型抗议集会,不仅在职教师,而且退休教师也参加了集会。抗议蔓延到伊朗的200多个城市。仅在伊斯法罕,就有超过1万名教师参加了集会,主要口号针对镇压和逮捕行为:”要求释放被扣押的教师。” 由于经济和生活上的灾难状况,比如高昂的物价,教师们察觉到自己处于极其困难的境地。

    经过数个月的抗议,国会终于在12月15日批准了所谓的”教师等级制度法案”。他们表示,教师的诉求已经得到满足,抗议不再具有理由,但教师们仍宣布他们将继续抗议。教师的要求包括加至高等教育教师工资的80%,立即释放被关押的教师和工会成员,以及退休教师的养老与通货膨胀率挂钩。所有这些诉求都被政权无视。

    该法案仅是提出将教师的工资提升一个小的百分比,尽管教师工资十年来一直很低。然而,由于通货膨胀,他们的工资仍然低于贫困线,而预算也并不足以提高工资。在2021-22年的预算中,包括教育在内的“民政事务”的预算不到35亿美元,而所谓的国防军的预算则超过50.8亿美元!协调委员会发言人Mohammad Habibi在国会通过法案后说:“反正无论如何,国会通过的所有内容都不会被教师们认可。”

    残酷的镇压

    在12月中旬的上一轮大型抗议和罢工中,保安部队在一些城市袭击了教师,并逮捕了一些主要运动人士。总共有200多名教师和工会成员被逮捕。政权正处于不稳定,当局担心出现新一轮的大规模抗议,这就是他们在过去几个月加强镇压的原因。

    抗议者们在集会上高呼,政权的回应“无耻”,当局则在国会大楼前殴打并短暂拘留了几名教师代表,包括教师工会检察员Rasoul Badaghi,并威胁要解雇其他人。然而,由于担心Badaghi的被捕会引起反弹,当局被迫几天后释放了他。

    在12月23日教师还是进行了抗议,尽管官员和安全部队在前几天就给教师发了短信,警告他们要注意后果!在德黑兰,当教师离开地铁站时,当局试图驱散他们,但在离开地铁站后教师们又重新聚集起来了。在设拉子(Shiraz)也有数千名教师抵抗全副武装的保安部队。根据公开报道,在德黑兰的巴哈雷斯坦广场,官员们袭击了男教师并驱散了他们,但是女教师却坐在了广场中央——尽管受到保安部队的攻击,她们仍在广场上坚守了约一个小时。

    组织和领导力

    教师运动的强大力量在于其团结、组织和领导力。最近的罢工和抗议是多年以来组织得最好的一次。与其他非常自发的斗争不同,协调委员会在之前的几周里便开展了工作、动员和组织工人,甚至在政权领导的工会中动员、组织。他们试图将基层教师和激进的工会成员组织起来,将其团结在为教师和学生而建立一个优秀的教育系统的共同诉求之下。

    教师协会的领导层以其战斗性的方法,展现出赢得诉求的必要意志。协调委员会在最近的一项决议中强调他们”在诉求得到充分满足之前不会停止提出诉求,并将以最大的强度继续抗议。”

    伊朗的教师一直是工人中最有战斗力、政治化和领导力的一部分,他们为反对政权的斗争指明了前进的方向。他们的领导层有必要在他们的纲领中表达这种激进的情绪。协调委员会自己声称他们并不政治化——但需要说明的是,教师的斗争绝对是对政权的政治威胁!

    正如哈特塔(Haft Tappeh)工人的独立工会在声援宣言中所写的那样:“我们不应该对宪法、劳动法以及议会和政府机构的大小成员抱有任何幻想。我们必须与我们的独立组织一起,在社会的帮助和支持下,瓦解这个系统。”

    教师运动,尤其是领导层有必要思考策略,以应对整个工人阶级支持他们的斗争。例如,学生在一些城市的积极存在与强调学生和教师的团结,对扩大斗争是必要的。需要这种团结来赢得和扩大民主控制和组织教育系统,并独立于宗教机构和政权的诉求。为了赢得胜利,基层教师必须能完全控制运动的战略、战术和纲领。工会必须以民主的方式建立,并击退政权对工会或其领导层进行渗透的任何企图。

    总罢工是建立反对政权的政治斗争的下一步

    教师的斗争是更广泛大局的一部分——在过去的年月里,从矿工到石油工人、公共汽车司机、运输工人,都进行了许多斗争和罢工行动。在过去几个月里,农民、工人和穷人在一些城市抗议水资源短缺和气候危机所带来的影响。

    所有这些斗争都需要被联系起来,以建立一个强大而统一的运动来反对政权和资本主义制度。这些斗争展现了工人阶级接管生产和建立新社会的真正能力。这种力量可以在接下来运动升级时运用,来建立起对于政权的真正威胁。所有不同行业的总罢工,将经济和政治诉求联系起来。很明显,腐败罪恶的执政当局与工人和农民的利益是对立的。只有在反对该政权的情况下,教师、农民、石油工人和青年的要求才能得到满足。

    超过43个独立工会表达了对教师斗争的声援,这是极其重要和正面的。我们在过去几年中一再见到这种工人阶级的团结。重要的下一步是,通过一个由不同罢工委员会和工会民主组成的全国委员会,将所有这些不同的协会和工会以及基层工人聚集在一起——不仅是为了协调行动,更是为了进一步行动,以社会主义纲领为核心,建立一个拥有进取领导的新独立工人阶级政党,要求实现满足生活所需的工资和养老金,并在工人的控制下将大公司重新国有化,打倒政权。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