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3日
More

    冬奥:战贩交流会与民族狂热反弹

    裘青/左仁 社会主义行动

    2022的冬季奥运会在2月4日举行并在20日已经闭幕。这场冬奥会在新冠疫情、彭帅被性侵、外交杯葛、徐州铁链母亲所引发的民愤、乃至乌克兰战争的重重阴霾下进行。在冬奥开幕前,欧美国家以中共压迫新疆和西藏人,以及彭帅事件为由,实行象征性的“外交杯葛”(即官员不出席冬奥,但运动员照常出席),结果开幕式上只有俄罗斯总统普京一个大国领袖。毫无疑问,西方国家并不真正捍卫女权和民主权利,这些都不过是用来掩饰帝国主义冲突和推动新冷战进程的借口。但对于习近平而言,这令他一心想要借用冬奥营造“万邦来朝”“盛世”印象的企图被大打折扣。

    战争贩子与人口贩子

    冬奥成为战争贩子的交流会。现在事后来看,习近平和普京当时正在为乌克兰战争进行商讨。普京为了争取中共支持,在冬奥表示支持“一个中国”政策,又与中国签订金融、粮食和天然气等协定。当时他们还决定以欧元代替美元结算,长远减少对美元的依赖,但一个月后俄罗斯央行的美元、欧元和日元外汇储备都被冻结了!

    习原本以为普京可以速战速决,不但可以向西方的外交杯葛报复,又可以牵制美国使其焦点由亚洲回到欧洲,并在加强与俄罗斯的经济合作中获利,坐收渔人之利。现在战争引发欧美强烈反应,习因为被拖上战车而受到牵连。《纽约时报》引述“西方情报”指出,习一度劝说普京在冬奥后才开战。这报道被西方用来把习近平和普京绑在一起,一石二鸟攻击二人都是战贩,为围堵中国增添舆论筹码。冬奥时他怎会料到此一恶梦?

    中共试图再次利用奥运会的奖牌成绩和体育明星刺激民族主义情绪,然而对比其极其庞大的耗资(据报估计超过100亿美元),民众对此的关心与热情并不高涨。整场冬奥的焦点完全被徐州铁链母亲的新闻所掩盖。相比起富豪明星运动员,中国的民众显然更关心遭受拐卖虐待的“小花梅”。根据新浪微博自己的统计数据,在2月20日冬奥闭幕当天,微博上对于徐州铁链母亲相关话题的讨论高达20.4亿次,相比之下,对于冬奥会的讨论只有区区1.9亿次,两者相差超过十倍!而且这更是在中共的网络审查机器全面开动,清洗相关帖子的情况下所发生的。

    中共动员了庞大的力量试图操纵互联网舆论。《纽约时报》和独立调查新闻机构ProPublica指,在冬奥期间,至少有超过3,000个机器人和虚假帐户由中共宣传部门所操纵,用以影响国内外对冬奥描述和报导,并扼制所有批评的声音。

    中共的宣传部门追捧跳台滑雪冠军运动员谷爱凌,使她成为了民族主义宣传的核心。她出身美国后来加入中国国籍,长于富裕家庭,加上“文武双全”和跨文化的形象,正符合了中共对“东升西降”的舆论宣传。的确这起初引发了一股民族狂热和对上层阶级的崇拜,帮助了中共转移了一下视线。

    然而,这些看似高不可攀的资本主义“上流社会”,与中国广大的基层劳动者存在巨大的鸿沟。比起光鲜亮丽的体育明星,民众为何更关注徐州铁链母亲的消息。中国的民众把备受中共追捧的所谓“雪公主”谷爱凌和“小花梅”比较起来,当中广为流传的一句话是“我离谷爱凌还差十万次投胎,但离丰县母亲只差一记闷棍”。而她对徐州铁链母亲事件一直精明而势利地保持沉默,更让不少人对此感到相当不齿。

    为民族主义降温

    谷爱凌本人拥有中美双重国籍,而中国在法例上并不承认双重国籍。她不愿意放弃自己的美国国籍,因而触怒了部分群众,认为她假爱国、又享有特权。甚至连她为什么懂中文却没在领奖时唱国歌,都受到了爱国网民的质疑。中共害怕小粉红因为民族主义过热,将爱国准则变得太高,由歌颂演变成批斗,以致连胡锡进都称对谷爱凌的宣传“要适度”、“不要往爱国主义方向靠”。中共的爱国宣传再次东歪西倒。

    中共政权在新冷战和经济危机下,意图通过“大内宣”推动民族主义,但小粉红的狂热往往失控,轻则造成舆论反弹有时甚至要动用审查机器来钳制它。习近平一方面利用民族狂热势力来巩固权力,但又因为这股力量使他的外交和镇压手段都要强硬起来,没有调整空间,往往造成更严重的危机。尤其是当劳动群众看着宣传机器所描绘的歌舞升平,再想想自己囊中羞涩的困境,将会有愈来愈多人看清民族主义的虚幻谎言,转而寻求挑战独裁政权和资本主义的出路。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