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7月1日
More

    中国:江苏八孩母亲事件揭露系统性拐卖问题

    1月下旬,一个有关八孩母亲的视频在抖音上发布——仅仅几天后,该视频的浏览量就超过了30亿次,所吸引的流量超过了北京冬奥会的十倍。

    Adam N Lee  中国劳工论坛

    1月28日在抖音上发布的短视频中,一个被媒体称为“小花梅”的中年妇女,在江苏丰县某村子里被铁炼锁在冰冷的棚子里。虽然视频很快就被审查掉,但“小花梅”的事件发展比香港的警匪片还要曲折离奇。当地政府官员多次掩盖事实、撇清责任,但纸包不住火,“小花梅”所遭受的骇人听闻的暴行还是引发了众怒。

    对于事件的无数评论当中,很多人都说道“如果今天,我们不为她们奔走疾呼,明天……我们每一个人,都可能是下一个被铁链锁着的疯女人”。徐州八孩母案件揭示了中国的一个公开秘密:拐卖妇女和儿童在农村腹地仍然很普遍,男多女少的严重问题创造了拐卖妇女的市场。

    性别选择流产

    由于严格的独生子女政策,中国1980年以后出生的男性比女性多300万。这一政策最终在2016年被废除。传统上重男轻女,是因为他们能够“传宗接代”。新加坡国立大学2019年对全球人口数据进行的一项研究得出结论,在过去50年中,性别选择导致至少2300万女孩被堕胎,其中超过一半在中国(达51%)。

    全国各地贫困农村的年轻妇女(通常年龄介于14-30岁)被绑架、转运、贩卖、强奸、殴打,被迫生育和“被结婚”的困境,也凸显了中国妇女的弱势地位。总体而言,父权制、性别歧视和偏见非但没有消失,反而被威权统治和资本主义政策所强化。

    而小花梅视频的原意似乎不是为了揭发罪行;视频重点是通过描述小花梅的丈夫在贫困乡村独自抚养八个孩子的艰难经历,来筹集慈善捐款。镜头只是偶然扫到了这名被锁的女子,顺带介绍了她患有精神障碍,并且有暴力倾向。然而,仅仅几个小时之内,这段视频“顺带”提到的内容就成为了中国社交媒体上迄今为止最大的话题,民愤汹涌,完全盖过了北京冬奥会。网民要求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并质疑政府、警察和社会服务部门究竟做了什么。

    丰县及其上级行政区徐州市的地方政府在随后的三周内发表了四次通告,试图平息公众的强烈不满,但每一次通告都包含有意误导大众的信息。前三次通告否认存在拐卖,还将丈夫描述为“模范样板”。第四次通告则终于承认了大家都已心知肚明的事情,即“小花梅”是人口贩卖的受害者,并声称丈夫和其他几人因“非法拘禁”被捕。

    八个孩子

    网民质疑一个女人怎么可能生八个孩子,因为即使在今天已经松绑了的三胎政策下,这也是违法的。最终浮出水面的事实毫无疑问地证明,地方当局、公安机关、计生机构、颁发结婚证的镇民政部门在迫害“精神病患者”小花梅时,都是同谋。

    “小花梅”是人口贩卖的受害者,罪犯为她购买了新的身份,使她的亲属或反拐人士难以追查到她。这在人口贩运案件中实属普遍,且当中不可能没有官方勾结。在群众大规模的“盘问”之下,当地政府掩盖事实的企图被一波又一波的网络质疑摧毁了,一个又一个谎言被揭开。独立调查记者冒着遭遇严重后果的风险,深入挖掘,找到了与政府版本不符的原始结婚证等文件。两名女权分子从外 地 前往徐州,试图解救已被转移到医院、并被诊断出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小花梅”。两人说道:“世界没有抛弃你。妹妹们来了!”随后她们被逮捕,并驱逐出丰县。

    媒体现在报道说,“小花梅”出生在云南。官方声明中公布了她来到2000多公里外的丰县的时间线,但随即也遭到了网民的质疑。最终,到2月下旬,江苏省政府介入了此案。

    当局发表了一份“最终”声明,称“小花梅”于1998年在家乡被绑架,至少3次被拐卖、逼婚,宣布丰县的17名地方官员因渎职和失职受到了处罚,县委书记娄海与县长郑春伟被免职。

    “稳定”压倒一切

    然而,DNA测试并不能证实“小花梅”是一名从云南被绑架来的官方说法。对小花梅身世的其他说法在互联网上浮出水面,群众依旧不信任官方声明。一如既往,中共政权会尽力消灭对“稳定”的威胁,而不是尽力从根本上解决问题。3月4日,全国两会开始,江苏省领导下令扑灭舆论。

    为了化解民愤,政府会挑一些犯错的中共官员和地方部门进行惩罚;但最严厉的惩罚将是用来针对吹哨人、社运人士、记者,因为他们的调查会揭露真正的丑闻。2月21日,丰县该村被路障和武警封锁了起来。

    正如许多网友所发现,丰县的这个案件“只是冰山一角”。“买卖老婆”不是孤例,而是有着一个全国性的市场,这种行为是非法的,但官方对此挣只眼闭只眼。徐州历来是一个主要的人口拐卖枢纽。据财新报道,“从1985年到1988年,近6000名妇女被拐卖到该市辖区”。如今,尽管警方定期进行打击,但每年仍有20,000起拐卖案件报告。

    根据浙江省社会科学院2005年的一项研究,中国拐卖案件的受害者通常从贫穷的西南省份被卖到性别失衡较严重的较富裕省份,例如江苏、浙江、福建、山东和安徽。

    像小花梅丈夫一家那样,为儿子买“老婆”的父母可以依靠地方当局,以及在农村仍然强大的传统氏族的保护和支持。一名上海律师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表示:“就连执法人员的一些亲友也有买老婆。”

    该报还援引一位前检察官的话称,“村民没有法律意识,普遍认为买老婆很正常。”他说,试图逃跑的女性通常会遭到殴打。

    自1997年以来,买妻一直是刑事犯罪,但人们普遍批评法律过于宽松,许多地方当局显然也参与了这些犯罪活动。这种可怕的妇女交易不能简单地归咎于农村的“落后”。资本主义复辟首当其冲影响到了中国的农村,包括大多数年轻女性在内的大量年轻人到城市打工,导致他们的家庭长期分离。据估计,现在有足足六千万留守儿童几乎从未见过父母。

    户口制度

    僵化的户口制度在法律上将城乡隔离为“两个中国”,则是这个问题的另一个根源。一般来说,年轻的农村妇女会寻找拥有城市户口的丈夫来逃离乡村。结果在一些村庄,年轻男女的性别比例达到了十比一。

    除了通过迫害女权主义、打压一切争取权利的妇女组织,当局还推行加剧人口危机和强化性别歧视态度的资本主义恶劣政策,但中共仍然毫无对策。中国的拐卖生意之所以在事实上合法化,不仅因为它产生了巨额利润,还因为它被政府视为缓解严重的性别失衡和低出生率的一种方式。如果不从根本上改变制度,消除阶级和性别压迫,克服巨大的城乡贫富差距,习近平政权所提出的临时民粹打拐措施并不能解决问题。

    “贩卖熊猫判十年,拐卖女人判三年……”

    来自ISA台湾的Andrea,于3月6日在ISA组织的社会主义女权主义国际集会上发表讲话,她是这样说的:

    中共独裁政权正试图根除女权主义,他们严厉打击女权主义思想,封杀女权网页。所谓的“共产党”政府却在使用极端的民族主义和强力镇压,说女权主义是“反华的”,是美国在中国制造问题的一项阴谋。

    LGBTQ也受到打压。中共官员说,同性恋是西方产物。在中国广为流行的美国电视情景喜剧《老友记》也惨遭阉割。例如,其中一个主角的孩子的母亲是女同性恋,但是在中文版里没有提到,因为中国不能在电视上播放LGBTQ的内容。

    今年2月,中国遭遇了自2020年疫情以来最大的政治丑闻。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案件,一名妇女脖子上套着锁链,被关在丰县一个冰冷肮脏的棚屋里。她生了八个孩子,并因为“精神病”被锁起来。

    在2月1日,在被审查屏蔽之前,这段戴锁链女子的抖音视频被观看了超过30亿次。数周以来,这个案件的热度完全盖过了北京冬奥,网上关于本案的帖子数量是奥运会的十倍。有女性试图前去营救受害者,但被警察拦住,一些人被捕。这起案件激起了民众对政府掩盖真相的愤怒。

    贩卖“妻子”

    更可怕的是中国拐卖妇女问题。女子被绑架,被卖给男人来做 “妻子”,被强奸并生下孩子。这个被锁起来的女人就有八个孩子,而这在中国是违法的。这证明了警察和地方政府的勾结。在许多地方,中共、警察、法院都参与了这种非法的妇女交易。根据中国法律,贩卖熊猫可判十年,拐卖女人则只判三年。

    在中国,男性比女性多3000万。由于女性人数较少,拐卖案便增加了。36年来,中共通过独生子女政策,极高度限制了妇女的生育权。在此期间,性别歧视的父权结构和观念的压力造成了重男轻女。

    这也关系到中国残酷的资本主义复辟。中国的社会福利因私有化和缺乏资金支持而遭到破坏,而资本主义经济赋予男婴更高的地位:男性能获得更好的工作和财产权利。在中国,700万次性别选择性堕胎,使对应数量的女性胎儿被消失。这种生男孩的经济和性别歧视压力导致了人口危机。

    今天的中国共产党是一个资本主义右翼独裁,并想控制女性的身体,迫使她们生更多的孩子、通过创建更多条条框框来限制“非医疗”理由的堕胎,从而破坏堕胎权,还试图强化由“阳刚”男性领导的“传统家庭”;以上种种,都是社会和政治控制的手段。

    离婚更难

    习近平在2021年推出了旨在提高出生率的三胎政策。但三胎政策削弱了女性在劳动力市场的地位。老板们更不愿意雇佣女性,因为他们不想支付产假和育儿费用。

    2020年对离婚的新规定导致更多不予离婚的法院判决,中国离婚率下降了一半以上。20世纪50年代的中国比今天贫穷得多,但当时中国在法律上赋予了革命性的离婚自由,增进了男女之间的平等。

    今天中共独裁为资本主义服务,强化了许多最恶劣的妇女压迫形式。丰县拐卖事件引发的群众愤怒,反映了中国社会反对奴役、反对压迫妇女的真实情绪。习近平想摧毁女权主义,但他是在螳臂当车,必然会失败。我是台湾人,台湾的ISA组织表达了我们对中国女权主义者反对镇压的全力声援。我们为社会主义女权主义与工人斗争联合起来而奋斗,终结邪恶的、性别歧视的资本主义制度。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