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7月1日
More

    如坐火坑:虚幻的“共同富裕”

    左路 中国劳工论坛

    在巨大的经济内爆风险下,如坐火坑的习近平政权屡提“共同富裕”承诺,渴望用一层薄薄的土将要爆发的火山缝合,来维持其下一届任期的稳定。

    中共的“共同富裕”承诺提高人民福祉,缩小收入差距,但却内容空洞,没有任何具体方案改善工人阶级的处境。同时亦用不“杀富济贫”向资本家保证政府不会太过火。这种矛盾的措辞,体现了习政权渴望缓和日益激化的阶级矛盾,同时要保住资本主义制度,因而对制度本身造成的危机束手无策。

    疫情急剧扩大了中国财富分配的不平等,2020年胡润年度排行榜显示,中国亿万富豪数量增加了253人,为世界第一。而在2021年,中国亿万富翁有1058人,而美国有696人。这只是资本家之间的共同富裕罢了!

    改善民生?

    “共同富裕”承诺要“先富带后富”、“精准扶贫”,期望资本家富起来后,会把财富进行“第三次分配”,即资本家会将财富由上而下滴溜给民众,实现“第三次分配”。这分明是新自由主义的“滴溜效应”,但他们才没有那么疏财仗义呢!

    中共政权作为国家资本主义的政权,只能通过国家干预,在危机上走钢丝,但毕竟无法解决资本主义危机,原有的宏观调控手段正不断失去效力。

    政府面对房地产泡沫危机,进退维谷、拖延时间。恒大爆雷敲响了“三道红线”“房产税改革”的警钟,习政权与红色资本家都害怕过度控制资本,会导致连锁效应性的经济崩溃。只得在放松房贷、加速放贷上走的更远,央行亦配合新一轮放水。泡沫与债务继续累积,在畸形的经济结构下,新一轮放水的资金或流向金融、地产市场或由于储户信心不足淤积于银行。这表明习政权无力提振消费、亦无力改善工人阶级住房、负债现状。所谓民生改善,在积重难返下成为一句空谈。

    在深重的财政危机下,中共政府亦无法负担起未来社保支出。人口压力的增长、地方政府债台高筑、政府无力监督资本家缴纳社保金,都造成了估计在2025年底退休储蓄缺口或达到十万亿人民币的现状。而中共采取的对策竟是延迟法定退休年龄!更遑论去年十二月爆出的发达省份公务员减薪,东三省部分地区事业单位公共人员工资被拖欠的消息。这都体现了,财政、人口双重危机下中共自我吹嘘的所谓“再分配”的虚伪。

    中共将高质量发展,通过实现产业升级、科技进步来做大经济蛋糕,作为实现共同富裕的前提。这一提法体现了在人口红利丧失时,中共渴望通过经济转型来提高中国产业在国际产业链的地位,借以提高民族资本所分得到利润。但自相矛盾的是,习近平一方面要靠科技走经济转型,但又害怕科技企业带来过高的金融风险。因而在前年开始喊出反垄断口号, 并希望通过打击个别高科技企业的民粹主义举措,挽回部分民心。当然,中共绝不会打击996这种剥削工人的制度。

    再者,新冷战背景下中国面临的技术和资源封锁,使中国科技业陷入了严峻危机。即使科技战爆发前,科技业的利润来源往往是金融投机,实体科技业发展占其份额根本少得可怜,因此中共才要压制阿里巴巴和腾讯等大企业的垄断。

    反垄断的过程进退两难,因为如果过于大力打击金融科技业,只会令经济更加难以转型,甚至造成金融业的崩溃。所以,去年“反垄断法”修法只是雷声大、雨点小,即使对企业罚款上限提升至人民币五千万元,不过还只是九牛一毛。中共最多能用政治恫吓来确保科企老板听话,但不能改变行业垄断的局面。

    幻想及呼吁

    我们必须指出,自身难保的官僚阶层的虚假承诺和面对危机作出的经济努力,毫无反资本主义性质,反而是资本主义危机中统治阶级挽救自己制度的挣扎之举。内地部分左翼(一些毛派)对官僚与资本家抱有所谓“共同富裕”的幻想,误以为习近平在对抗资本主义,实在是彻底的错误。

    改善工人阶级生存状态、不能依赖所谓“参与第三次分配”的资本家施舍,也不能依赖官僚开出的空头支票。只能通过工人阶级组织起来,将私人企业公有化,并将所有企业收归民主控制,对经济系统实行民主计划管理的方式来达到。这就要推翻现行的资本主义制度,实现真正的社会主义。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