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4日
More

    为什么社会主义者反对西方军事干预?

    Andy Moxley 社会主义替代(ISA美国)

    乌俄战争迄今已造成数百万人流离失所,数千人伤亡,国际社会主义道路(ISA)对俄罗斯血腥入侵乌克兰之行为予以强烈谴责,并要求俄罗斯军队应立即撤离。

    从乌俄冲突的脉络,可以发现这场战争明显就是俄罗斯和西方帝国主义(北约)等诸国,为了自身之利益、权力和声望而制造的一场冲突。对此,我们必须抵制美国、英国、欧盟、俄罗斯等各方资产阶级媒体的高强度宣传战。社会主义者不支持任一方的帝国主义阵营,坚决与乌克兰人民及各国工人阶级站在一起,并捍卫乌克兰人民的自决权。在这场战争中,工人阶级不会受益,而是必须挺身而出制止这种对劳动者同胞进行的制度性谋杀。

    本文旨在讨论一个已在许多国家展开辩论的具体问题,且这些国家的政府均在本次战争中支持西方集团。若想更广泛了解我们有关战争的分析和纲领,您可阅读国际社会主义道路近期刊登的相关文章。


    乌俄战争所造成的巨大伤亡和难民危机,系欧洲自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世所罕见,全球数百万工人阶级和青年,均在寻求终结混乱和暴力局面的方法。在这种全球焦虑和困惑的局势下,莫斯科和西方大国双方都持续进行大规模的宣传战。

    随着全球对普京入侵乌克兰的反感与日具增,社会大众开始讨论北约在军事上进行更直接干预的可能性,并希望借此阻止俄罗斯入侵。

    此外,战争为西方帝国主义提供一条有利可图的捷径,西方帝国主义借由通过构建一个捍卫“民主价值观”和“国家主权”的集团,来反对俄罗斯、中国的“压迫性威权主义”,以此获得支持。

    正如社会主义者所解释的那样,普京发起这新一场可怕的战争,实际上是更广泛的帝国主义冲突(中美帝国主义新冷战)的其中一部分。 过去数年,乌克兰始终是帝国主义冲突的焦点,特别是自斯大林主义垮台后,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军事同盟“北约”,向中东及欧洲扩展,助长了当前战争的发展,自2021年1月拜登上任以来,拜登政府对普京政权采取的策略变化亦复如是。

    西方“民主”叙事的成功,并持续占据了北美、(特别还有)欧洲媒体版面,加上一般受众对战争的真实恐惧,使得民众支持扩大西方干预的情绪在升温。在本文撰稿期间,在美国扩大经济制裁的支持度为69%,在日本为 82%,在英国为78%,所有这些都代表民众对于支持制裁态度的巨大转变。

    随着战争的恐怖继续恶化,要求北约更直接地军事介入或会得到民众的支持与共鸣。虽然对于北约“直接出兵”乌克兰的整体上支持度仍然相对较低,但近期一项民调显示,美国有74%的人支持北约在乌克兰设置“禁飞区”。出于各种原因,目前大多数北约和欧盟国家似乎不太可能从提供大量军事援助转向动员本国部队向乌克兰出兵,但西方政界和军方的一些重要人物均已纷纷站出来表态支持。自战争开始以来,英国执政的保守党内阁成员发表与过往自相矛盾的声明。最近,前北约欧洲最高指挥官布里德洛夫将军(Philip Breedlove)、苏格兰首席大臣斯特金(Nicola Sturgeon)和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等人均表达对北约设置禁飞区的支持。

    西方介入将制造更多血腥

    西方帝国主义迄今仍一直保持克制,没有对乌俄战争进行军事干预。这其中就包括,拜登在内的西方国家代表们 表态 排除与俄罗斯进行直接军事战斗的可能性。拜登公开宣称,倘若军事介入,即意味“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然而,美国及北约帝国主义短期内不愿参与,并不是出于避免对普通民众造成更大的流血冲突的善意考量,而仅是出于其自身利益的考量。从美帝国主义的角度来看,尽管表面上是乌克兰和俄罗斯发生冲突,但实际上中国才是美帝国主义的主要战略对手,而中国本身也因自身帝国主义考量,而对直接介入乌俄战争保持谨慎态度。

    然而,俄罗斯于3月13日轰炸靠近波兰边境的乌克兰军事基地等事件,加剧众人对可能引发西方军事介入直接冲突的担忧。同一天波兰总统则表示,倘若俄罗斯使用化学武器袭击乌克兰,北约将不得不“认真考虑”进行军事干预。

    北约设置禁飞区将可能导致一场范围更大、更加血腥的战争,并直接牵连所有北约国家,也将导致北约诸国将直接与俄罗斯发生冲突。这将是核武时代帝国主义列强之间的首次直接冲突,这样的战争型态将可能比以往所有战争具有更大的威胁。姑且不论普京在过去几周将俄罗斯核防御部队置于高度戒备状态是否只是“秀肌肉”,但种种迹象都显示倘若北约与俄罗斯直接发生冲突,将对全人类构成非常实际且严重的威胁。

    现时任一方哪怕发动规模有限度(所谓“战术”)的核攻击,其规模也可能堪比美帝国主义在二战期间轰炸广岛和长崎的情况——当年原爆造成了21万3千多人瞬间死亡或在5个月内因急性辐射毒性而亡。有钱有势的人固然可以躲在他们的地下碉堡内,而首当其冲的仍旧是普通人民。不仅是这些后果,哪怕是所谓“有限”的先发核攻击也将招致回击。

    社会主义者必须坚定地反对乌克兰战争,也反对这场战争蔓延至全球,并引发致灾性和反人类的血腥屠杀。

    西方介入的血腥历史

    社会主义者不仅反对西方帝国主义将世界各地更多的工人青年直接卷入流血冲突的直接影响之外,同样反对一切帝国主义的军事干预。历史上充斥着西方帝国主义势力提供被压迫人民各项军事援助,以“协助”与其压迫者斗争,但最后为了维护其自身利益而出卖他们。历史表明,西方帝国主义势力策划了1数不尽的各种屠杀和恐怖攻击,所作所为没有任何人道主义元素。

    过去两个世纪以来,西方帝国主义在武装、支持反动运动与政权方面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这些行为可追溯至1917年俄国的“十月革命”,工人阶级将自己从资本主义剥削中解放出来,这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最重要以及最具启发性的事件。

    然而这场震惊全球的大事发生后,保皇派(沙皇官员、贵族、大资本家等)和反对革命的右翼政治力量齐聚一堂,密谋复辟资本主义、君主制,并压迫被新政府承认的少数民族权利。这些势力组成“白军”,并发动了血腥惨烈的“内战”。

    因为害怕俄国十月革命鼓舞本国劳动群众和穷人——他们曾在第一次世界大战遭到无谓屠杀、家园被摧毁,并已经开始走向革命道路,美、英、法等世界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列强共派出了21支军队(约20余万兵力)援助反革命势力。

    最终,西方帝国主义“协助”的白军崩溃,西方帝国主义在军事和政治上均被挫败,这是因为新的工人政府能够号召世界各地的工人采取行动拒绝协助反革命运动。世界各地的工人发动罢工、抵制并拒绝运输用来对付俄罗斯工人阶级的武器。但西方帝国主义的这种暂时撤退后并没有就此罢休,随后长达数十年的冷战中苏联和美国之间持续发生血腥的代理人冲突,直到1990年代初斯大林主义崩溃和苏联瓦解。在冷战期间,西方武装各国反动分子,从拉丁美洲的右翼处决小队和到中东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来干预和颠复各国政权,借此谋取利益、权力和声望。

    近代史上的禁飞区

    将时间线拉到现代,从一战快进一百年,到了2010至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民众发起大规模的革命,进而推翻了中东和北非的反动专制政权。但不幸的是,因为缺乏明确的工人阶级领导的政治替代方案,意味着资本主义得以维持,导致革命行动最终无以为继。在叙利亚和利比亚,争相夺取地盘的剥削者势力进而填补政治真空,导致这两国陷入内战。

    2011年在利比亚班加西发起的群众起义,将专制统治42年的独裁者卡扎菲击溃,然在革命发展开始仅仅几周后,与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密切合作的北约即迅速设置禁飞区。“禁飞区”一词存在刻意误导。事实上,禁飞区不仅包括不允许任何飞机飞越某个区域,还包括对管制区域的军事无效化,包括允许攻击任何被视为对军机构成威胁的设施——涵盖范围极其宽泛,也因此非常危险。

    当时,许多进步青年和工人以为设置禁航区是正面的,可以有效防止军事力量比起反政府叛军更有明显优势的卡扎菲军队获得军事主动权。然而,北约这样做实际上并非出于对利比亚群众革命的支持,而是为了保护其在该地的利益。纵然美帝国主义当时仍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军事占领中深陷泥沼,但仍利用利比亚革命的机会透过北约以有限的方式介入,并防止革命浪潮进一步蔓延进沙特阿拉伯等美国的数个重要盟友。

    禁航区的设置,让北约在利比亚上空肆无忌惮地进行轰炸和空袭行动,不仅炸死许多反抗军,更直接造成数千平民伤亡。且由于利比亚本身对美帝国主义来说没有太高的战略价值(美国数名政府要员当时曾承认这一点),所以当美帝介入并达成炸死卡扎菲 及破坏利比亚独立群众运动的目标后,美国旋即毫不眷恋地完全撤出利比亚。他们成功破坏群众反抗,并导致利比亚四分五裂,陷入持续至今的宗派内战。

    在库尔德斯坦(库尔德族裔散居于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等部分地区),2014至2015年库尔德族人民顽强抵抗看似锐不可挡的伊斯兰国(ISIS)中世纪式暴力。库尔德族人抵御伊斯兰国的入侵,对世界各地的左派团体不啻为一振奋人心的消息,特别是因为最激烈的战斗发生在被伊斯兰国包围的西库尔德 斯坦(又称罗贾瓦)重镇科巴尼。罗贾瓦位于库尔德斯坦的叙利亚部分内,在2012年叙利亚独裁者阿萨德的军队抛弃该地区后,库尔德工人党(PKK)的叙利亚分支部-民主联盟党(PYD)在当地建立了“民主自治”。

    美国最初打算放弃科巴尼,但看到罗贾瓦奋勇抵抗伊斯兰国的勐烈进攻后,他们见到打击伊斯兰国(伊斯兰国威胁到美帝国主义在该地区的利益),恢复美国在中东地区所流失威望的机会,并同时希望对俄罗斯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作出威慑,因此美国政府突然改变政策,在叙利亚北部设置“禁飞区”。这包括可以对伊斯兰国进行空袭,以及向罗贾瓦武装力量-人民保护部队(YPG)提供武器和补给,最终在罗贾瓦击退伊斯兰国。

    当然,一如既往,帝国主义的援助通常都附带沉重的条件。美国政府打算在罗贾瓦建立一个更“温和”的政权。在经历战争围城与轰炸的破坏之后,库尔德族人只能自生自灭,独自重建家园、学校和其他基础设施。

    但更具破坏性的是,这是库尔德族的不同政治派别走向与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大国结盟的危险道路的开端,并最终导致库尔德族的严重挫败,同样这变相成为美帝的附庸,并削弱了库尔德族争取自决权的斗争。一旦维系这种关系对美国来说成本太高、不再必要时,库尔德族人就会被弃如敝履。才过几年的2019年,当土耳其入侵罗贾瓦时,美国再次突然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撤军,一夜之间就造成超过30万的大规模难民流离失所,而罗贾瓦三个州之一的阿夫林至今仍被土耳其占领。

    什么能结束战争?

    社会主义者不是和平主义者,但我们理解克劳塞维茨最着名的格言:“战争无非是政治透过另一种手段的延续”这句话的意涵。上述案例只是表明,工人和被压迫者挣扎求存时,不能信任任何帝国主义势力、不能将他们视为盟友。这些案例还同时显示另一个重要的教训,我们应该坚决反对那些许多的政客和媒体评论员(其中许多来自“左翼”背景)幻想帝国主义军事介入可以解决冲突的“实用主义”思想。

    可以肯定的是,社会主义者支持乌克兰群众自卫的权利。正如同我们既往的论述所指出,由谁来控制武器,以及工人阶级如何组织防御,都是关键的问题。然而,在对抗比自身更强大的军队时,政治方面的问题将成为工人阶级和被压迫者手中的决定性武器。

    这一点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初有所体现。社交媒体上充斥着乌克兰人与俄罗斯士兵交谈的影片,问他们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并恳求他们返回俄罗斯。俄罗斯士兵没有请乌克兰人民吃子弹,反而回答表示自己并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甚至不清楚为何自己会身在乌克兰。这些影片多被西方媒体有目的性的转载,因此我们对这种现象的真伪和具体情形尚不清楚,但这些影片可以让我们窥见什么能够终结战争。

    1960年代和70年代的越南战争是美帝国主义历史上最屈辱的失败,即使北越当时获得苏联提供武力支援的情况下,美国在军事资源上仍拥有巨大的优势。但这场战争因为被视为帝国主义为了维护其自身利益的情况下,将美国工人阶级和穷人当作炮灰,很快在美国国内变得不受支持。会有这样的转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越南人民最基本的政治诉求,越南人民的动机不仅是为了保护自己,同时也是为了反对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剥削,争取土地改革、妇女权利和社会改革的运动。联想到自己在美国资本主义下的种族主义和剥削待遇,美军当中有相同被剥削感的有色人种士兵对越南人的团结感增强。一场大规模的反战运动开始在美国国内发起,异见声音亦开始武装部队中蔓延开来,从而导致许多美国士兵拒绝战斗或拒绝服从他们的指挥官。这使美国的战争机器彻底瘫痪,并屈辱地结束了战争。

    目前乌俄战争已让许多俄罗斯人感到不满,异议和传闻在军队内部也开始蔓延。倘若乌克兰群众是基于革命斗争而组织和建立独立、民主的工人阶级武装,那么可以向俄罗斯工人阶级发出阶级的呼吁:基于乌俄两国工人的共同利益,反对战争、对抗普京和泽连斯基统治下所造成充满贫困和压迫。倘若呼吁俄罗斯工人阶级作为工人与乌克兰工人阶级团结一致,拒绝参战,我们认为将可产生不可估量的效果。

    这样的连结,不仅能够推动反战运动,同时能让俄罗斯士兵有信心拒绝服从作战命令。结合呼吁所有国家的世界工人采取行动,拒绝运输武器,拒绝为战争提供任何援助,国际工人阶级运动不仅可以阻止战争,还可以很快激发群众运动中的革命潜力,展示跨国界工人阶级独立的意志和权力。

    虽说如此,但这一切都必须建立在工人阶级的独立立场。西方帝国主义的介入或和西方帝国主义打交道,都只会削弱工人阶级的运动,破坏其独立性,以及彰显资本家和帝国主义一贯的失信作风。所以,反对战争的革命斗争,首先必须是国际工人阶级反对战争贩子本身的政治斗争。只有在此基础上,我们才能结束乌克兰的战争、遏止未来那些尚未发生的战争,并终结以牺牲我们为代价的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体系。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