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5月17日
More

    為什麼社會主義者反對西方軍事干預?

    Andy Moxley 社會主義替代(ISA美國)

    烏俄戰爭迄今已造成數百萬人流離失所,數千人傷亡,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對俄羅斯血腥入侵烏克蘭之行為予以強烈譴責,並要求俄羅斯軍隊應立即撤離。

    從烏俄衝突的脈絡,可以發現這場戰爭明顯就是俄羅斯和西方帝國主義(北約)等諸國,為了自身之利益、權力和聲望而製造的一場衝突。對此,我們必須抵制美國、英國、歐盟、俄羅斯等各方資產階級媒體的高強度宣傳戰。社會主義者不支持任一方的帝國主義陣營,堅決與烏克蘭人民及各國工人階級站在一起,並捍衛烏克蘭人民的自決權。在這場戰爭中,工人階級不會受益,而是必須挺身而出制止這種對勞動者同胞進行的制度性謀殺。

    本文旨在討論一個已在許多國家展開辯論的具體問題,且這些國家的政府均在本次戰爭中支持西方集團。若想更廣泛了解我們有關戰爭的分析和綱領,您可閱讀國際社會主義道路近期刊登的相關文章。


    烏俄戰爭所造成的巨大傷亡和難民危機,係歐洲自二次世界大戰以來世所罕見,全球數百萬工人階級和青年,均在尋求終結混亂和暴力局面的方法。在這種全球焦慮和困惑的局勢下,莫斯科和西方大國雙方都持續進行大規模的宣傳戰。

    隨著全球對普京入侵烏克蘭的反感與日俱增,社會大眾開始討論北約在軍事上進行更直接干預的可能性,並希望藉此阻止俄羅斯入侵。

    此外,戰爭為西方帝國主義提供一條有利可圖的捷徑,西方帝國主義藉由通過構建一個捍衛「民主價值觀」和「國家主權」的集團,來反對俄羅斯、中國的「壓迫性威權主義」,以此獲得支持。

    正如社會主義者所解釋的那樣,普京發起這新一場可怕的戰爭,實際上是更廣泛的帝國主義衝突(中美帝國主義新冷戰)的其中一部分。 過去數年,烏克蘭始終是帝國主義衝突的焦點,特別是自史太林主義垮台後,以美國為首的帝國主義軍事同盟「北約」,向中東及歐洲擴展,助長了當前戰爭的發展,自2021年1月拜登上任以來,拜登政府對普京政權採取的策略變化亦復如是。

    西方「民主」敘事的成功,並持續佔據了北美、(特別還有)歐洲媒體版面,加上一般受眾對戰爭的真實恐懼,使得民眾支持擴大西方干預的情緒在升溫。在本文撰稿期間,在美國擴大經濟制裁的支持度為69%,在日本為 82%,在英國為78%,所有這些都代表民眾對於支持制裁態度的巨大轉變。

    隨著戰爭的恐怖繼續惡化,要求北約更直接地軍事介入或會得到民眾的支持與共鳴。雖然對於北約「直接出兵」烏克蘭的整體上支持度仍然相對較低,但近期一項民調顯示,美國有74%的人支持北約在烏克蘭設置「禁飛區」。出於各種原因,目前大多數北約和歐盟國家似乎不太可能從提供大量軍事援助轉向動員本國部隊向烏克蘭出兵,但西方政界和軍方的一些重要人物均已紛紛站出來表態支持。自戰爭開始以來,英國執政的保守黨內閣成員發表與過往自相矛盾的聲明。最近,前北約歐洲最高指揮官布里德洛夫將軍(Philip Breedlove)、蘇格蘭首席大臣施雅晴(Nicola Sturgeon)和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等人均表達對北約設置禁飛區的支持。

    西方介入將製造更多血腥

    西方帝國主義迄今仍一直保持克制,沒有對烏俄戰爭進行軍事干預。這其中就包括,拜登在內的西方國家代表們 表態 排除與俄羅斯進行直接軍事戰鬥的可能性。拜登公開宣稱,倘若軍事介入,即意味「第三次世界大戰」的爆發。然而,美國及北約帝國主義短期內不願參與,並不是出於避免對普通民眾造成更大的流血衝突的善意考量,而僅是出於其自身利益的考量。從美帝國主義的角度來看,儘管表面上是烏克蘭和俄羅斯發生衝突,但實際上中國才是美帝國主義的主要戰略對手,而中國本身也因自身帝國主義考量,而對直接介入烏俄戰爭保持謹慎態度。

    然而,俄羅斯於3月13日轟炸靠近波蘭邊境的烏克蘭軍事基地等事件,加劇眾人對可能引發西方軍事介入直接衝突的擔憂。同一天波蘭總統則表示,倘若俄羅斯使用化學武器襲擊烏克蘭,北約將不得不「認真考慮」進行軍事干預。

    北約設置禁飛區將可能導致一場範圍更大、更加血腥的戰爭,並直接牽連所有北約國家,也將導致北約諸國將直接與俄羅斯發生衝突。這將是核武時代帝國主義列強之間的首次直接衝突,這樣的戰爭型態將可能比以往所有戰爭具有更大的威脅。姑且不論普京在過去幾週將俄羅斯核防禦部隊置於高度戒備狀態是否只是「秀肌肉」,但種種跡象都顯示倘若北約與俄羅斯直接發生衝突,將對全人類構成非常實際且嚴重的威脅。

    現時任一方哪怕發動規模有限度(所謂「戰術」)的核攻擊,其規模也可能堪比美帝國主義在二戰期間轟炸廣島和長崎的情況——當年原爆造成了21萬3千多人瞬間死亡或在5個月內因急性輻射毒性而亡。有錢有勢的人固然可以躲在他們的地下碉堡內,而首當其衝的仍舊是普通人民。不僅是這些後果,哪怕是所謂「有限」的先發核攻擊也將招致回擊。

    社會主義者必須堅定地反對烏克蘭戰爭,也反對這場戰爭蔓延至全球,並引發致災性和反人類的血腥屠殺。

    西方介入的血腥歷史

    社會主義者不僅反對西方帝國主義將世界各地更多的工人青年直接捲入流血衝突的直接影響之外,同樣反對一切帝國主義的軍事干預。歷史上充斥著西方帝國主義勢力提供被壓迫人民各項軍事援助,以「協助」與其壓迫者鬥爭,但最後為了維護其自身利益而出賣他們。歷史表明,西方帝國主義勢力策劃了1數不盡的各種屠殺和恐怖攻擊,所作所為沒有任何人道主義元素。

    過去兩個世紀以來,西方帝國主義在武裝、支持反動運動與政權方面發揮了決定性的作用,這些行為可追溯至1917年俄國的「十月革命」,工人階級將自己從資本主義剝削中解放出來,這是人類歷史上最偉大、最重要以及最具啟發性的事件。

    然而這場震驚全球的大事發生後,保皇派(沙皇官員、貴族、大資本家等)和反對革命的右翼政治力量齊聚一堂,密謀復辟資本主義、君主制,並壓迫被新政府承認的少數民族權利。這些勢力組成「白軍」,並發動了血腥慘烈的「內戰」。

    因為害怕俄國十月革命鼓舞本國勞動群眾和窮人——他們曾在第一次世界大戰遭到無謂屠殺、家園被摧毀,並已經開始走向革命道路,美、英、法等世界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列強共派出了21支軍隊(約20餘萬兵力)援助反革命勢力。

    最終,西方帝國主義「協助」的白軍崩潰,西方帝國主義在軍事和政治上均被挫敗,這是因爲新的工人政府能夠號召世界各地的工人採取行動拒絕協助反革命運動。世界各地的工人發動罷工、抵制並拒絕運輸用來對付俄羅斯工人階級的武器。但西方帝國主義的這種暫時撤退後並沒有就此罷休,隨後長達數十年的冷戰中蘇聯和美國之間持續發生血腥的代理人衝突,直到1990年代初史太林主義崩潰和蘇聯瓦解。在冷戰期間,西方武裝各國反動份子,從拉丁美洲的右翼處決小隊和到中東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者,來干預和顛覆各國政權,藉此謀取利益、權力和聲望。

    近代史上的禁飛區

    將時間線拉到現代,從一戰快進一百年,到了2010至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民眾發起大規模的革命,進而推翻了中東和北非的反動專制政權。但不幸的是,因為缺乏明確的工人階級領導的政治替代方案,意味著資本主義得以維持,導致革命行動最終無以為繼。在敘利亞和利比亞,爭相奪取地盤的剝削者勢力進而填補政治真空,導致這兩國陷入內戰。

    2011年在利比亞班加西發起的群眾起義,將專制統治42年的獨裁者卡達菲擊潰,然在革命發展開始僅僅幾週後,與利比亞獨裁者卡達菲密切合作的北約即迅速設置禁飛區。「禁飛區」一詞存在刻意誤導。事實上,禁飛區不僅包括不允許任何飛機飛越某個區域,還包括對管制區域的軍事無效化,包括允許攻擊任何被視為對軍機構成威脅的設施——涵蓋範圍極其寬泛,也因此非常危險。

    當時,許多進步青年和工人以為設置禁航區是正面的,可以有效防止軍事力量比起反政府叛軍更有明顯優勢的卡達菲軍隊獲得軍事主動權。然而,北約這樣做實際上並非出於對利比亞群眾革命的支持,而是為了保護其在該地的利益。縱然美帝國主義當時仍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軍事佔領中深陷泥沼,但仍利用利比亞革命的機會透過北約以有限的方式介入,並防止革命浪潮進一步蔓延進沙地阿拉伯等美國的數個重要盟友。

    禁航區的設置,讓北約在利比亞上空肆無忌憚地進行轟炸和空襲行動,不僅炸死許多反抗軍,更直接造成數千平民傷亡。且由於利比亞本身對美帝國主義來說沒有太高的戰略價值(美國數名政府要員當時曾承認這一點),所以當美帝介入並達成炸死卡達菲 及破壞利比亞獨立群眾運動的目標後,美國旋即毫不眷戀地完全撤出利比亞。他們成功破壞群衆反抗,並導致利比亞四分五裂,陷入持續至今的宗派內戰。

    在庫爾德斯坦(庫爾德族裔散居於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和敘利亞等部分地區),2014至2015年庫爾德族人民頑強抵抗看似銳不可擋的伊斯蘭國(ISIS)中世紀式暴力。庫爾德族人抵禦伊斯蘭國的入侵,對世界各地的左派團體不啻為一振奮人心的消息,特別是因為最激烈的戰鬥發生在被伊斯蘭國包圍的西庫爾德 斯坦(又稱羅賈瓦)重鎮科巴尼。羅賈瓦位於庫爾德斯坦的敘利亞部分內,在2012年敘利亞獨裁者阿塞德的軍隊拋棄該地區後,庫爾德工人黨(PKK)的敘利亞分支部-民主聯盟黨(PYD)在當地建立了「民主自治」。

    美國最初打算放棄科巴尼,但看到羅賈瓦奮勇抵抗伊斯蘭國的猛烈進攻後,他們見到打擊伊斯蘭國(伊斯蘭國威脅到美帝國主義在該地區的利益),恢復美國在中東地區所流失威望的機會,並同時希望對俄羅斯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作出威懾,因此美國政府突然改變政策,在敘利亞北部設置「禁飛區」。這包括可以對伊斯蘭國進行空襲,以及向羅賈瓦武裝力量-人民保護部隊(YPG)提供武器和補給,最終在羅賈瓦擊退伊斯蘭國。

    當然,一如既往,帝國主義的援助通常都附帶沈重的條件。美國政府打算在羅賈瓦建立一個更「溫和」的政權。在經歷戰爭圍城與轟炸的破壞之後,庫爾德族人只能自生自滅,獨自重建家園、學校和其他基礎設施。

    但更具破壞性的是,這是庫爾德族的不同政治派別走向與資本主義、帝國主義大國結盟的危險道路的開端,並最終導致庫爾德族的嚴重挫敗,同樣這變相成為美帝的附庸,並削弱了庫爾德族爭取自決權的鬥爭。一旦維繫這種關係對美國來說成本太高、不再必要時,庫爾德族人就會被棄如敝履。才過幾年的2019年,當土耳其入侵羅賈瓦時,美國再次突然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撤軍,一夜之間就造成超過30萬的大規模難民流離失所,而羅賈瓦三個州之一的阿夫林至今仍被土耳其佔領。

    什麽能結束戰爭?

    社會主義者不是和平主義者,但我們理解克勞塞維茲最著名的格言:「戰爭無非是政治透過另一種手段的延續」這句話的意涵。上述案例只是表明,工人和被壓迫者掙扎求存時,不能信任任何帝國主義勢力、不能將他們視為盟友。這些案例還同時顯示另一個重要的教訓,我們應該堅決反對那些許多的政客和媒體評論員(其中許多來自「左翼」背景)幻想帝國主義軍事介入可以解決衝突的「實用主義」思想。

    可以肯定的是,社會主義者支持烏克蘭群眾自衛的權利。正如同我們既往的論述所指出,由誰來控制武器,以及工人階級如何組織防禦,都是關鍵的問題。然而,在對抗比自身更強大的軍隊時,政治方面的問題將成為工人階級和被壓迫者手中的決定性武器。

    這一點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初有所體現。社交媒體上充斥著烏克蘭人與俄羅斯士兵交談的影片,問他們為什麼出現在這裡,並懇求他們返回俄羅斯。俄羅斯士兵沒有請烏克蘭人民吃子彈,反而回答表示自己並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裡,甚至不清楚為何自己會身在烏克蘭。這些影片多被西方媒體有目的性的轉載,因此我們對這種現象的真偽和具體情形尚不清楚,但這些影片可以讓我們窺見什麼能夠終結戰爭。

    1960年代和70年代的越南戰爭是美帝國主義歷史上最屈辱的失敗,即使北越當時獲得蘇聯提供武力支援的情況下,美國在軍事資源上仍擁有巨大的優勢。但這場戰爭因為被視為帝國主義為了維護其自身利益的情況下,將美國工人階級和窮人當作炮灰,很快在美國國內變得不受支持。會有這樣的轉變,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越南人民最基本的政治訴求,越南人民的動機不僅是為了保護自己,同時也是為了反對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剝削,爭取土地改革、婦女權利和社會改革的運動。聯想到自己在美國資本主義下的種族主義和剝削待遇,美軍當中有相同被剝削感的有色人種士兵對越南人的團結感增強。一場大規模的反戰運動開始在美國國內發起,異見聲音亦開始武裝部隊中蔓延開來,從而導致許多美國士兵拒絕戰鬥或拒絕服從他們的指揮官。這使美國的戰爭機器徹底癱瘓,並屈辱地結束了戰爭。

    目前烏俄戰爭已讓許多俄羅斯人感到不滿,異議和傳聞在軍隊內部也開始蔓延。倘若烏克蘭群眾是基於革命鬥爭而組織和建立獨立、民主的工人階級武裝,那麼可以向俄羅斯工人階級發出階級的呼籲:基於烏俄兩國工人的共同利益,反對戰爭、對抗普京和澤連斯基統治下所造成充滿貧困和壓迫。倘若呼籲俄羅斯工人階級作為工人與烏克蘭工人階級團結一致,拒絕參戰,我們認為將可產生不可估量的效果。

    這樣的連結,不僅能夠推動反戰運動,同時能讓俄羅斯士兵有信心拒絕服從作戰命令。結合呼籲所有國家的世界工人採取行動,拒絕運輸武器,拒絕為戰爭提供任何援助,國際工人階級運動不僅可以阻止戰爭,還可以很快激發群眾運動中的革命潛力,展示跨國界工人階級獨立的意志和權力。

    雖說如此,但這一切都必須建立在工人階級的獨立立場。西方帝國主義的介入或和西方帝國主義打交道,都只會削弱工人階級的運動,破壞其獨立性,以及彰顯資本家和帝國主義一貫的失信作風。所以,反對戰爭的革命鬥爭,首先必須是國際工人階級反對戰爭販子本身的政治鬥爭。只有在此基礎上,我們才能結束烏克蘭的戰爭、遏止未來那些尚未發生的戰爭,並終結以犧牲我們為代價的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體系。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