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9月26日
More

    中国:国企关系户炫富 揭开特权面纱

    卯生 中国劳工论坛

    江西一个叫周劼的国企员工最近很“火”。在传出的帖子里,他炫权炫富,叫嚣“我家有钱…一套五层别墅,面积500多平米,买它花了500多万,2019年听老妈说,这套别墅已经涨到1000多万了”、“都什么年代了还觉得光靠读书可以飞天…你又不是省交通厅厅长、市长的儿子”;在群情激愤之下,官方被迫进行了“调查”。“调查通报”虽然打了马虎眼,语焉不详地表示周劼有所夸大,但终归证实了他的家族坐拥大量财产、在交通系统里有着深厚关系。而他对自己坐享的权力与财富的供述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洞悉今天中国独裁资本主义制度下国企系统的绝佳视角。

    世袭是“规定”

    周劼称自己进入江西国控公司经过了相应的组织程序,调查结果显示其父的晋升符合有关规定。但是,他之所以强调自己没有行贿、没有走后门,是因为与他们一家勾肩搭背的规则制定者为他打开了入职的正门!

    周劼的父亲和三个伯伯都长期任职于交通系统,他作为“二代”依靠关系网得到的铁饭碗被组织所庇护,被“规定”所默许。如周劼自己所供述的一样,家族传承让很多国企领导干部子女的得到豪车、奢侈品、别墅的报酬。

    交通运输、邮电通信等领域的国企大量繁殖着这种蛀虫。他们自称在承担这些重要社会责任的企业中不可替代,但又根本不从事一线工作,仅有的“作为”就是合法或非法地积累了巨量钱权。中共财团专政与他们的家族同舟共济——这也是他们发自内心爱党爱国的原因。

    国企是如何为这种人提供了“舞台”呢?

    国企、官僚、资本主义几十年来,中国的公有制经济成分一退再退,那么中国残馀的公有制经济成分真的能超然于资本主义复辟的现实、化身为未来社会主义社会的重要保证吗?

    中国已经完成了由斯大林/毛泽东式的官僚计划经济向资本主义的决定性转变,公有制经济的退潮也不仅体现在国民经济的占比上。在中国和苏联的斯大林主义下,官僚并不是统治阶级而是寄生性的阶层,吸食国有计划经济的血。随着资本主义复辟,这些官僚阶层将自己转化为资产阶级。它拥有财产,而不只是窃取国家财富。它们继承了旧日的官僚主义,又融合了资本主义的特点,“公有制”、“社会主义”收缩到越来越有名无实的地步,而是变成将国家财富据为己有的渠道。国企所残留的福利制度看似优越,但实质上分化趋于严重;国企的市场化改革并没有影响关系户们的特权,还让他们更容易升职、加薪、分红、受贿了。国企承担了交通、电力、基建等关键职能,但没有群众民主控制、没有工人阶级力量的情况下,社会职能并没有赋予它们以社会主义的天性。

    从管理上来看,国企的人事工作掌握在官僚手里,连公开透明的招聘提拔制度都没有,更不必说工人民主。领导的家人即使无能,也能轻而易举获得重要岗位;而对于“外人”,获得同等工作至少要万里挑一的学历。

    国企两极分化极其严重。以周劼所述的江西国控的情况为例,2020年全公司人均工资89324.65元,而单是周劼一家三口的六套房产和两个铺面的购入总价就足足有八百多万元——这只是这个家族财富的一部分。

    冰山一角

    周劼仅仅是一个非领导岗位科级干部的儿子,他所炫耀的内容也只是官僚特权的冰山一角;比他更有钱有权、更加“低调”的干部子弟们则悄无声息地从父辈手中继承着巨量的财富和权力。

    官方做戏式的调查表演与严厉的言论审核没有平息民愤。周劼激起的是对“红色家族代代传”现象普遍存在的愤怒,这种“家族”在当代中国招摇过市,对他们的怒火不是一个通报所能平息的。只有通过社会主义革命,才能从他们的手中解放出“国有企业”,才能实行工人阶级的民主控制和管理,使其不再为身居高位的蛀虫提供营养,转而为通向社会主义的道路奠定基础。真正的社会主义政府会由工人阶级选举产生所有管理职位,而官员和经理不领取多于技术工人的薪金,定期轮替以避免长期占据职位。列宁在1917年撰写的《国家与革命》概述了这些避免特权官僚的条件,但被俄国反革命领导人斯大林所推翻。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