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9月29日
More

    中國:國企關係戶炫富 揭開特權面紗

    卯生 中國勞工論壇

    江西一個叫周劼的國企員工最近很「火」。在傳出的帖子里,他炫權炫富,叫囂「我家有錢…一套五層別墅,面積500多平米,買它花了500多萬,2019年聽老媽說,這套別墅已經漲到1000多萬了」、「都什麼年代了還覺得光靠讀書可以飛天…你又不是省交通廳廳長、市長的兒子」;在群情激憤之下,官方被迫進行了「調查」。「調查通報」雖然打了馬虎眼,語焉不詳地表示周劼有所誇大,但終歸證實了他的家族坐擁大量財產、在交通系統里有著深厚關係。而他對自己坐享的權力與財富的供述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洞悉今天中國獨裁資本主義制度下國企系統的絕佳視角。

    世襲是「規定」

    周劼稱自己進入江西國控公司經過了相應的組織程序,調查結果顯示其父的晉升符合有關規定。但是,他之所以強調自己沒有行賄、沒有走後門,是因為與他們一家勾肩搭背的規則制定者為他打開了入職的正門!

    周劼的父親和三個伯伯都長期任職於交通系統,他作為「二代」依靠關係網得到的鐵飯碗被組織所庇護,被「規定」所默許。如周劼自己所供述的一樣,家族傳承讓很多國企領導幹部子女的得到豪車、奢侈品、別墅的報酬。

    交通運輸、郵電通信等領域的國企大量繁殖著這種蛀蟲。他們自稱在承擔這些重要社會責任的企業中不可替代,但又根本不從事一線工作,僅有的「作為」就是合法或非法地積累了巨量錢權。中共財團專政與他們的家族同舟共濟——這也是他們發自內心愛黨愛國的原因。

    國企是如何為這種人提供了「舞台」呢?

    國企、官僚、資本主義幾十年來,中國的公有制經濟成分一退再退,那麼中國殘餘的公有制經濟成分真的能超然於資本主義復辟的現實、化身為未來社會主義社會的重要保證嗎?

    中國已經完成了由史太林/毛澤東式的官僚計劃經濟向資本主義的決定性轉變,公有制經濟的退潮也不僅體現在國民經濟的佔比上。在中國和蘇聯的史太林主義下,官僚並不是統治階級而是寄生性的階層,吸食國有計劃經濟的血。隨著資本主義復辟,這些官僚階層將自己轉化為資產階級。它擁有財產,而不只是竊取國家財富。它們繼承了舊日的官僚主義,又融合了資本主義的特點,「公有制」、「社會主義」收縮到越來越有名無實的地步,而是變成將國家財富據為己有的渠道。國企所殘留的福利制度看似優越,但實質上分化趨於嚴重;國企的市場化改革並沒有影響關係戶們的特權,還讓他們更容易升職、加薪、分紅、受賄了。國企承擔了交通、電力、基建等關鍵職能,但沒有群眾民主控制、沒有工人階級力量的情況下,社會職能並沒有賦予它們以社會主義的天性。

    從管理上來看,國企的人事工作掌握在官僚手裡,連公開透明的招聘提拔制度都沒有,更不必說工人民主。領導的家人即使無能,也能輕而易舉獲得重要崗位;而對於「外人」,獲得同等工作至少要萬里挑一的學歷。

    國企兩極分化極其嚴重。以周劼所述的江西國控的情況為例,2020年全公司人均工資89324.65元,而單是周劼一家三口的六套房產和兩個鋪面的購入總價就足足有八百多萬元——這只是這個家族財富的一部分。

    冰山一角

    周劼僅僅是一個非領導崗位科級幹部的兒子,他所炫耀的內容也只是官僚特權的冰山一角;比他更有錢有權、更加「低調」的幹部子弟們則悄無聲息地從父輩手中繼承著巨量的財富和權力。

    官方做戲式的調查表演與嚴厲的言論審核沒有平息民憤。周劼激起的是對「紅色家族代代傳」現象普遍存在的憤怒,這種「家族」在當代中國招搖過市,對他們的怒火不是一個通報所能平息的。只有通過社會主義革命,才能從他們的手中解放出「國有企業」,才能實行工人階級的民主控制和管理,使其不再為身居高位的蛀蟲提供營養,轉而為通向社會主義的道路奠定基礎。真正的社會主義政府會由工人階級選舉產生所有管理職位,而官員和經理不領取多於技術工人的薪金,定期輪替以避免長期佔據職位。列寧在1917年撰寫的《國家與革命》概述了這些避免特權官僚的條件,但被俄國反革命領導人史太林所推翻。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