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29日
More

    伊朗:为吉娜(玛莎)·阿米尼伸张正义!打倒伊斯兰神权政权!

    建立国际社会主义女权主义行动,团结声援反抗性别歧视和国家暴力的运动!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ROSA国际社会主义女权主义者

    (本文首先发表于2022年9月20日)

    库尔德族青年女性吉娜(玛莎)·阿米尼[Zhina (Mahsa) Amini]遭伊朗“道德警察”杀害的事件,引爆了一场自下而上,前所未有的社会运动,挑战着穆拉(Mullah,受过伊斯兰神学与伊斯兰教法教育的人 ,包括地区的伊斯兰教士与清真寺领导者 )政权的统治,然而总统莱希(Raisi)却依然在纽约联合国大会上受到热烈欢迎!我们坚定地与所有勇敢的妇女、工人和青年站在一起,他们冒着生命危险走上街头,高呼“独裁者去死”、“压迫人民的沙阿(波斯君主)和宗教领袖去死”和“为了女性、生命,和自由!”。语言不足以描述我们心中的悲愤,我们必须将其转化为有协调的行动,声援我们在伊朗、库尔德斯坦和整个地区的兄弟姐妹。在向吉娜的家人、亲戚和朋友表示最深切慰问的同时,我们国际社会主义道路ISA和国际社会主义女权主义组织ROSA将帮助组织并扩大国际抗议和行动。

    吉娜被残暴的政权人员殴打至昏迷,三天后死亡。在伊朗,女性每天都会因为她们的穿着而被逮捕和殴打。这是一个国家暴力与根深蒂固的厌女症和仇杀女性相互联系的例证。所以很多人本能地会想,死的人可能会是我自己、我的女儿、我的姐妹,或我的朋友。不论在公共还是私人领域,女性都会有在街上因身为女性而被宗教人士、“道德警察”或其他人骚扰或侵犯的经历。一旦被逮捕,你永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这不是第一次有妇女在拘留期间或在酷刑下被杀害。历史上,这个凶残的政权拼命地将这些谋杀案掩盖为心脏病发作、自杀等。然而,这一次,它导致了各种形式的广泛抗议——从静坐到罢工行动,从大学的示威到警察办公室前的行动。

    杀害吉娜不是一个意外,也不是个别警察的不良行径造成的,这起谋杀案是伊斯兰政权上台后采取的系统性厌女和镇压政策的延续。四十多年来,妇女和库尔德人等被压迫群体为捍卫自己最基本的人权,付出了沉重的身体和生命代价。一些人经常冒着生命危险反抗强制佩戴头巾,以捍卫身体自主权。当局现在正试图破坏这一运动和罢工行动。例如,在库尔德地区,他们采取了大规模的镇压,甚至在示威活动中杀人。但是,广泛的民愤无法被压制。吉娜的死背后是政权处于多重危机——通货膨胀、贫困加剧、物价飞涨,对妇女的影响更严重。穆拉深陷合法性危机,他们的统治如履薄冰,我们在疫情期间已经看到,从教师到石油工人,从护士到公交司机,抗议浪潮和罢工行动越来越多。人民已经受够了——而且这次依然是女性、尤其库尔德妇女和青年站在斗争的最前沿,以结束这些伊斯兰主义杀手的统治。始终是她们,在首当其冲争取自己的权利以及工人阶级的解放,领导着40多年前被背叛和窃取的革命运动。

    当政者意识到了这股力量,在最近几周和几个月里试图更加残酷地压制妇女、LGBTQI+和青年,判处LGBTQI+权利运动人士西迪基(Zahre Sedighi)和沙巴德尔(Elham Choobdar)死刑。但是,这场运动现在有可能在全国和整个地区蔓延开来;我们可以看到,黎巴嫩和伊拉克的女性在近期起义中都扮演关键角色。女性纷纷摘掉头巾的行动,不仅发生在吉娜的家乡,而且也蔓延至德黑兰和伊斯法罕以及伊拉克。安全部队曾强迫吉娜的家人在晚上埋葬他们的女儿,但他们拒绝,葬礼变成了一场抗议,掀起一股浪潮。在吉娜的墓碑上,用库尔德语写着“吉娜,你没有死,你的名字成了一个代号”。

    反对强制性头巾和伊斯兰服饰规范的斗争,与国际上反对伊朗的政权和资本主义制度斗争有着深刻的联系。我们在全球都可以看到,在危机时期,统治者更需要控制妇女的身体和生活。伊朗政权需要通过宗教法律和暴力对妇女进行残酷的压迫,以维持性别角色和家庭中对妇女的大规模剥削。虽然西方政客、美帝国主义等正试图利用吉娜的死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但很明显,这些势力是不可信的。我们的生活和身体正被着装规范和堕胎限制控制,被疯涨的性别暴力和仇杀女性控制,被贫困和饥饿控制。帝国主义势力使整个地区陷入战争和破坏,威胁着妇女的生命,因为他们促成了右翼伊斯兰主义势力的崛起,比如在阿富汗、伊拉克或叙利亚,他们还对伊朗实施制裁,影响的不是超级富豪的穆拉,而是工人阶级和穷人,特别是女性。他们也都在向极端保守的沙特政权统治者献媚,而沙特对女性同样恶毒——他们因为女性活动家在社交媒体上的言论,判处她们几十年的监禁。这些大国对大众的真正自由和解放不感兴趣。这就是为什么只有通过妇女、工人、伊朗所有被压迫者和穷人的力量以及他们的独立行动和组织,才能推翻这个政权。

    为了要求杀害吉娜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我们必须承担起反对整个政权的斗争,要求结束强制性佩戴头巾,争取女性穿衣自由,废除所有厌女以及压迫群体和少数民族的歧视性法律。我们需要为抗议和组织的权利而斗争,为释放所有政治犯而斗争。为了女性独立生活的各个层面奋斗,争取体面的生活、安全感、工作和薪水保障。这些要求与当前政权的关注焦点和合法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们深信,这些要求将在以妇女和被压迫者为首的工人阶级的统一、团结和独立斗争中得以实现。

    这些困境激起反对根深蒂固的性别主义、暴力和歧视的斗争。该政权一直利用对库尔德人以及其他少数民族的野蛮歧视来分裂和统治。因此,库尔德工人运动和激进的妇女运动及其战斗性对他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实际的威胁。这就是为什么来自库尔德工人组织的罢工呼吁需要被整个伊朗工人阶级运动所接受。它需要扩大影响力,在所有学校、大学、工作场所和社区建立行动委员会,要表明伊朗工人运动不能与所有被压迫者的斗争分开——它是针对同一敌人的同一斗争。这种团结对于克服国家和民族分裂以及基于性别的歧视和暴力是必要的。国际上的工人运动也是如此,他们迫切需要建立国际底层工人的团结,以替代西方帝国主义和他们的自由主义女权主义的虚伪。最近在伊朗一些城市和地区的罢工显示了强大的、民主组织和协调的多民族和多性别的工人阶级运动的潜力,它有能力结束穆拉的统治,打倒莱希-哈梅内伊和整个政权,把整个制度和经济掌握在自己手中,并争取建立一个民主的社会主义制度,保证自由、平等和身体的自主性。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