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28日
More

    伊朗:為吉娜(瑪莎)·阿米尼伸張正義!打倒伊斯蘭神權政權!

    建立國際社會主義女權主義行動,團結聲援反抗性別歧視和國家暴力的運動!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ROSA國際社會主義女權主義者

    (本文首先發表於2022年9月20日)

    庫爾德族青年女性吉娜(瑪莎)·阿米尼[Zhina (Mahsa) Amini]遭伊朗「道德警察」殺害的事件,引爆了一場自下而上,前所未有的社會運動,挑戰著穆拉(Mullah,受過伊斯蘭神學與伊斯蘭教法教育的人 ,包括地區的伊斯蘭教士與清真寺領導者 )政權的統治,然而總統萊希(Raisi)卻依然在紐約聯合國大會上受到熱烈歡迎!我們堅定地與所有勇敢的婦女、工人和青年站在一起,他們冒著生命危險走上街頭,高呼「獨裁者去死」、「壓迫人民的沙阿(波斯君主)和宗教領袖去死」和「為了女性、生命,和自由!」。語言不足以描述我們心中的悲憤,我們必須將其轉化為有協調的行動,聲援我們在伊朗、庫爾德斯坦和整個地區的兄弟姐妹。在向吉娜的家人、親戚和朋友表示最深切慰問的同時,我們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和國際社會主義女權主義組織ROSA將幫助組織並擴大國際抗議和行動。

    吉娜被殘暴的政權人員毆打至昏迷,三天後死亡。在伊朗,女性每天都會因為她們的穿著而被逮捕和毆打。這是一個國家暴力與根深蒂固的厭女症和仇殺女性相互聯繫的例證。所以很多人本能地會想,死的人可能會是我自己、我的女兒、我的姐妹,或我的朋友。不論在公共還是私人領域,女性都會有在街上因身為女性而被宗教人士、「道德警察」或其他人騷擾或侵犯的經歷。一旦被逮捕,你永遠不知道會發生什麽。這不是第一次有婦女在拘留期間或在酷刑下被殺害。歷史上,這個兇殘的政權拼命地將這些謀殺案掩蓋為心臟病發作、自殺等。然而,這一次,它導致了各種形式的廣泛抗議——從靜坐到罷工行動,從大學的示威到警察辦公室前的行動。

    殺害吉娜不是一個意外,也不是個別警察的不良行徑造成的,這起謀殺案是伊斯蘭政權上台後採取的系統性厭女和鎮壓政策的延續。四十多年來,婦女和庫爾德人等被壓迫群體為捍衛自己最基本的人權,付出了沈重的身體和生命代價。一些人經常冒著生命危險反抗強製佩戴頭巾,以捍衛身體自主權。當局現在正試圖破壞這一運動和罷工行動。例如,在庫爾德地區,他們採取了大規模的鎮壓,甚至在示威活動中殺人。但是,廣泛的民憤無法被壓制。吉娜的死背後是政權處於多重危機——通貨膨脹、貧困加劇、物價飛漲,對婦女的影響更嚴重。穆拉深陷合法性危機,他們的統治如履薄冰,我們在疫情期間已經看到,從教師到石油工人,從護士到巴士司機,抗議浪潮和罷工行動越來越多。人民已經受夠了——而且這次依然是女性、尤其庫爾德婦女和青年站在鬥爭的最前沿,以結束這些伊斯蘭主義殺手的統治。始終是她們,在首當其衝爭取自己的權利以及工人階級的解放,領導著40多年前被背叛和竊取的革命運動。

    當政者意識到了這股力量,在最近幾週和幾個月裡試圖更加殘酷地壓製婦女、LGBTQI+和青年,判處LGBTQI+權利運動人士西迪基(Zahre Sedighi)和沙巴德爾(Elham Choobdar)死刑。但是,這場運動現在有可能在全國和整個地區蔓延開來;我們可以看到,黎巴嫩和伊拉克的女性在近期起義中都扮演關鍵角色。女性紛紛摘掉頭巾的行動,不僅發生在吉娜的家鄉,而且也蔓延至德黑蘭和伊斯法罕以及伊拉克。安全部隊曾強迫吉娜的家人在晚上埋葬他們的女兒,但他們拒絕,葬禮變成了一場抗議,掀起一股浪潮。在吉娜的墓碑上,用庫爾德語寫著「吉娜,你沒有死,你的名字成了一個代號」。

    反對強制性頭巾和伊斯蘭服飾規範的鬥爭,與國際上反對伊朗的政權和資本主義制度鬥爭有著深刻的聯繫。我們在全球都可以看到,在危機時期,統治者更需要控製婦女的身體和生活。伊朗政權需要通過宗教法律和暴力對婦女進行殘酷的壓迫,以維持性別角色和家庭中對婦女的大規模剝削。雖然西方政客、美帝國主義等正試圖利用吉娜的死來達到自己的目的,但很明顯,這些勢力是不可信的。我們的生活和身體正被著裝規範和墮胎限制控制,被瘋漲的性別暴力和仇殺女性控制,被貧困和饑餓控制。帝國主義勢力使整個地區陷入戰爭和破壞,威脅著婦女的生命,因為他們促成了右翼伊斯蘭主義勢力的崛起,比如在阿富汗、伊拉克或敘利亞,他們還對伊朗實施制裁,影響的不是超級富豪的穆拉,而是工人階級和窮人,特別是女性。他們也都在向極端保守的沙地政權統治者獻媚,而沙地對女性同樣惡毒——他們因為女性活動家在社交媒體上的言論,判處她們幾十年的監禁。這些大國對大眾的真正自由和解放不感興趣。這就是為什麽只有通過婦女、工人、伊朗所有被壓迫者和窮人的力量以及他們的獨立行動和組織,才能推翻這個政權。

    為了要求殺害吉娜的人得到應有的懲罰,我們必須承擔起反對整個政權的鬥爭,要求結束強制性佩戴頭巾,爭取女性穿衣自由,廢除所有厭女以及壓迫群體和少數民族的歧視性法律。我們需要為抗議和組織的權利而鬥爭,為釋放所有政治犯而鬥爭。為了女性獨立生活的各個層面奮鬥,爭取體面的生活、安全感、工作和薪水保障。這些要求與當前政權的關註焦點和合法性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我們深信,這些要求將在以婦女和被壓迫者為首的工人階級的統一、團結和獨立鬥爭中得以實現。

    這些困境激起反對根深蒂固的性別主義、暴力和歧視的鬥爭。該政權一直利用對庫爾德人以及其他少數民族的野蠻歧視來分裂和統治。因此,庫爾德工人運動和激進的婦女運動及其戰鬥性對他們來說是一個非常實際的威脅。這就是為什麽來自庫爾德工人組織的罷工呼籲需要被整個伊朗工人階級運動所接受。它需要擴大影響力,在所有學校、大學、工作場所和社區建立行動委員會,要表明伊朗工人運動不能與所有被壓迫者的鬥爭分開——它是針對同一敵人的同一鬥爭。這種團結對於克服國家和民族分裂以及基於性別的歧視和暴力是必要的。國際上的工人運動也是如此,他們迫切需要建立國際底層工人的團結,以替代西方帝國主義和他們的自由主義女權主義的虛偽。最近在伊朗一些城市和地區的罷工顯示了強大的、民主組織和協調的多民族和多性別的工人階級運動的潛力,它有能力結束穆拉的統治,打倒萊希-哈梅內伊和整個政權,把整個制度和經濟掌握在自己手中,並爭取建立一個民主的社會主義制度,保證自由、平等和身體的自主性。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