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29日
More

    高彦之死,看到中国学生面对的现状

    火星 中国劳工论坛

    19 岁的高彦在他位于北部省份河北省的父母家中自杀身亡,他当时在家本是过中秋节。

    高某在全省舞蹈考试中名列前茅,曾多次参加2月份央视春晚演出,已经获得了著名的舞蹈奖项,即将开始大三的舞蹈专业在山东艺术学院。

    多家媒体报道称,高彦自杀前因为性取向他在被山东艺术学院的班主任欺负和压制了一段时间。校方拒绝承认责任。该校的戏剧影视学院副院长李军更在微博发文更指“这一切的起因只是为了死者家属们要有要挟学校的筹码!”。

    受到双重压迫的LGBT

    高彦之死凸显中国LGBT+群体面临的可怕的社会压力。近年来,随着习近平政权严厉打压LGBT+网上平台和流行文化中的LGBT主题,这些社会压力更为加剧——这正是当局推动保守性别角色和“家庭观”其中一个体现。

    近年这类自杀个案越来越多。今年1月,河北邢台17岁(一说15岁)寻亲男子刘学州年初自杀,他在遗书中也写到自己被攻击“娘炮”。去年11月,26岁的内地网红摄影师鹿道森在生日当天选择轻生,他遗书写道自己曾因“看起来像女生”遭遇校园霸凌等。

    在去年,中国十余个高校的LGBT社团的微信公众号遭到集体封杀,名字都显示成了“未命名公众号”;在中国,任何LGBT人士即使只是想要正常地生活,都会受到过度的镇压——比如不少公立医院和私人诊所提供所谓“同性恋转化治疗”,无数的同性恋被他/她们的家人或配偶强制送去“矫正”,这甚至形成了一条灰色产业链。种种行为向我们展示了中共政权对LGBT群体权利的日益打压已经到了令人窒息的地步。

    中共统治下的社会为了提高出生率,维护超额剥削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宣扬“一男一女”的理想家庭和三胎政策,巩固以异性恋为唯一准则的社会秩序,煽动着父权制社会中根深蒂固的“恐同”偏见。对于LGBT青少年的歧视与霸凌与愈发威权的校园氛围息息相关。

    中国学生在校园受到的压迫

    诚然,学校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国家机器”,中国学生受到的压迫也是非常深的。

    89之后,学生成为政府镇压的对象。在2018年佳士运动后,大量的学生社团被强制取消(不单单是马克思主义社团)。特别是在疫情发生后,各个学校政策更加残暴。学生个人的权利被挤压的情况非常严重,个人即使是在放假回家也要经过层层审批,向官僚报告自己何时离校,返校,家庭详细住址,往返交通工具,甚至是联系人和本人电话号码!可见在校学生的个人权利被严重的挤压。

    学校内的“内卷”,学生之间的高强度竞争,也在摧残着青少年的身心健康。《2022年中国青少年自杀报告》表明中国青少年自杀率居全球第一。数据显示:青少年自杀案件,82%与学习压力大有关。在2020年 12 月,四川泸州一名小学生从小区16楼跳下,当场身亡。家长在整理遗物时发现,小孩在跳楼前写下的遗书,他的字体虽然稚嫩,但语气却十分老成:“我活得太累了,我只希望能多睡一会儿,再见了,妈妈”;2022年7月26日,四川仪陇县的小宇从22楼跳下,事发地是他上课的补习班。后来警察找到孩子的绝笔信,上面冰冷地写道:“妈妈,我死了是不是你就不逼我补课了”;据报道,小宇生前只要考试成绩稍微差一点,就会被他的妈妈打骂,暑假期间也被迫长时间在外补习,因此精神压力过大造成憾事。

    类似的事件数不胜数,无一不在向我们展示现在中国青少年的处境,被国家以及家庭联合起来“驯化”,意在培养一台资本主义的印钱机器,扼杀自由思想。

    团结起来,学生和工人

    中共政权对LGBT团体和对学生权利的打压,根本是为了维持基于资本主义的威权制度。我们社会主义者强烈反对国家机器对工人学生以及性少数群体的镇压。联合广大受压迫的学生工人以及其他受压迫者,进行民主斗争,推翻不平等、性别压迫和威权资本主义,是唯一的解方。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