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28日
More

    高彥之死,看到中國學生面對的現狀

    火星 中國勞工論壇

    19 歲的高彥在他位於北部省份河北省的父母家中自殺身亡,他當時在家本是過中秋節。

    高某在全省舞蹈考試中名列前茅,曾多次參加2月份央視春晚演出,已經獲得了著名的舞蹈獎項,即將開始大三的舞蹈專業在山東藝術學院。

    多家媒體報道稱,高彥自殺前因為性取向他在被山東藝術學院的班主任欺負和壓制了一段時間。校方拒絕承認責任。該校的戲劇影視學院副院長李軍更在微博發文更指「這一切的起因只是為了死者家屬們要有要挾學校的籌碼!」。

    受到雙重壓迫的LGBT

    高彥之死凸顯中國LGBT+群體面臨的可怕的社會壓力。近年來,隨著習近平政權嚴厲打壓LGBT+網上平台和流行文化中的LGBT主題,這些社會壓力更為加劇——這正是當局推動保守性別角色和「家庭觀」其中一個體現。

    近年這類自殺個案越來越多。今年1月,河北邢台17歲(一說15歲)尋親男子劉學州年初自殺,他在遺書中也寫到自己被攻擊「娘炮」。去年11月,26歲的內地網紅攝影師鹿道森在生日當天選擇輕生,他遺書寫道自己曾因「看起來像女生」遭遇校園霸凌等。

    在去年,中國十餘個高校的LGBT社團的微信公眾號遭到集體封殺,名字都顯示成了「未命名公眾號」;在中國,任何LGBT人士即使只是想要正常地生活,都會受到過度的鎮壓——比如不少公立醫院和私人診所提供所謂「同性戀轉化治療」,無數的同性戀被他/她們的家人或配偶強制送去「矯正」,這甚至形成了一條灰色產業鏈。種種行為向我們展示了中共政權對LGBT群體權利的日益打壓已經到了令人窒息的地步。

    中共統治下的社會為了提高出生率,維護超額剝削的資本主義經濟制度,宣揚「一男一女」的理想家庭和三胎政策,鞏固以異性戀為唯一准則的社會秩序,煽動著父權制社會中根深蒂固的「恐同」偏見。對於LGBT青少年的歧視與霸凌與愈發威權的校園氛圍息息相關。

    中國學生在校園受到的壓迫

    誠然,學校作為一種「意識形態國家機器」,中國學生受到的壓迫也是非常深的。

    89之後,學生成為政府鎮壓的對象。在2018年佳士運動後,大量的學生社團被強制取消(不單單是馬克思主義社團)。特別是在疫情發生後,各個學校政策更加殘暴。學生個人的權利被擠壓的情況非常嚴重,個人即使是在放假回家也要經過層層審批,向官僚報告自己何時離校,返校,家庭詳細住址,往返交通工具,甚至是聯繫人和本人電話號碼!可見在校學生的個人權利被嚴重的擠壓。

    學校內的「內卷」,學生之間的高強度競爭,也在摧殘著青少年的身心健康。《2022年中國青少年自殺報告》表明中國青少年自殺率居全球第一。數據顯示:青少年自殺案件,82%與學習壓力大有關。在2020年 12 月,四川瀘州一名小學生從小區16樓跳下,當場身亡。家長在整理遺物時發現,小孩在跳樓前寫下的遺書,他的字體雖然稚嫩,但語氣卻十分老成:「我活得太累了,我只希望能多睡一會兒,再見了,媽媽」;2022年7月26日,四川儀隴縣的小宇從22樓跳下,事發地是他上課的補習班。後來警察找到孩子的絕筆信,上面冰冷地寫道:「媽媽,我死了是不是你就不逼我補課了」;據報道,小宇生前只要考試成績稍微差一點,就會被他的媽媽打罵,暑假期間也被迫長時間在外補習,因此精神壓力過大造成憾事。

    類似的事件數不勝數,無一不在向我們展示現在中國青少年的處境,被國家以及家庭聯合起來「馴化」,意在培養一台資本主義的印錢機器,扼殺自由思想。

    團結起來,學生和工人

    中共政權對LGBT團體和對學生權利的打壓,根本是為了維持基於資本主義的威權制度。我們社會主義者強烈反對國家機器對工人學生以及性少數群體的鎮壓。聯合廣大受壓迫的學生工人以及其他受壓迫者,進行民主鬥爭,推翻不平等、性別壓迫和威權資本主義,是唯一的解方。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