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月31日
More

    致坎农

    (1940年1月16日)

    亲爱的朋友:

    沙赫特曼的公开信是何等的拙劣啊!它唯一的好处就是迫使我去把他的政策全部真相告诉他。我的回答[1]已口述完毕,只要润饰一下文字即可。很不幸,它不会比我给伯纳姆的信短。

    列·托


    注释

    [1] 托洛茨基的回答即他写的《小创不治将成坏疽》(From a Scratch –To the Danger of Gangrene)。——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