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月30日
More

    致约瑟夫·汉森

    (1940年1月18日)

      亲爱的乔:

    我已写好了反对沙赫特曼的文章。我要用一两天来润色,我会试着引用你的一些引证。这里我想谈另外一些更重要的问题。反对派的一些领导正准备分裂;他们借此在未来将反对派描绘成受迫害的少数。这正是他们的思想状态的特征。我认为我们必须以大致如下几点来回应他们:

    “你们害怕我们以后要秋后算账吗?我们向你们建议设立对未来的少数派的共同保证,无论你我最后谁是少数派。这保证应由以下四点构成:(1)不禁止成立派别组织;(2)除了出于共同行动的的必要而规定的限制之外,派别活动不受其他限制;(3)正式出版物理应必须代表新一届大会确立的路线;(4)如果他们希望的话,未来的少数派可以有一份专供党员阅览的内部公报,或可以与多数派共用一份讨论公报。”

    经过漫长的讨论、召开代表大会之后,继续出版讨论公报当然是不符合规定的,这是一个例外,相当糟糕的例外。但我们根本不是官僚。我们没有一成不变的规定。在组织领域内我们也是辨证论者。如果党内有一个重要的、对大会决定感到不满的少数派,那在召开代表大会之后,把讨论合法化要比分裂党更加可取。

    有必要的话,我们还可以更进一步,向他们建议:在新的全国委员会的监督下,出版特别讨论专刊,这份专刊不仅向党员公开,还要向大众公开。在这方面我们可以走得尽可能远,以便至少平息他们的不成熟的抱怨,阻止他们挑起分裂。

    我个人认为,如果双方能出于善意进行引导,在目前条件下延长讨论能起到教育党的作用。我认为多数派应该在全国委员会上以书面的形式正式提出这些建议。无论他们的答复如何,党终究会取胜的。

    致以最诚挚的问候。

    CORNELL[列昂·托洛茨基]
    科约阿坎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