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12日
More

    2020年泰國群眾民主鬥爭的重要教訓

    這場運動需要有組織、有民主架構、連結勞動群眾,建設新的戰鬥性左翼政黨來改變社會。

    裘青  社會主義行動

    不論後續發展如何,泰國的群眾示威已永遠地改變了該國的政治面貌。正當本文撰稿之時,泰國經過了連月波瀾壯闊的抗爭,政府實施廣泛的鎮壓和言論審查,不僅批評政府的異議聲音被禁,連在網絡上直播示威或張貼示威照片亦被宣告違法。政權甚至切斷了部分國際衛星新聞媒體,以進行消息封鎖。並同時授予鎮壓軍警高度權力,允許其不經起訴逮捕直接拘押被捕者,且不保障被捕者聯繫律師或會見家屬的權利,並免除執行鎮壓官員的法律責任。直至十一月,群眾依然在街頭與軍警周旋,仿如2019年香港反威權運動那樣持續一段長時期。同樣地,泰國群眾亦像香港運動提出了自己的三大訴求,包括:解散國會、停止壓迫人民、制定新憲法。據八月的一個民調顯示,三大訴求分別有54%59%63%人的支持。

    直至現時,泰國的抗爭運動仍在持續。政府一度提高了武力鎮壓的級數,嘗試通過暴力和禁令打散群眾,同時企圖用假讓步來分化和緩和民憤。與此同時,十一月十八日,泰國國會否決全體修憲委員會提交的修憲草案,該修憲草案本身只提出對泰王的權力作出小部分甚至象徵性的限制。這意味著泰國軍人背景的現政府和泰王決心對抗爭者的訴求寸步不讓。同時建制一方亦開始動員保王派上街示威,當然人數和聲勢與反對陣營一方相比簡直小巫見大巫。

    自二月起,泰國學生開始在校內舉行示威活動。隨後七月,因民眾在抗議泰國政府處理疫情不力而被警察暴力鎮壓後,全面引爆了示威抗爭。泰國政府三番四次發出禁令並嘗試武力鎮壓,但群眾依然無視禁令和鎮壓上街。在八月,在曼谷示威集會的人數超過十萬人。而在泰國全國自南到北各地20多個府,包括清邁、烏汶、春武里、呵叻等都爆發了示威。919日,是2006年軍事政變推翻政府的週年紀念日,10萬人湧上曼谷街頭。1014日,是1970年代群眾起義對抗軍事獨裁政權的74週年,相若人數的群眾再次聚集。示威者更一度圍堵了王家車隊,高呼「還我稅款!」並向車隊內的皇室成員舉起表示三大訴求的三指手勢。

    中學生也是運動的中堅分子,其中年輕女性在運動中發揮重要作用。學生在開學禮上舉起三隻手指抗議。中學生更發起過到教育部抗議,當教育部部長試圖安撫學生時,被斥罵為「獨裁者走狗」。與經歷過殘酷鎮壓的上一代不同,新世代並不感受到這種恐懼,就像近來激進化的中國左翼青年也對八九六四的鎮壓少了一份恐懼。而LGBT平權及墮胎權的社運分子也加入其中,也有團體爭取穆斯林馬來地區的南部三府(Pantani)的自決權。

     三大訴求都直接地挑戰了皇室的權威,這是數十年以來群眾運動首次有信心公開批評皇室。但同時卻仍未完全跳出君主制和現時不民主的軍政府專制的資本主義權力結構局限性,部分示威者依然表示假如政府和皇室願意讓步,他們依然願意「擁護」泰國皇室存在。部分更進步的青年主張一個共和國的泰國。

    而泰國的工人階級也沒有以自己獨立的面目和綱領參與到這場運動之中,僅僅是作為學生團體的支持者和街頭示威者的一部分。由於工運在歷史上受到挫敗,使局勢變得複雜,意味著鬥爭運動沒有利用最有力對抗政權的武器——罷工,以及以工人階級作為新社會的組織核心。由於運動至今沒有升級至更高水平的鬥爭,加上當局寸步不讓的強硬立場,以及在軍警的武力鎮壓下,進入十二月抗爭進入僵持狀態。在運動掀起最高峰之前,目前形勢還要持續多久,尚是未知之數。

    鬥爭起因是自難2014起,泰國進入了軍政府專制時期,停止了所有的民主選舉。在去年泰國實施了五年軍政府專制統治後再次開啟的國會選舉,但隨後就選舉結果引發了激烈爭議。因為選舉舞弊而讓前政變領袖巴育掌權。僅成立一年多,首次參與大選的新興政黨「未來前進黨」就獲得了627萬票,得票率18%,並取得國會500席中的81席,一舉成為第三大黨。

    一如近年在各國冒起的新政黨,未來前進黨以反建制和年輕的面貌迅速吸引了大批支持。有別於他信集團「為泰黨」和「泰愛泰黨」涇渭分明的城鄉支持度差異,未來前進黨成功地攻破多個過去城市區域中保守派的票倉。特別是過去立場保皇的小資產者個體經營者,由於泰國近年的經濟不景,今年更受疫情打擊的情況下對皇室徹底失望,大批轉投支持未來前進黨。當政府禁制未來前進黨時,成為了青年示威的導火線。

    對統治階級而言,最根本性的威脅並不在於選舉的成果,更重要的是城市的學生、青年工人階級和小資產階級與農村的貧農聯合起來共同鬥爭,有別於過去城鄉分化的局面。在2014年政變時,「紅衫軍」與「黃衫軍」發生衝突,這種分化局面當時達到爆炸性的水平。未來前進黨的出現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打破了過往城鄉政治力量對立的局面,但同時它並不是一個戰鬥性的左翼政黨,也沒有工人階級的群眾基礎。 

    自運動爆發以來,示威青年強調運動去中心化,沒有任何政黨領導,主要因為過往運動經常被資產階級政黨操弄而出賣。這種抗拒政黨情緒在運動初期發揮了進步作用。

    但同樣的,由於泰國運動亦推崇所謂「無大台」「無組織」路線,使得群眾雖然群情激奮,英勇卓絕地抵抗軍警暴力鎮壓,但運動亦如香港去年般除了街頭對抗似乎別無他法。社會主義行動多番指出,對抗專制政權有組織的軍警鎮壓,必須通過群眾民主地組織起自身的行動委員會,制訂有效的綱領和鬥爭策略。以及通過在職場嚴謹地組織起工人階級,發動真正的全面總罷工,癱瘓社會運作,方為最有效的武器。

    與香港最明顯不同的地方在於,泰國的抗爭運動並沒有單獨停留在曼谷一地,而是在爆發之初就迅速蔓延到全國超過20多個府,在全國層面「遍地開花」。香港運動卻截然不同,很少人對將運動傳播到中國感到有需要和迫切性,使運動陷入孤立,而這也同時亦證明了所謂「一國兩制」更多地一堵保護中共政權的防火牆。

    泰國政局予人印象往往是瀕繁的軍事政變,事實上,泰國自1947年至2014年間已發生過17次軍事政變。而歷次政變都由泰國皇室在背後直接或間接參與其中,大多為了推翻威脅皇室或軍方利益的文官政府,近年最為人所熟知的自然是2006年與2014年兩次針對他信家族和政治集團的政變。顯然泰軍與皇室之間有著相當維固的共同利益紐帶,但真正的權力關係在於軍方與其龐大的資本連結。

    泰國皇室本身過著極其奢糜腐朽的生活,聚斂財富高達430億美元,是全球最富有的皇室,相比之下,英皇室財產只有5.2億美元,一般人印象中高調且謊唐地炫富的沙特皇室也僅為180億,尚不及泰皇室一半。同時,泰軍的腐敗亦同樣駭人聽聞。泰軍是世界上最大的人口販賣集團和性服務經營集團之一,根據美國國務院2014年發表的《販賣人口報告》指出,泰國是全球人口販賣最猖獗的國家,報告顯示,一個成年人在泰國可被販賣約2000美元,人販從中賺取320美元,其餘部分全歸泰國皇家海軍、海警所抽走。

    自現泰王哇集拉隆功繼位後,其荒唐的私生活行徑和政治上的無能使皇室權威一落千丈。尤其是在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後,哇集拉隆功避之不及,撇下全國事務帶著二十妃妾逃往德國慕尼黑。這些消息徹底地動搖了皇室的地位,並進一步激起泰國民眾的狂怒。

    群眾意識已產生了巨大的改變,現在需要亦應進一步提出清淅的階級綱領。特別是泰國主要城市在疫情衝擊下市面蕭條,大批國內中小企業破產,群眾失業。即使是國內工業的產業工人亦面對待遇與生活條件下降和大規模裁員的危機,而這些問題都不可能指望作為電訊大亨出身的他信集團與富二代的塔納通,或者任何一派的資本精英來解決。

    泰國的左翼力量曾經在上世紀五十至七十年代有著相當強大的影響力,隨後被泰皇室和軍隊在美帝國主義的積極支持下血腥鎮壓,泰國的勞動群眾現時應把握這一機會,重建左翼工會和工人階級的政治力量,在推動爭取民主權利同時提出工人階級的經濟訴求,才能取得對抗專制運動的勝利以及保障勝利成果不會被國內財團與大資本所篡取。

    實際上在1932年革命推翻泰國的絕對君主制以來,皇室成為了服務軍方和資本家意志的工具,其自身的獨立權力是很薄弱的。當然批評皇室的特權是公正合理的,但群眾要真正挑戰的是由軍方、財團和皇室背後的資本主義體制。這場青年起義需要有組織的民主架構,以及建立與勞動群眾的連結。這也意味著要克服對政黨的懷疑主義,與工人一起共同建立新的鬥爭型左翼政黨來改變社會。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