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17日
More

    政府封區「抗疫」— 製造種族主義及歧視

    奇俠   社會主義行動

    「為什麼第一個是封佐敦?我感到十分不公平。」在港18年的難民 May 向社義行動記者吐著苦水。

    新冠疫情持續在社區蔓延, 政府在一月底開始實施強制封區檢測,油麻地佐敦一帶成為首個目標地區,區內圍封7000人近48小時後,最終發現13宗確診個案,確診率為約0.1%,政府所謂要達到病毒「小區清零」和截斷傳播鏈,但最大影響卻是引發對區內大量少數族裔的種族主義和歧視。

    印尼籍難民May與女兒及朋友共4人一起租住佐敦一舊式唐樓單位內,單位內空間狹窄擠擁,連一張枱也沒辦法放置,平常起居飲食工作讀書也是坐在床上進行。「區內住了大量如巴基斯坦、尼泊爾籍等的居民,但那些身穿保護衣的工作人員只會說中文及英語,幸好我能說英語,但我的鄰居根本不能與他們溝通。」May 續說:「他們派發的食物中居然有罐頭豬肉,我們穆斯林信徒是不能食的。」

    佐敦被解封後,May 帶就讀幼稚園的女兒回校交功課,卻發現被拒進入,並要申報健康狀況,表單上更有一項是是否來自受檢測或隔離區域,「這跟往常不一樣,學校職員可能知道我住在佐敦,變得要加倍提防。」「我感到很不公平,就像是被標籤為帶病毒一樣。」 新冠病毒傳播沒有階級之分,一視同仁地向欠缺保護的人施襲。但資本主義政府卻將病毒傳播歸咎在種族之上,政府高級衛生官員何理明指少數族裔助長病毒傳播,因為「他們喜歡分享食物、抽煙飲酒及交談」,這顯然是散播種族主義。支持少數族裔權益的融樂會則反駁「家庭聚會活動,一般巿民亦會進行,為何政府要強調少數族裔文化及宗教而較易傳播疫症」

    政府帶頭在社會散播種族主義的言論,目的是要將責任推卸在弱勢種族之上,令社會分化對立,分散造成種種惡劣社會問題根源的焦點—資本主義制度。資本主義制度令香港連續10年成為全球樓價最難負擔的城巿,超過20萬最貧窮人士住在劏房等環境惡劣的地方,當中尤以低收入的少數族裔,如南亞人士最主要聚居在佐敦一帶,他們每天都面對來房屋、工作、警察方面的歧視。長期的不公平和歧視成為他們的夢魘,可恥的是當疫情惡化時卻被政府「忽然關注」並指責,而資本主義制度和政府造成的高樓價、惡劣住房造成的病毒傳播、削減社會資源造成的不公平卻通通被掩飾起來。

    少數族裔、難民和香港基層群眾都是香港重商經濟下的受害者,統治階級必然要製造種族主義以分化及維持其統治,因此工人運動需要在反對一切形式種族主義和歧視上扮演領導角色,團結不同種族、性別和語言的基層工人,以爭取更多資源、提高工資、增加公共服務和廉價房屋。 需要的是團結基層工人和所有種族,性別和語言的居民的運動,以爭取更多的資源,更高的工資,增加政府對可負擔住房和公共服務的資助。工人階級的團結與鬥爭可以擊退政權和資本家所製造的種族主義,迫使他們作出讓步。這也需要組織成一個強大而民主的工人運動和政黨,反對資本主義制度和獨裁統治。社會主義行動正為此而戰。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