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7日
More

    政府封区“抗疫”— 制造种族主义及歧视

    奇侠   社会主义行动

    “为什么第一个是封佐敦?我感到十分不公平。”在港18年的难民 May 向社义行动记者吐着苦水。

    新冠疫情持续在社区蔓延, 政府在一月底开始实施强制封区检测,油麻地佐敦一带成为首个目标地区,区内围封7000人近48小时后,最终发现13宗确诊个案,确诊率为约0.1%,政府所谓要达到病毒“小区清零”和截断传播链,但最大影响却是引发对区内大量少数族裔的种族主义和歧视。

    印尼籍难民May与女儿及朋友共4人一起租住佐敦一旧式唐楼单位内,单位内空间狭窄挤拥,连一张枱也没办法放置,平常起居饮食工作读书也是坐在床上进行。“区内住了大量如巴基斯坦、尼泊尔籍等的居民,但那些身穿保护衣的工作人员只会说中文及英语,幸好我能说英语,但我的邻居根本不能与他们沟通。”May 续说:“他们派发的食物中居然有罐头猪肉,我们穆斯林信徒是不能食的。”

    佐敦被解封后,May 带就读幼稚园的女儿回校交功课,却发现被拒进入,并要申报健康状况,表单上更有一项是是否来自受检测或隔离区域,“这跟往常不一样,学校职员可能知道我住在佐敦,变得要加倍提防。”“我感到很不公平,就像是被标签为带病毒一样。” 新冠病毒传播没有阶级之分,一视同仁地向欠缺保护的人施袭。但资本主义政府却将病毒传播归咎在种族之上,政府高级卫生官员何理明指少数族裔助长病毒传播,因为“他们喜欢分享食物、抽烟饮酒及交谈”,这显然是散播种族主义。支持少数族裔权益的融乐会则反驳“家庭聚会活动,一般巿民亦会进行,为何政府要强调少数族裔文化及宗教而较易传播疫症”

    政府带头在社会散播种族主义的言论,目的是要将责任推卸在弱势种族之上,令社会分化对立,分散造成种种恶劣社会问题根源的焦点—资本主义制度。资本主义制度令香港连续10年成为全球楼价最难负担的城巿,超过20万最贫穷人士住在㓥房等环境恶劣的地方,当中尤以低收入的少数族裔,如南亚人士最主要聚居在佐敦一带,他们每天都面对来房屋、工作、警察方面的歧视。长期的不公平和歧视成为他们的梦魇,可耻的是当疫情恶化时却被政府“忽然关注”并指责,而资本主义制度和政府造成的高楼价、恶劣住房造成的病毒传播、削减社会资源造成的不公平却通通被掩饰起来。

    少数族裔、难民和香港基层群众都是香港重商经济下的受害者,统治阶级必然要制造种族主义以分化及维持其统治,因此工人运动需要在反对一切形式种族主义和歧视上扮演领导角色,团结不同种族、性别和语言的基层工人,以争取更多资源、提高工资、增加公共服务和廉价房屋。 需要的是团结基层工人和所有种族,性别和语言的居民的运动,以争取更多的资源,更高的工资,增加政府对可负担住房和公共服务的资助。工人阶级的团结与斗争可以击退政权和资本家所制造的种族主义,迫使他们作出让步。这也需要组织成一个强大而民主的工人运动和政党,反对资本主义制度和独裁统治。社会主义行动正为此而战。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