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24日
More

    英国脱欧:一场没有赢家的博弈

    脱欧的漫漫长路的结束了。不管是对于大企业,还是对于工人来说,脱欧所带来的与其说是欢欣鼓舞,不如说是迟来的解脱。加上新冠疫情危机,使得大众前所未有地感受到保守党的无能。

    Sarah Wrack   社会主义替代(ISA英格兰、威尔士、苏格兰)

    脱欧公投四年半以后,在现任英国首相、保守党领袖约翰逊(Boris Johnson)所设定的最终期限2020年12月31日前的11小时,英国与欧盟的贸易协定终于得以通过。国会在通过该协议之前只有几天的时间可以用来研究协议的具体条款,这使得右翼保守党“重新获得对于脱欧的控制权”的想法遭到了现实的无情嘲弄。

    YouGov(英国的一家市场调查和数据分析公司)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尽管很少有人(17%)认为这个脱欧协议对英国来说是一件好事,但大多数人都希望贸易协定能够通过(无论他们在公投与大选中投给哪一方)。约翰逊似乎认为将贸易协定的达成推迟到最后一刻既能使协定顺利通过,又能使他成为英雄。如果他是这样想的,那么现实将会让他失望。不管是对于大企业,还是对于工人来说,脱欧所带来的与其说是欢欣鼓舞,不如说是迟来的解脱。而对于保守党来说,现在的新冠疫情则使得他们对局势感到前所未有地无能为力。

    当更多的人清楚地意识到脱欧的进程还远没有结束时,他们可能会对此感到愤怒。目前英国与欧盟之间已经达成的协议内容非常少,而对于其中所缺乏的细节的谈判可能还会持续多年。尽管一些人投票支持脱欧是希望减少官僚主义和繁文缛节,但为了脱欧后的治理、审核和细节处理,英国又建立了一个完整的、由工作组和委员会构成的网络。

    赢家与输家

    英国与欧盟以保持一定程度开放为条件达成了协定,而这意味着对于协定的评价标准模糊到了英国与欧盟都可以宣称自己在谈判中取得了胜利。以谈判中的主要问题之一,“公平竞争环境”和“面向未来”的问题为例,协定所确立的规则要求双方均不能通过改变劳动、环境或国家援助方面的法律来获得“不公平”的优势。根据协议,双方将维持现有贸易标准不变,但如果英国政府愿意的话,他们有权在将来进行贸易政策的变动(而如果欧盟将英国的政策变动视为对欧盟的一体化市场的威胁,那么他们就有可能对来自英国的产品征收关税)。因此,欧盟之所以可以宣布欧盟取得了成功,是因为英国一旦开始自行设立规则,他们就无权进入欧盟的一体化市场;而约翰逊政府之所以能够宣布英国取得了成功,是因为他们保留了英国在贸易问题上自行决定的“权利”。对于在政治上以“主权”为基础的保守党基本盘来说,这种权利是至关重要的。

    实际上,双方都不是胜利者。对于欧盟而言,虽然他们满意于英国脱欧没有吸引其他欧盟成员国也走上这条道路,但无论如何,英国是欧盟中最大的经济体之一,负担了欧盟近四分之一的防务支出,英国脱欧无疑会使欧盟的实力受到了严重削弱。

    从英国的角度来看,虽然英国避免了无协议脱欧所带来的灾难,但事实远非约翰逊所宣称的那样乐观——“即使脱欧,也不会有新的贸易壁垒” 。脱欧带来了新的海关检查,特别是追加了对一些食品的限制。这就不可避免地扩大了官僚机构,并带来了物流问题、港口延误等的可能性,还增加了文书工作的成本和时间;而任何企图通过提价、裁员或减薪将这些成本转嫁给工人的行为,都一定会受到工会的强烈抵制。欧盟也不会自动承认英国所颁发的专业资格认证,并且在欧洲提供服务的英国企业(尤其是从事金融业的企业)将会受到欧盟的限制;而按价值计算,服务贸易占到了英国出口的50%。

    北爱尔兰

    对于北爱尔兰来说,最重要的改变之一是《北爱尔兰议定书》的实施。为了避免爱尔兰岛出现硬边界所带来的政治和社会影响,北爱尔兰将继续留在欧盟的一体化市场中,而边检则设立在爱尔兰海之间,北爱尔兰议会将会每四年投票表决是否继续保持这一安排。这意味着在爱尔兰边界问题上,将会定期发生宗派主义的争论,也意味着未来南北爱尔兰之间有可能出现硬边界。

    在不列颠和北爱尔兰之间运输的某些货物会受到检查。据报导,由于成本增加,一些小企业已停止向北爱尔兰供应产品。虽然北爱尔兰的某些行业可能会因同时进入不列颠与欧盟的市场而受益,但在另一些行业中,裁员和停业的风险因边检而有所增加,而这必定遭到抵抗。

    对于北爱尔兰的许多新教工人来说,新协议就像是在经济上联合了爱尔兰,这是将是走向爱尔兰统一的又一步。而在统一后的爱尔兰,他们将成为边缘化的少数群体。爱尔兰共和国已同意继续支付费用,以保持北爱尔兰的学生获得参加伊拉斯谟计划(Erasmus,欧盟学生交换项目)的机会,并让北爱尔兰的旅客继续获得欧洲医疗服务。虽然到目前为止,民主统一党似乎都还在尽量淡化这一问题,但在将来,为了其政治需要,他们可以使用新的安排时进一步煽动宗派主义对立。基于工人阶级团结和反对宗派主义分裂的社会主义方法至关重要。

    现在怎么办?

    不同民族与政治取向的资本主义政客们共同希望将英国脱欧的议题尽快抛之脑后。长达数年的过程进一步暴露了他们和他们的系统无力解决普通民众的问题。正如我们所指出的那样,导致许多人投票赞成在2016年离开欧盟的因素——贫穷、没保障的工作、低薪、公共服务遭削减以及对政府机关的不认同感──根本没有改善,反而变得更差。

    绝大多数情况下,票投脱欧是反建制的。它确实使资产阶级陷入了危机,还迫使两位保守党首相下台;这对欧盟所推行的新自由主义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但是我们也需要指出,在资本主义的基础上,脱欧并不能解决任何这些根本问题。如果科尔宾(Jeremy Corbyn,曾任英国工党领袖与反对党领袖)和工会领导人领导发动了一场反紧缩的、左派的脱欧运动,那么情况可能会有所不同;但不幸的是,他们没有这样做。

    保守党和欧洲的其他资本主义政客达成的任何协议都不可能满足工人阶级的需求。我们只能依靠英国的与国际的、有组织的工人阶级和群众运动的潜在力量来实现真正的社会主义变革。在民主的公有制与按需分配的基础上,我们可以让未来更加美好。在这样一个世界中,欧洲和世界各国的人民都可以在自由、自愿、平等的基础上团结起来。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