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12日
More

    香港:「套丁」數十年 資本賺到盡

    立即取締不平等的丁屋政策

    裘青 社會主義行動

    近期,廉政公署再度就套丁案逮捕「丁屋大王」王光榮及其次子王德信,再令人關注起新界「丁權」及「套丁」等問題。

    所謂「套丁」,指的是擁有建屋「丁權」但無地的新界原居民男丁,與有地但無建屋權的地產發展商私相授受。表面上由地產商廉價「賣地」予男丁,再由男丁申請興建「丁屋」。私底下,該「丁屋」實際上由地產商所擁有,並由地產商出售牟利,男丁在其中收受一筆據稱約十多萬到五六十萬港元不等的「套丁費」。按2015年李欽培套丁案(DCCC 25/2015)的判決顯示,以上的「套丁」行為屬串謀詐騙地政總署的犯罪行為。

    假如我們宏觀地審視,根據2013年10月30日香港政府「立法會十八題:鄉村式發展地帶」新聞公告顯示,法定圖則中規劃為「鄉村式發展」的土地的總面積為33平方公里(約佔香港總陸地面積3%),而全港整體的住宅用地僅佔香港總陸地面積4%,意味著香港超過90%的居民擠擁在4%的土地上,相對地,不到10%的原居民卻(至少在紙面上)有著3%的土地預留。

    但事實上,正由於土地緊絀,現時大多數所謂的原居民男丁根本手中無地建丁屋,他們最多不過是一次性地將自身的「丁權」出賣予財團,套現區區數十數現金,與財團「套丁」後發展成動軏市值千萬元的低密度豪宅相比,連九牛一毛都比不上。據《蘋果日報》報導,地產發展商垂涎套丁建屋轉售的暴利,往往通過村長鄉紳甚至黑幫威逼利誘原居民出賣丁權,過程中多番涉及眾多利益瓜葛而發生血案。可見目前,實際上大多原居民男丁的所謂「丁權」根本並非建屋自住,而僅僅是地產商和鄉紳牟利的其中一條渠道。

    早在2016年,媒體《香港01》已曾揭發「新界王」劉皇發與其兩名兒子劉業強、劉業光等人在二十多年前就曾涉嫌以套丁的手段發展丁屋屋苑「龍濤灣畔」、「成發山莊」等,獲利1.2億。追查之下,其中一名出售丁權的原居民亦直認當時早已出賣丁權,賣價僅五六萬元。

    套丁行為的非刑事化

    據報導,涉嫌套丁牟利的還包括前行會成員張學明、廣東省政協温幸平、地產商金朝陽集團、甚至負責丁屋政策的前地政署官僚!可見這些建制中堅,一方面貓哭老鼠假惺惺地表示了解香港民眾住屋問題,另一方面卻涉嫌在套丁操作上下其手牟取數以億元計的暴利。

    而是次「套丁」案件,涉案者亦堂而皇之地搞出一個「套丁」屋苑「曉門」公開出售,整個屋苑佔地達3.3公頃。而這一「套丁屋苑」並非特例,大埔「華樂豪庭」同樣屬疑似套丁屋苑,佔地4.6公頃,已相當於一般公屋邨的佔地面積。相比之下,以「曉門」為例僅發展277戶,而佔地相約的公屋啟晴邨(3.47公頃),則發展了5,204戶,兩者相差近20倍,這是對土地發展荒謬的浪費和揮霍。

    與此同時,套丁泛濫的其中一個原因正是在現時特首林鄭月娥身上,據香港電台報導2007年時任發展局局長的她應鄉議局的要求,將丁屋申請表中,申請人聲明沒有轉讓丁權的一項剔除,變相將套丁行為非刑事化。而這一政策的改變,全港民眾居然一直被蒙在鼓裡。直到前文所述的2015年李欽培套丁案開審,鄉議局出示林鄭簽署相關政策改動的信件,全港上下才驚聞此一消息。

    但面對這些嚴重且泛濫的情況,即使媒體甚至民間團體如本土研究社得都能查出大量疑似套丁的案例,相關的官僚機構卻幾乎完全無所作為。被媒體曝光的套丁鄉紳名流等人,在過去數年間絕大多數都未被追究或正式起訴。直至2019年元朗721事件後,民眾對封建鄉紳和「鄉黑」勢力憎惡至極,大批民眾自發追查其不法行為。到最近,廉署方才姍姍來遲地逮捕數人,予人「找小弟祭旗交差」之感。

    香港丁權問題積陋已久,這本身就是一項傳統封建宗族的殘留物,其中涉及到土地分配的不平等乃至男女性別的不平等,在現代社會散發著封建時代中令人欲嘔的惡臭。社會主義行動主張應當立即廢除丁權,全面沒收所有地產商及「鄉黑」勢力的土地和農地,由居民代表及規劃專家組成的土地委會員規劃發展,全力興建廉價優質且密度合理的公共房屋供應全港民眾所需。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