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25日
More

    台灣:全國三級警戒下的血汗外送員!

    陳延年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

    台灣爆發新冠肺炎社區感染,全國升級到第三級警戒,人們被迫在家工作,因而外送需求增加。但外送員的待遇更加血汗過勞。

    有許多外送員在疫情期間因害怕感染不願上樓而被評點負評,甚至外送公司說「若不願上樓,客人有權取消訂單」。在疫情爆發後,外送員要自己承擔護目鏡、酒精等必要防疫設備。

    外送平台商本來就理所當然應為外送員提供安全合理的工作條件,這些增加成本本來理應由疫情底下賺取超額利潤的外送平台商來承擔。但實情卻是外送平台商趁火打劫大肆圖利。

    防疫成本增加

    疫情底下外送員增加更多的跑單、更加血汗剝削,因防疫措施的不足,讓外送員對於平台更加憤怒。曾有報導指一名外送員送餐給一名居家隔離對象,對方沒有準備無接觸平台讓外送員放餐,因而只能冒險把餐點送入家中。外送平台熊貓在疫情期間遲遲不取消現金付款,無視防疫破口與外送員健康安全。

    日前熊貓外送平台宣布,疫情較嚴重的地區在用餐期間每單加碼10元,但同時卻取消對於下雨天雨量加碼,因此這措施並不被外送員買單,以至於出現外送員不足無法送餐的情況。因為在疫情嚴峻底下,10元的「加碼」根本彌補不了外送員工作增加的風險——硬幣紙幣的交換、送餐至防疫旅館、面對不戴口罩的客人等等,對於外送員來說都是危及生命的感染風險。更別說所謂「雨量加碼」的獎金甚至還時常領不到!

    因大量外送需求增加,小吃店與餐廳製造食物的速度跟不上,導致大量外送員聚集餐廳外,這不免增加群聚感染風險。在疫情底下,外送員送餐意願下降、人力不足,因而導致外送平台系統自動「夾單」(同一店家取2單以上)或「疊單」(不同店家取2單以上),而導致拖延送餐三十、四十分鐘,消費者在這樣的情況底下有權取消訂單,這變相把成本轉嫁給外送員,犧牲了外送員等餐時間。但另一方面,外送員染疫風險的增加同樣都會間接危及到消費者的安全。在這些情況下,都可見拒絕承擔防疫責任的資本家老闆是如何傷害員工與消費者。

    訪問吳姓外送員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訪問了新北吳姓外送員,他是家樂福的兼職工人,但時薪不足以支撐生活開銷,導致他還需要出來跑外送才能應付生活基本開銷,在外送平台中他一個月工時113小時、跑了235個訂單,一個月共賺了16988元,平均起來一小時才賺127元,遠遠低於法定工資每小時158元。

    外送工人工作毫無任何保障,資本家在疫情艱難的情況下只把責任通通推給員工,任由其自生自滅。吳姓外送員說:「外送員自己所負擔的成本中,機車的成本最貴,我買了二手機車所以常常送去送修,買車到現在共花了5000元送修,加上搬家以及最近出車禍就賺不了什麼錢。」「有的同事,可以一天跑50個訂單,但要花16個小時去跑,這等同於只剩下8小時可以休息睡覺。我最多紀錄一天跑12個小時,接了24個訂單,賺1800元,但這是非常辛苦的,連吃飯都沒有時間!而且最怕出車禍和機車壞掉,尤其是撞到別人的機車,那就需要賠別人錢!」

    組織工會抗爭!

    世界各地所謂外送經濟興起,但外送員同時卻是最欠缺保障的一群。英國早在2018年外送員發動過罷工抗爭,隨後更蔓延至歐洲多國,工人之間團結串聯。即使在專制的中共管治與打壓下,外送員依然組織起「外送江湖騎士聯盟」,揭露外送平台侵害欺壓外送員的黑幕,並奮起與之抗爭。中國官方急急將之鎮壓,亦正顯示出工人組織起來後力量之強大。國際社會主義道路支持全國外送員產業工會的成立,外送員的血汗過勞不滿並沒有因疫情而下降。外送員在疫情底下增加了許多送餐服務工作,為了社會的持續運作做了重大的貢獻,然而追逐利潤的資本主義社會卻沒有給予足夠防疫設備與津貼,反而給予他們歧視與汙名。因此外送員產業工人與全國產業工人需要共同組織抗爭,爭取提高收入和要求資方提供安全的工作條件和風險保障。新成立的全國外送員產業工會是一個好開始,工人階級需要獨立於藍綠白之外的獨立工會力量,以街頭宣傳以至組織產業行動為重心,才能團結工人對抗資本剝削。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