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0日
More

    中國:支持外賣騎手抗爭 跨省罷工正在醞釀

    今次外送員工同樣巧妙地運用網絡組織,但同時在鬥爭中也出現了勇敢帶頭的工運領袖。鬥爭若要取得更顯著的成果,工人更需把手機網絡的組織化為實體組織的力量,建立獨立工會。

    周毅 中國勞工論壇

    3月1日,由中國各地外賣騎手組建的「外送江湖騎士聯盟」組織者熊焰(陳國江)及其多名好友,被北京警方抓捕。爾後,有被抓捕的兩人獲釋,但熊焰卻仍然沒有消息。抓捕消息在中國網絡平台被大量刪除,但仍然引發許多外賣騎手抗議。

    受到熊焰被捕一事影響,熊焰原所屬的外送平台「餓了麼」旗下騎手消極怠工,大量騎手拒絕接單,以致大量訂單因為超時而作廢。有「餓了麼」騎手更號召在3月8日發起全國大罷工。毫不意外,有關工運消息遭中共官方封殺,而兩家外賣平台也否認怠工罷工情形。但是,仍有一些網民在新浪微博反映自己的外賣沒人接單的情況,並成功發出「騎手是罷工了嗎」等字句。

    「外送江湖騎士聯盟」盟主熊焰

    「外送江湖騎士聯盟」成立不到一年,集結近萬名外賣騎手,而熊焰則為盟主,在網上發送幫助傳達業界聲音的內容,還會幫同業維權。被捕的原因是熊焰在網上平台公開批評外賣平台「餓了麼」欺壓騎手,因而觸犯了利益集團使官方出手「維穩」。盟主早前發布視頻批評「餓了麼」平台設置的獎勵規則先用欺騙手段留住騎手,後隨意更改規則侵害騎手經濟利益。此視頻播放量達到900萬(在中國內地網站已被刪除),相關話題在微博閱讀量超過2億次,迫使公司向騎手假惺惺地公開致歉。

    外賣騎手成為中國最受壓迫的藍領工人之一,近年抗爭時常發生。在3月1日,廣州和深圳部分「美團」騎手也聚集罷工,抗議公司在未通知的情況下變相調降配送費。按照新的配送費標價標準,每名外賣騎手每週將少賺上百元,每月將損失上千元。

    2021年3月1日,廣州、深圳美團騎手罷工

    在中國,隨著人們生活節奏的加快,便捷人們日常飲食的外送平台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相應地,外賣騎手也成為社會不可或缺的一員。由於准入門檻較低,當外賣騎手通常是中國基層民眾謀生手段之一,目前超過600萬人從事此行業。但該職業危險性高,卻幾乎沒有任何職業保障,騎手往往要為了避免超時而被平台罰款,被迫採取闖紅燈、逆向行駛等交通違規行為,而這也冒著被交警罰款、扣車,或是發生交通意外而傷亡等風險。此外,從業者的工資被平台不斷壓低,包括將餐點送到地點後,若沒有按規定拍照片,也會被扣錢;現實中騎手們是「獨立的約聘人員」,沒有與平台簽勞動合同,法理上並無僱傭關係,一旦遭遇傷害,維權也很難成功。

    現如今的外賣騎手行業,屬於「零工經濟」(gig economy)的一種。外送平台可以在用人上更具彈性,這就意味著可以節省員工福利、辦公空間和員工培訓等方面的支出。表面上看,企業往往聲稱零工經濟所具有的彈性,可以幫助外賣騎手們實現工作與生活平衡,但現實遠非如此——要維持基本收入,基本上每天就要跑10小時以上、每週無休能才有希望每月賺到6000元以上。外送平台用人上的彈性,也讓騎手隨時可能失去這份工作,或者從一個平台跳到另一個平台,而這些也反映出這種零工經濟的不穩定性。「獨立的約聘人員」身份造成的騎手們處於相對原子化的狀態,也讓組織起來罷工存在一定困難。

    在資本主義先進國家,外送人員一樣遭受平台剝削。2016年夏天,因為從時薪制改為計件制(將造成實質工資下降),Deliveroo在倫敦的外送人員開始罷工,之後罷工浪潮傳遍全英,並影響到其他平台的外送人員,更在接下來一年影響到歐陸多國,並且各國之間工人也彼此串連。各地鬥爭有成果有挫折,但都彰顯出外送人員身為工人團結對抗資方的精神,中國外賣騎手可以從中學習。而對於近來中國外賣騎手維權遭打壓一事,英國應用程序和外送員工會(ADCU)在推特發出正式聲明聲援熊焰。這些抗爭和聲援行動,無不顯現出國際工人階級團結。

    目前,中國外賣騎手們與關心事件的人士仍活躍在微信、QQ、Telegram等群組討論行動方案,準備將行動升級。中共獨裁嚴厲打壓組織自由,「槍打出頭鳥」地針對工運領袖,迫使近幾年工人要「化整為零」,轉用手機網絡並以「無領袖」的方式組織起來。今次外送員工同樣巧妙地運用網絡組織,但同時在鬥爭中也出現了勇敢帶頭的工運領袖。鬥爭若要取得更顯著的成果,工人更需把手機網絡的組織化為實體組織的力量,建立獨立工會。

    中國勞工論壇熱切支持外賣騎手跨平台的怠工、罷工行動,要求釋放所有被捕工運分子,停止打壓工人組織及言論自由。我們支持爭取提高獎金和每單(或每小時)收入,要求公司為所有工人提供正式勞動保障。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