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17日
More

    中国:支持外卖骑手抗争 跨省罢工正在酝酿

    今次外送员工同样巧妙地运用网络组织,但同时在斗争中也出现了勇敢带头的工运领袖。斗争若要取得更显著的成果,工人更需把手机网络的组织化为实体组织的力量,建立独立工会。

    周毅 中国劳工论坛

    3月1日,由中国各地外卖骑手组建的“外送江湖骑士联盟”组织者熊焰(陈国江)及其多名好友,被北京警方抓捕。尔后,有被抓捕的两人获释,但熊焰却仍然没有消息。抓捕消息在中国网络平台被大量删除,但仍然引发许多外卖骑手抗议。

    受到熊焰被捕一事影响,熊焰原所属的外送平台“饿了么”旗下骑手消极怠工,大量骑手拒绝接单,以致大量订单因为超时而作废。有“饿了么”骑手更号召在3月8日发起全国大罢工。毫不意外,有关工运消息遭中共官方封杀,而两家外卖平台也否认怠工罢工情形。但是,仍有一些网民在新浪微博反映自己的外卖没人接单的情况,并成功发出“骑手是罢工了吗”等字句。

    “外送江湖骑士联盟”盟主熊焰

    “外送江湖骑士联盟”成立不到一年,集结近万名外卖骑手,而熊焰则为盟主,在网上发送帮助传达业界声音的内容,还会帮同业维权。被捕的原因是熊焰在网上平台公开批评外卖平台“饿了么”欺压骑手,因而触犯了利益集团使官方出手“维稳”。盟主早前发布视频批评“饿了么”平台设置的奖励规则先用欺骗手段留住骑手,后随意更改规则侵害骑手经济利益。此视频播放量达到900万(在中国国内网站已被河蟹),相关话题在微博阅读量超过2亿次,迫使公司向骑手假惺惺地公开致歉。

    外卖骑手成为中国最受压迫的蓝领工人之一,近年抗争时常发生。在3月1日,广州和深圳部分“美团”骑手也聚集罢工,抗议公司在未通知的情况下变相调降配送费。按照新的配送费标价标准,每名外卖骑手每周将少赚上百元,每月将损失上千元。

    2021年3月1日,广州、深圳美团骑手罢工

    在中国,随着人们生活节奏的加快,便捷人们日常饮食的外送平台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相应地,外卖骑手也成为社会不可或缺的一员。由于准入门槛较低,当外卖骑手通常是中国基层民众谋生手段之一,目前超过600万人从事此行业。但该职业危险性高,却几乎没有任何职业保障,骑手往往要为了避免超时而被平台罚款,被迫采取闯红灯、逆向行驶等交通违规行为,而这也冒着被交警罚款、扣车,或是发生交通意外而伤亡等风险。此外,从业者的工资被平台不断压低,包括将餐点送到地点后,若没有按规定拍照片,也会被扣钱;现实中骑手们是“独立的约聘人员”,没有与平台签劳动合同,法理上并无雇佣关系,一旦遭遇伤害,维权也很难成功。

    现如今的外卖骑手行业,属于“零工经济”(gig economy)的一种。外送平台可以在用人上更具弹性,这就意味着可以节省员工福利、办公空间和员工培训等方面的支出。表面上看,企业往往声称零工经济所具有的弹性,可以帮助外卖骑手们实现工作与生活平衡,但现实远非如此——要维持基本收入,基本上每天就要跑10小时以上、每周无休能才有希望每月赚到6000元以上。外送平台用人上的弹性,也让骑手随时可能失去这份工作,或者从一个平台跳到另一个平台,而这些也反映出这种零工经济的不稳定性。“独立的约聘人员”身份造成的骑手们处于相对原子化的状态,也让组织起来罢工存在一定困难。

    在资本主义先进国家,外送人员一样遭受平台剥削。2016年夏天,因为从时薪制改为计件制(将造成实质工资下降),Deliveroo在伦敦的外送人员开始罢工,之后罢工浪潮传遍全英,并影响到其他平台的外送人员,更在接下来一年影响到欧陆多国,并且各国之间工人也彼此串连。各地斗争有成果有挫折,但都彰显出外送人员身为工人团结对抗资方的精神,中国外卖骑手可以从中学习。而对于近来中国外卖骑手维权遭打压一事,英国应用程序和外送员工会(ADCU)在推特发出正式声明声援熊焰。这些抗争和声援行动,无不显现出国际工人阶级团结。

    目前,中国外卖骑手们与关心事件的人士仍活跃在微信、QQ、Telegram等群组讨论行动方案,准备将行动升级。中共独裁严厉打压组织自由,“枪打出头鸟”地针对工运领袖,迫使近几年工人要“化整为零”,转用手机网络并以“无领袖”的方式组织起来。今次外送员工同样巧妙地运用网络组织,但同时在斗争中也出现了勇敢带头的工运领袖。斗争若要取得更显著的成果,工人更需把手机网络的组织化为实体组织的力量,建立独立工会。

    中国劳工论坛热切支持外卖骑手跨平台的怠工、罢工行动,要求释放所有被捕工运分子,停止打压工人组织及言论自由。我们支持争取提高奖金和每单(或每小时)收入,要求公司为所有工人提供正式劳动保障。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