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1日
More

    氣候變化:準備對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COP26)發動大型抗議

    資本主義正在摧毀地球——為社會主義替代方案鬥爭!

    Connor Rosoman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

    我們正處在對抗氣候變遷的關鍵時刻。最近釋出的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的報告警示,以目前的排放速度,我們正在朝著氣溫上升3攝氏度的變暖方向發展,遠高於巴黎協議中為了防範氣候災害所訂定的2攝氏度上限。

    但是氣候災害早已開始,而且狀況非常慘烈。在中國鄭州,已有14人因當地強降雨困在淹水的地鐵中死亡。在德國及比利時,上百人死於世紀水災之中。在美國及加拿大,嚴重的熱浪已經奪去數百人的性命。很明顯,我們必須馬上行動——而不是坐等10或20年。

    在目前的災難焦點下,11月於蘇格蘭格拉斯哥舉行的COP26,這場會議將提出如何認真處理氣候變遷這個問題。

    自從上次會議,我們只見對應對氣候變遷行動的遲緩,我們見到資產階級領袖如美國總統拜登,在群眾壓力及現狀危機下被迫做出承諾應對氣候變遷。但是就連拜登本身也對自己的承諾食言,其中包含自己的氣候承諾。一方面他呼籲「強化環境正義」,另一方面拜登拒絕停止新的油管建設,比如3號油管和達科他輸油管。

    同時,COP26收到愈來愈多的商業附屬贊助也說明,任何「制度變革」將不會在這裡得以討論。很明顯,今年的會議將不會為工人階級和青年提供任何的有效方案以解決眼前的危機。但是這將是個寶貴的機會,幫助我們建立組織和實質抗爭行動。

    2021年的氣候運動

    2019年的氣候罷課乃氣候運動的高峰,全世界超過150個國家700萬青年走上街頭。自此,氣候行動陷入了一段時期的低潮。

    在這樣的組織缺乏的狀況下,許多青年尋找其他方法持續進行氣候行動。

    這包含了各國綠黨的崛起,在歐洲尤其突出。另一方面,人們也把目光轉向到個人行動,比如英國「超越政治(beyond politics)」組織起反抗滅絕(Extinction Rebellion,XR)運動。但是這類行動缺乏清晰的制度變革主張,易被暴力鎮壓,無法在氣候運動上帶給我們需要的改變。

    我們需要何種力量?

    第一波校園氣候罷課發展至大規模青年動員,並連結至有組織的工人階級(尤其是工會工人)。當工人開始罷工時,他們可以影響並煞停社會的運作。雖然小規模行動可能比較有效率,但是一個受到工人運動支持的行動將是達成氣候運動勝利的必要條件。

    這可包括多國工會連結的罷工行動,作為真正的國際氣候變遷運動的一部分,擊敗全球化的資本主義制度。

    群眾性氣候運動需連結至其他抗爭中的工人和青年,比如國際上反對打壓言論自由、反對性別歧視及種族主義,以及工人反對疫情期間大規模的失業——這些議題都和終結氣候變遷有著相同利益。這些也點出氣候變遷背後的制度本質,以及造成民眾遭遇的多種危機的更廣泛的資本主義制度。重要的是我們不僅只是對抗氣候變遷,也得讓受人歡迎的「氣候正義」主張成真。

    社會主義是出路

    上述的抗爭必須連結至清晰的制度變革方案。這代表著挑戰資本主義並為社會主義社會鬥爭,將生產品項及生產方式交給群眾民主決定。在資本主義下,生產建基於無限的利潤導向,環境衝擊僅被視為「外部性」因素。如此集中於短期利潤的生產方式是資本主義的天性。結果就如同我們所見,大企業們造成地球破壞,光全球的100大企業就囊括超過70%的CO2排放。

    除此之外,食品工業也占全球溫室氣體排放的26%。食物在生產過剩的同時,全球卻有數百萬人活在飢餓之中。這個是完全違背永續發展原則,但是只要有利潤有持續進帳,這些公司將持續他們的破壞性生產策略。

    現有的科技已經足以取代化石燃料,轉換成較永續的能源生產方式,比如水力、風力以及太陽能,也能夠以更永續的方法生產食物。但是沒有任何公司會願意犧牲自己的利潤轉型企業。

    社會主義的氣候變遷應對方案將包含把高排放環境汙染大戶納入公共民主所有——我們控制不了我們不擁有的東西。以此原則上,我們可以把環境考量和工人需求納入計劃性生產範圍內。我們可以立即減少大量溫室氣體排放,也減少當前生產體系下的浪費——包含塑膠垃圾及森林破壞。最重要的是,與此同時,我們可以保障所有人的工作,把握這個機會創造大量的綠能工作方案。

    開始在COP26組織大規模國際抗爭

    氣候危機並沒有因新冠肺炎疫情暫緩,這也表示在資本主義體系下,國際合作共同對抗大型危機是不可能的。相反地,新冠肺炎疫情已經發展成世界級的災難並助長疫苗國家主義,資本主義國家及大財團彼此競爭,把利潤置於抗擊疫情之上。疫情更是反映出統治階級的真面目,他們沒能預知這波疫情的嚴重性,也沒能提出有效的抗擊疫情方案。

    上次的COP會議外有著50萬人規模的群眾抗議。我們需要立即組織,並在11月的COP26建立在當地和國際上的更大規模群眾抗爭。

    COP26聯盟,包括數十組不同訴求團體,已著手於相關的抗爭。這些抗爭應涵蓋到對於工人和學生的動員——工會將需要組織成員力量聲援,在各大專院校的學生團體也需要組織起來,傳達最大聲量的聲援。這樣運動才能成為新興強力的氣候運動,並具有清晰的行動綱領。

    ISA將從接下去幾個月開始建立抗爭,並且將組織國際隊伍提出不要氣候變遷、而是要社會主義變革。我們是個國際的組織,正是因為氣候變遷如同資本主義,是個國際問題——-所以我們必須在國際範圍組織與氣候變遷對抗,而且時間不等人!

    我們主張

    1: 化石能源佔人為CO2排放的85%。我們必須在幾年內中止燃燒化石燃料和生產塑膠產品,並迅速轉型成永續發展能源(風力,太陽能,潮汐等)以及氫能源*。現有科技水準允許我們達成這一轉型,但是目前體制卻乏政治意願推動它。(*為了確保其為環境友善能源,氫能源需要使用永續能源科技將水進行電解,而不是使用天然氣等其他化石燃料)

    2: 石化產業及其產品佔全球91%的工業溫室氣體排放,也佔70%的人為溫室氣體排放。另外光全球100大公司就概括約71%工業溫室氣體排放,且佔人為溫室氣體排放的一半!(參考: The Carbon Majors Database report, p. 7&8)。其中沒有任何一家公司願意因此放棄自己的龐大利潤。我們需要把這些公司收歸社會所有與控制,提取財產利潤促使公司轉型,並確保無任何工作崗位流失的狀態下,以永續能源方式生產能源燃料及發展氫能源技術,然後基於社會需求謹慎計劃能源生產,而不是以資本利潤導向。

    3: 少數幾家公司掌控著世界大多數的食物生產及交易。75%的森林破壞都是由他們造成的,並佔了15-20%的CO2排放,生態系統的破壞及大量使用農藥對自然環境和我們的健康造成影響。食物和農業也是第二大溫室氣體排放產業,甲烷就是其中之一(56%),這也佔全體人為碳排放的19-29%。我們需要把企業從資本家手中搶過來,停止森林破壞,組織大規模的森林復育方案及基於環保永續發展考量制定食物生產計劃,這包含了食物生產在地化、運用傳統種植及畜牧方法,並教育大眾減少過多的肉食消費來減少肉食對環境及個人的健康影響。

    4: 我們必須實施大規模、高品質且有效率的公共投資計劃,免費的大眾運輸,環境友善的建築及房屋改建,回收及修復各項設施,而不把垃圾焚化或裝出海外。假如我們生產、經濟、財富不是被少數菁英和政府高官掌控,所有的措施將勢在必行。

    5: 所有的行動,包括修復受損生態系將提供數百萬的良好工作機會。受到產業轉型影響的工人們必須有工作保障,並以相同待遇重新訓練投入。投資永續能源將提供更多的工作: 每投資在一個石化產業職位的金額,可以在綠能產業上得出5-7個職位。

    6: 我們需要大幅增加公共預算,提升民主且獨立的科學研究,用以充分理解並對抗氣候變遷,強化能源生產及能源儲存科技,更發展出環境友善材料(比如塑膠替代品,綠色混凝土或綠色建材)等等。把政府花在補助、節稅、鼓勵石化業的預算改用於上述研究上。這些花費不應由社會救助和社會福利的款項負擔,這些研究也不應被大企業收買、專利化或替企業利潤背書。

    7: 地球是我們的星球,所以我們必須基於所有人免於貧困、壓迫、毀滅的權利,民主化的計劃且經營經濟,以永續發展的原則上確保我們在這個星球上的未來。對抗資本主義並以一個滿足人們基本需求的社會來取代它,而不是滿足企業利潤,以尊重環境而不是環境破壞,以真正的民主而不是企業掌控政經體制: 一個民主的社會主義社會。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