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9月29日
More

    氣候危機:污染能源的真相

    幾乎所有我們日常生活的事物,從開燈到使用手機,都由污染能源驅動。

    Rebecca Green 社會主義替代(ISA美國)

    幾乎所有我們日常生活的事物,從開燈到使用手機,都由污染能源驅動。

    溫室氣體排放的最大部分(大約25%)來自發電及熱能生產。其實能源生產早該由100%再生能源替代,更準確地來講應在數十年前就該如此。

    我們並非一直以來如此使用能源,早在1800年代工業革命前,我們的曾曾曾曾祖父母輩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通行也沒有使用谷歌地圖。他們總是利用柴火撐過寒冬、長期面對食物稀缺、也難以遠距離通訊和旅行。

    經過崎嶇漫長的創新,全世界的能源得以更有效的方式生產,從新型的水輪科技到1800年末由燃煤和蒸氣驅動引擎。很快,我們除了能更好地產生熱能暖房,燃煤也使機械引擎的效率更勝以往。

    飛機,火車和汽車隨之而來,氮化肥料也使食物供給指數增長。生活水準也有所改善,更多人得以生存,充足的能源讓各式各樣的現代生活成真,這得歸功於化石燃料。

    但是我們所熟悉的故事,很顯然並不在這裡劃下句點。

    我們現在所面對的問題,基本上是從開始使用化石燃料後產生,這也使得我們無法在不衝擊環境的狀況下持續依賴它滿足人類文明。

    好消息是,透過現代科技,我們持續發現更多的綠色替代能源運作現代社會。壞消息是,化石燃料公司不會就此罷休。

    化石燃料產業的大欺詐

    事實上,當化石燃料成為我們的主要能源時,整個產業就已經由少數個人權貴掌握。至今這個狀況並沒有改變。

    1800年代末的新興資本家們需要這種新能源,用以鐵路和興建工廠及城市,這也代表掌握煤炭的人得以快速富有。

    但是當他們以及石油和天然氣大亨們在接下來數十年間財源滾滾,當時科學界就已經指出對化石燃料的威脅。瑞典科學家和化學家阿瑞尼斯(Svante Arrhenius)在19世紀末已經提出,燃燒化石燃料將造成全球溫度上升。

    隨後有越來越多人認同,都表示相同意見並有大量的證據顯示燃燒化石燃料完全不可持續。

    化石燃料公司們對此非常了解,並且資助當中的部分研究,最早在1950年代就發現燃燒化石燃料將造成全球暖化、海平面升高、以及「劇烈的環境影響」。環保人士麥吉本(Bill McKibben)說,化石產業造就「美國歷史上後果最嚴重的真相掩蓋」。

    如果社會是理性的運作,這些研究理應立即促使社會尋找和發展再生能源,並馬上轉型。但事實並非如此,在資本主義下,只要化石燃料利潤夠高,它就會擋在轉型的路上,移除它將變為極度困難。

    相對的,化石燃料公司們主動資助自然科學研究以淡化氣候變遷,誇大不完整且選擇性的資料、使用僞專家、以及助長各種陰謀論。

    與此同時,這些石油公司也花費多到難以置信的金錢遊說政客。這些政客儘管也認知到氣候變遷,但寧願收這些髒錢來贏得選舉,或者忙於跟蜆殼石油的執行長打交道。在1990年,石油和天然氣產業花費超過1200萬美金資助政治獻金,但老實說,相對於他們2020年的1.407億美金的花費來講九牛一毛。

    2021年,大型森林野火、洪水、颶風見怪不怪的今天,科學事實已經無法否認,令政客們也開始要「跟上潮流」,甚至大型石油公司亦說他們也想投資再生能源!但是拜登政府卻放行7800萬畝地的墨西哥灣外海鑽油,而且2022年的化石燃料產量將持續增長。

    錢並不是一切

    不過,有一個好消息:對普通民眾和地球來講,億萬富翁和政客們從來沒有起過什麼幫助,所以我們不必倚靠他們。我們應把焦點放在市議會、公衆廣場、社區中心地下室、學校建築和大學校園。在這些地方,工人階級和年輕人正在為更好的未來組織著。

    1970年第一屆地球日,美國有2000萬人參加前後12,000個活動。包括有著約35000名講者和更多組織者的多個教育講座。到了年底,美國環保局成立,並且《乾淨空氣法案》得以通過。

    這是第一個保護河流和湖畔的法案,而大學的環保學生團體,以及報紙的環保專欄也都如雨後春筍般誕生。這些都是見基於群衆性的草根組織運動,將數以千萬計的人政治化起來,在討論會結束之後持續為氣候保護奮鬥。

    一份2021年的報導指出,美國原住民從拱心石(Keystone XL​​​​​​​)到立岩(Standing Rock​​​​​​​)反抗新的輸油管計劃,且透過直接行動和社區動員來延遲、擾亂、並完全阻擋各種化石燃料計劃,他們已經延後了相當於美加兩國25%的年碳排放量至大氣中。

    愛爾蘭的梅奧(Mayo)郡也發生一個歷史性的勝利,包括農民、漁民以及學校老師在內的當地居民,發動長達13年的鬥爭反抗蜆殼石油公司。最後公司嘗試但仍無法驅逐郡民以建造天然氣管,是抗議、佔領、以及當地組織力量迫使蜆殼石油最終放棄這項建造天然氣管的工程。

    還有很多案例,而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應當有希望。

    我們有群眾站在我們這裡,而且很顯然已退無可退。那些化石燃料公司和億萬富翁有的就只有金錢,但如果我們拒絕運轉他們的工廠,拒絕讓他們建造新油管,甚至拒絕讓他們控制我們的政治制度,這些錢並無用武之地。

    今年十一月,世界各國領袖將在2021年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舉行會談,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與其他許多人一起參與抗議行動;我們動員我們世界各國的成員,表達我們急需的訴求:

    • 立即停止所有新建化石燃料計劃,立刻在下個十年內轉型成100%再生能源。
    • 公有化所有的石油公司和公共設施公司——我們不信任億萬富翁,我們無法承受以利潤為依歸的能源生產模式。
    • 提供緊急幫助給極端氣候收災戶,大量雇用緊急應變人員、護理師、以及其他醫療照護人員。
    • 推行綠色新政就業計劃,雇用百萬計人來增強公共設施禦寒能力、建設再生能源電網、整頓農業、復育林地、擴張公共運輸、以及實行其他綠色政策。
    • 建立青年及工人階級群眾行動,從每個校園校區到每個工作場所擴及全世界,我們是唯一能贏得永續、根基於實際人類需求而非企業貪婪的社會主義地球的力量。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