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月29日
More

    气候危机:污染能源的真相

    几乎所有我们日常生活的事物,从开灯到使用手机,都由污染能源驱动。

    Rebecca Green 社会主义替代(ISA美国)

    几乎所有我们日常生活的事物,从开灯到使用手机,都由污染能源驱动。

    温室气体排放的最大部分(大约25%)来自发电及热能生产。其实能源生产早该由100%再生能源替代,更准确地来讲应在数十年前就该如此。

    我们并非一直以来如此使用能源,早在1800年代工业革命前,我们的曾曾曾曾祖父母辈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通行也没有使用谷歌地图。他们总是利用柴火撑过寒冬、长期面对食物稀缺、也难以远距离通讯和旅行。

    经过崎岖漫长的创新,全世界的能源得以更有效的方式生产,从新型的水轮科技到1800年末由燃煤和蒸气驱动引擎。很快,我们除了能更好地产生热能暖房,燃煤也使机械引擎的效率更胜以往。

    飞机,火车和汽车随之而来,氮化肥料也使食物供给指数增长。生活水准也有所改善,更多人得以生存,充足的能源让各式各样的现代生活成真,这得归功于化石燃料。

    但是我们所熟悉的故事,很显然并不在这里划下句点。

    我们现在所面对的问题,基本上是从开始使用化石燃料后产生,这也使得我们无法在不冲击环境的状况下持续依赖它满足人类文明。

    好消息是,透过现代科技,我们持续发现更多的绿色替代能源运作现代社会。坏消息是,化石燃料公司不会就此罢休。

    化石燃料产业的大欺诈

    事实上,当化石燃料成为我们的主要能源时,整个产业就已经由少数个人权贵掌握。至今这个状况并没有改变。

    1800年代末的新兴资本家们需要这种新能源,用以铁路和兴建工厂及城市,这也代表掌握煤炭的人得以快速富有。

    但是当他们以及石油和天然气大亨们在接下来数十年间财源滚滚,当时科学界就已经指出对化石燃料的威胁。瑞典科学家和化学家阿伦尼乌斯(Svante Arrhenius)在19世纪末已经提出,燃烧化石燃料将造成全球温度上升。

    随后有越来越多人认同,都表示相同意见并有大量的证据显示燃烧化石燃料完全不可持续。

    化石燃料公司们对此非常了解,并且资助当中的部分研究,最早在1950年代就发现燃烧化石燃料将造成全球暖化、海平面升高、以及“剧烈的环境影响”。环保人士麦吉本(Bill McKibben)说,化石产业造就“美国历史上后果最严重的真相掩盖”。

    如果社会是理性的运作,这些研究理应立即促使社会寻找和发展再生能源,并马上转型。但事实并非如此,在资本主义下,只要化石燃料利润够高,它就会挡在转型的路上,移除它将变为极度困难。

    相对的,化石燃料公司们主动资助自然科学研究以淡化气候变迁,夸大不完整且选择性的资料、使用伪专家、以及助长各种阴谋论。

    与此同时,这些石油公司也花费多到难以置信的金钱游说政客。这些政客尽管也认知到气候变迁,但宁愿收这些脏钱来赢得选举,或者忙于跟壳牌石油的执行长打交道。在1990年,石油和天然气产业花费超过1200万美金资助政治献金,但老实说,相对于他们2020年的1.407亿美金的花费来讲九牛一毛。

    2021年,大型森林野火、洪水、飓风见怪不怪的今天,科学事实已经无法否认,令政客们也开始要“跟上潮流”,甚至大型石油公司亦说他们也想投资再生能源!但是拜登政府却放行7800万亩地的墨西哥湾外海钻油,而且2022年的化石燃料产量将持续增长。

    钱并不是一切

    不过,有一个好消息:对普通民众和地球来讲,亿万富翁和政客们从来没有起过什么帮助,所以我们不必倚靠他们。我们应把焦点放在市议会、公众广场、社区中心地下室、学校建筑和大学校园。在这些地方,工人阶级和年轻人正在为更好的未来组织着。

    1970年第一届地球日,美国有2000万人参加前后12,000个活动。包括有着约35000名讲者和更多组织者的多个教育讲座。到了年底,美国环保局成立,并且《干净空气法案》得以通过。

    这是第一个保护河流和湖畔的法案,而大学的环保学生团体,以及报纸的环保专栏也都如雨后春笋般诞生。这些都是见基于群众性的草根组织运动,将数以千万计的人政治化起来,在讨论会结束之后持续为气候保护奋斗。

    一份2021年的报导指出,美国原住民从拱心石(Keystone XL​​​​​​​)到立岩(Standing Rock​​​​​​​)反抗新的输油管计划,且透过直接行动和社区动员来延迟、扰乱、并完全阻挡各种化石燃料计划,他们已经延后了相当于美加两国25%的年碳排放量至大气中。

    爱尔兰的梅奥(Mayo)郡也发生一个历史性的胜利,包括农民、渔民以及学校老师在内的当地居民,发动长达13年的斗争反抗壳牌石油公司。最后公司尝试但仍无法驱逐郡民以建造天然气管,是抗议、占领、以及当地组织力量迫使壳牌石油最终放弃这项建造天然气管的工程。

    还有很多案例,而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应当有希望。

    我们有群众站在我们这里,而且很显然已退无可退。那些化石燃料公司和亿万富翁有的就只有金钱,但如果我们拒绝运转他们的工厂,拒绝让他们建造新油管,甚至拒绝让他们控制我们的政治制度,这些钱并无用武之地。

    今年十一月,世界各国领袖将在2021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举行会谈,国际社会主义道路(ISA)与其他许多人一起参与抗议行动;我们动员我们世界各国的成员,表达我们急需的诉求:

    • 立即停止所有新建化石燃料计划,立刻在下个十年内转型成100%再生能源。
    • 公有化所有的石油公司和公共设施公司——我们不信任亿万富翁,我们无法承受以利润为依归的能源生产模式。
    • 提供紧急帮助给极端气候收灾户,大量雇用紧急应变人员、护理师、以及其他医疗照护人员。
    • 推行绿色新政就业计划,雇用百万计人来增强公共设施御寒能力、建设再生能源电网、整顿农业、复育林地、扩张公共运输、以及实行其他绿色政策。
    • 建立青年及工人阶级群众行动,从每个校园校区到每个工作场所扩及全世界,我们是唯一能赢得永续、根基于实际人类需求而非企业贪婪的社会主义地球的力量。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