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1日
More

    香港:Foodpanda送递员罢工 抵抗苛刻剥削

    社会主义行动 报道

    外卖平台Foodpanda在疫情下“疫”巿扩张,生意赚到水涨船高,但送递员却没有获得辛劳所得的成果,薪金收入被公司不断削减,员工连最基本福利亦欠缺之余、内部不公平的机制令员工怨声载道,生计受到影响下外卖送递员在周末发起多区罢工行动,抗议公司无理削减工资,超过300名员工参与。

    这次罢工并非空穴来风,Foodpanda在这年头已不断推出政策扣减外卖送递员的工资。参与罢工的外卖单车手“奶悠”(假名)向社会主义行动记者表示,公司过去逐小地扣减送递员收取的服务费,以自己一张距离较远的外卖单为例,本可分到42元(港币,下同)现在被扣至30元,中距离的30元扣至20元,即每张单都被削减约10元左右。他每日工作10小时本可赚到约800元,现在只剩500至400元,公司亦从来不会知会员工削减薪酬。

    “奶悠”最近更被公司指责跟单不擅而被停工5日,他怒斥:“静悄悄地削减工资已经非常可耻,现在更不理会我的解释而停止我工作,手停口停下我亦要照顾家人和小朋友,公司那所谓的上诉机制十分霸道,简直人神共愤!”“奶悠”踏单车送外卖亦存在风险,“在行人路踏单车会犯法,在行车路上与其他车辆并行亦非常危险,我试过工作时遇过一次意外,幸好没有大碍”。他指Foodpanda外卖送递员都是以“自雇”形式被聘用,没有病假、工伤、强积金等任何福利保障,意外后公司更将他的送递表现评级下调。

    另一位送递员 John(假名)是一位“步兵”(以步行方式送外卖),他指公司推“孖单”降价政策,将第二张同一屋苑的外卖单服务费削减,又将客人投诉外卖送达后出现食物倾倒、外卖送抵后没有该地址或其人等恶作剧,都归咎为员工责任而发出警告信,令John感到十分不公平。“我们要利用Foodpanda手机App去处理外卖服务,每张单都有它的指定送抵时间,那些倒数时间有时只有数十分钟,令我们要火速进行送递,增加交通意外和受伤风险。”

    罢工行动在尖沙咀、观塘Foodpanda办公室及多区Pandamart门外聚集,员工举起“停止无理减薪”、“Foodpanda treats us like slaves!”的标语,亦要求每张单的服务费至少是50元来换取“生存”及抵销外卖摩托车维修费、油费等开支,而“步兵”则至少需要35元。

    过往Foodpanda亦曾无理解雇争取福利的送递员,显示大企业对员工的压榨及可耻。在罢工的影响下,多区的Pandamart超巿停止运作,而工人指抗争将会续持。

    去年,另一外卖送递平台Deliveroo亦因削减员工工资险酿罢工。外卖送递行业在疫情下大举扩大业务,在巿场竞争激烈下,这类公司都要加强压榨员工获取利润,使全球多地都爆发工人抗争。例如,中国大陆的外卖送递“饿了么”平台旗下骑手在今年3月发起跨省的抗议行动,抵抗公司压迫员工,差不多同时间在英国伦敦亦有Deliveroo员工的抗议,反对持续的低薪和要求更合理工资。

    社会主义行动支持Foodpanda送递员的合理抗争,在香港劳工保障形同虚设下,工人需要团结的行动去捍卫权益。这次罢工最主要是透过网络群组沟通动员发起,工人至今并未有组织起代表自己的工会组织,而今天工会正面临政府前所未有的镇压。

    11月13-14日的罢工确实令人振奋,但抗争若要持续,网上群组这种组织方法可能并不足够,而需要哪怕是“地下”或“非正式”的工会组织架构,以应对资方对罢工的打压,争取最大化工人的权益。所有工人都要与Foodpanda罢工工人展示团结!如果他们成功改善待遇和薪酬,对所有工人来说都是胜利,并会鼓励工人组织和斗争!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