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7月7日
More

    中國新冠「清零」政策成效令公眾懷疑

    馬加烈 中國勞工論壇

    中國長期堅持「清零」政策來應對新冠肺炎,與全球大部分國家形成鮮明對比。根據中共官方數據,中國累計確診數字約10萬,死亡4636人,確診和死亡率放在全球都算很低的,且自從去年3月初,確診增幅都很小;但從各地反覆陷入極嚴格封鎖、無盡大規模核酸檢測(哪怕只有1例新增確診)來看,中國的防疫實情遠不如官方數據顯示得那麼好。

    嚴厲而粗暴的政策

    在最近一年半多的時間,各地疫情多次死灰復燃。即使「嚴防死守」,今年10月開始仍然出現一波本土疫情,而當局為了證明國內「清零」政策無比正確,設法把責任甩鍋給境外移入。而現實執行的限制措施也很粗暴、與公開的數字不成比例。江西鉛山縣在今年10月30日發現1例本地確診後,在當晚把當地所有紅綠燈調整為紅燈,試圖禁止市民出行。但在廣大民眾吐槽之後,當地次日便撤回這一奇葩措施。江蘇南通師範高等專科學校,則在當地出現疫情後,要求學生經批准才得離校,否則開除,事件在微博流傳後,高讚評論也都是對於政策的批評,例如大學生自比「監獄裡的狗」。

    其他一系列極端措施也引發了不少的民意反彈。11月12日,江西上饒一名市民傅女士在新浪微博爆出,當地防疫人員將她留在家中的寵物狗活活打死(即使防疫人員曾承諾不會「處理」牠)。此事引發社會憤慨,話題獲得超過1.9億次瀏覽,逾11萬人參與討論。

    中共官媒頻繁借由官方疫情數據與其他國家比較、以及全國上百名地方官員因防疫不力被問責等等,自誇「制度優勢」、自標榜「人民至上、生命至上」;趁機批判西方「民主」制度,在中美衝突的背景下鞏固自己的「勝利敘事」,試圖延續中國民眾對當局的信心。但去年疫情開始的時候,中國也是浪費了三週時間才採取行動,疫情得到初步控制之後,亦急忙恢復生產、又因為工作場所防疫措施不足而造成新一波感染(例如今年福建莆田的疫情)。限制措施反覆恢復讓民眾不斷陷入疲勞;中國許多勞動者因封城被迫停工、失去收入,而政府也不提供任何經濟援助。隨著嚴厲封城的持續,「清零」的有效性遭遇越來越多質疑。除了張文宏提出「與病毒共存」外,連一貫強硬堅持清零的鍾南山也開始說會留意與病毒共存國家的防疫經驗了。

    中共內部也出現了更多的分歧:位於中緬邊境的雲南瑞麗長期封城,其前副市長戴榮里在10月底發文控訴瑞麗慘狀,包括全市經濟近乎停擺,市民積蓄已難以維生,不少人精神狀態都出了問題等等。瑞麗現任市長尚臘邊則極力否認瑞麗需要援助,而戴對此反擊、痛批尚「胡扯」。近期本土疫情再升溫,多地政府再次推行「就地過年」,但《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卻「唱反調」說不應輕易要求民眾就地過年,引起很多長期不能與家人團聚的網民共鳴。

    危及冬奧

    2022北京冬奧已進入倒數百日階段,對於中共是個大挑戰:中共擔心一旦邊境放開,境外輸入一增多後(現在還有奧密克戎變種病毒),國內疫情急遽爆開。中國疾控中心研究指出,在「與病毒共存」模式下,中國每日新增病例數恐將超過63萬——變相說明中國防疫很大程度上僅是表面上厲害,而實際上,從性質上看,中國防疫和西方資本主義國家一樣漏洞百出,而且中國疫苗的實際效用也不明確(第三期試驗數據都未公開)。目前,中國80%以上的人口已全面接種新冠病毒疫苗。但試驗結果顯示表明,中國國產疫苗不如mRNA技術的西方疫苗有效。但當世界上許多較貧窮的地區仍然無法獲得疫苗時,即使在疫苗接種率高的西方國家,疫苗的效果也很有限。「在每個人都安全之前,沒有人是安全的」是顯而易見的真理,但這是與資本主義階級制度相衝突的原則。

    當下制度下,群眾必然要花很長時間、付出很多代價才能等到疫情災難終結。唯有工人群眾組織起來,通過民選委員會民主控制醫療部門和其他攸關民生的經濟部門,才能真正讓大眾自己來制定、實施對自身負責的可持續、切實防疫措施,在抗擊疫情之時盡力保障正常生活。但在中共獨裁體制下,群眾自我組織意味著要挑戰極權專制,還有其國家機器保護著的資本主義制度。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