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4日
More

    中国新冠“清零”政策成效令公众怀疑

    马加烈 中国劳工论坛

    中国长期坚持“清零”政策来应对新冠肺炎,与全球大部分国家形成鲜明对比。根据中共官方数据,中国累计确诊数字约10万,死亡4636人,确诊和死亡率放在全球都算很低的,且自从去年3月初,确诊增幅都很小;但从各地反复陷入极严格封锁、无尽大规模核酸检测(哪怕只有1例新增确诊)来看,中国的防疫实情远不如官方数据显示得那么好。

    严厉而粗暴的政策

    在最近一年半多的时间,各地疫情多次死灰复燃。即使“严防死守”,今年10月开始仍然出现一波本土疫情,而当局为了证明国内“清零”政策无比正确,设法把责任甩锅给境外移入。而现实执行的限制措施也很粗暴、与公开的数字不成比例。江西铅山县在今年10月30日发现1例本地确诊后,在当晚把当地所有红绿灯调整为红灯,试图禁止市民出行。但在广大民众吐槽之后,当地次日便撤回这一奇葩措施。江苏南通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则在当地出现疫情后,要求学生经批准才得离校,否则开除,事件在微博流传后,高赞评论也都是对于政策的批评,例如大学生自比“监狱里的狗”。

    其他一系列极端措施也引发了不少的民意反弹。11月12日,江西上饶一名市民傅女士在新浪微博爆出,当地防疫人员将她留在家中的宠物狗活活打死(即使防疫人员曾承诺不会“处理”它)。此事引发社会愤慨,话题获得超过1.9亿次浏览,逾11万人参与讨论。

    中共官媒频繁借由官方疫情数据与其他国家比较、以及全国上百名地方官员因防疫不力被问责等等,自夸“制度优势”、自标榜“人民至上、生命至上”;趁机批判西方“民主”制度,在中美冲突的背景下巩固自己的“胜利叙事”,试图延续中国民众对当局的信心。但去年疫情开始的时候,中国也是浪费了三周时间才采取行动,疫情得到初步控制之后,亦急忙恢复生产、又因为工作场所防疫措施不足而造成新一波感染(例如今年福建莆田的疫情)。限制措施反复恢复让民众不断陷入疲劳;中国许多劳动者因封城被迫停工、失去收入,而政府也不提供任何经济援助。随着严厉封城的持续,“清零”的有效性遭遇越来越多质疑。除了张文宏提出“与病毒共存”外,连一贯强硬坚持清零的钟南山也开始说会留意与病毒共存国家的防疫经验了。

    中共内部也出现了更多的分歧:位于中缅边境的云南瑞丽长期封城,其前副市长戴荣里在10月底发文控诉瑞丽惨状,包括全市经济近乎停摆,市民积蓄已难以维生,不少人精神状态都出了问题等等。瑞丽现任市长尚腊边则极力否认瑞丽需要援助,而戴对此反击、痛批尚“胡扯”。近期本土疫情再升温,多地政府再次推行“就地过年”,但《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却“唱反调”说不应轻易要求民众就地过年,引起很多长期不能与家人团聚的网民共鸣。

    危及冬奥

    2022北京冬奥已进入倒数百日阶段,对于中共是个大挑战:中共担心一旦边境放开,境外输入一增多后(现在还有奥密克戎变种病毒),国内疫情急剧爆开。中国疾控中心研究指出,在“与病毒共存”模式下,中国每日新增病例数恐将超过63万——变相说明中国防疫很大程度上仅是表面上厉害,而实际上,从性质上看,中国防疫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一样漏洞百出,而且中国疫苗的实际效用也不明确(第三期试验数据都未公开)。目前,中国80%以上的人口已全面接种新冠病毒疫苗。但试验结果显示表明,中国国产疫苗不如mRNA技术的西方疫苗有效。但当世界上许多较贫穷的地区仍然无法获得疫苗时,即使在疫苗接种率高的西方国家,疫苗的效果也很有限。“在每个人都安全之前,没有人是安全的”是显而易见的真理,但这是与资本主义阶级制度相冲突的原则。

    当下制度下,群众必然要花很长时间、付出很多代价才能等到疫情灾难终结。唯有工人群众组织起来,通过民选委员会民主控制医疗部门和其他攸关民生的经济部门,才能真正让大众自己来制定、实施对自身负责的可持续、切实防疫措施,在抗击疫情之时尽力保障正常生活。但在中共独裁体制下,群众自我组织意味着要挑战极权专制,还有其国家机器保护着的资本主义制度。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