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8月10日
More

    “Worker Lives Matter!”中国打工人最新一波反过劳行动

    周毅 中国劳工论坛

    青年劳动者对于过劳猝死问题的愤慨,已转化为新一波网络抗议。今年10月中旬起,一份开放填写的“公司作息表”在中国网络流传。这份表格包含了许多互联网公司在不同地区、不同岗位上的作息时间,细化到上下班时间、午晚饭时间、一周工作天数、新人是否写日报/周报等等。其名称“Worker Lives Matter!打工人也需要生活!”明显从国际黑人维权运动“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获取灵感,亦结合当下中国劳动者表达对自身高强度、低工资现状无奈的“打工人”一词,在中国极权高压、不能直接组织反抗的环境下,表达对于超长工时现状的不满。

    或许是想避免被打压,创建者公开申明“维护国家安全与利益”、要求大家填写时不得“违反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但是该试算表仍然在两周内被封禁。封禁前夕,该表格已经获得逾10万浏览,并且有约7000名网民自发填写所在公司岗位的资料。其中大企业如美团、字节跳动、腾讯、华为、阿里巴巴、京东等都被公布每天实际工时为11-12小时。近来这帮大企业都在群众舆论压力下宣传自己推行新工时制,例如字节跳动的10-7-5,都不过是宣传伎俩。

    该表格的创建者都是介于20至25岁的年轻人,都在“996”(每天早上9点到晚上9点、每周工作6天)重灾区的互联网大公司实习过,明确表示希望能够为抵制“996”、普及“955”(每周工作40小时)做出贡献。很多网民认为该表格“一定程度上体现打工人的意志、倒逼资本家的让步”,显示中国工人阶级整体的激进化。

    “程序员的命也是命”

    这并非中国第一次有关劳工维权的网络抗议。在2019年,“996”工作制引起群众愤怒的时候,就已经有程序员发起了“996.ICU”行动,高呼“程序员的命也是命”,不想因过劳而住进重症监护室(ICU)。受此启发,很多网络互助行动涌现,内容牵涉普及劳动仲裁、索要补偿金等知识,以及帮助劳动者取证等等。这些行动的发起人或许本来只是想分享信息,但由于中国越来越多人想要一个发声表达不满的渠道、政府又持续打压实体劳工运动,这些网络行动都演变为对于高工时、低薪、几乎没有福利保障的工作条件的大规模抗议。

    中国生活成本不断攀升、竞争愈发激烈,令不少年轻上班族被迫加班或者忍受公司的超长工时。各种加班模式应运而生,“996”是其中最出名的工作制度,此外还有更夸张的“007”(一周七天无休24小时待命)。马云、刘强东等中国知名企业家对于“996”模式大力推崇;而在国家宣传配合资本家的洗脑下,社会鼓吹片面的“个人奋斗”思想,学校也对作为下一代劳动者的学生洗脑——只要努力就能获得相应回报。即使违反《劳动法》,各种加班模式在中国仍旧大行其道,“996”则从科技业工作者开始,蔓延其他各个产业。

    然而,长期超时工作也造成很多人还很年轻就突发重病甚至猝死,而资方却冷眼对待,例如拼多多22岁员工在去年底过劳猝死后,公司官方帐号仅以“哪一个不是用命换钱”来回应。

    中国《劳动法》规定,劳动者工作时间每天不超过8小时、平均每周不超过44小时。但法律在现实犹如废纸:今年10月中国劳动者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为48.6小时,假设一周5个工作日,则每日平均工作9.72小时,距离“955”还很远。显见,过劳者绝非少数。官方虽然在8月底重申“996”工作制非法,但是主要还是在警告科技巨头、无任何实际行动。内卷严重的现况下,中国劳动者普遍害怕被公司炒鱿鱼而不敢要加班费,中国现存所谓工会也都是中共的傀儡,因此过劳、薪资停滞问题也不会实质得到解决。

    更关键的是,中共政权的政策完全是利于资本家、巨富而非普通工人的,而且害怕群众反抗威胁甚至推翻自身统治,因此也必然出重手封杀网络抗议,包括这次“Worker Lives Matter!”。但是,反抗的火种不会这样被浇灭,工人的愤怒无可避免会在未来群众斗争爆发——而当局害怕这一局面。在新的独立工运中、全国范围内建立独立工会,开展战斗性、有协调的反对资本主义剥削的斗争,将成为一个势不可挡的想法。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