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8月10日
More

    「Worker Lives Matter!」中國打工人最新一波反過勞行動

    周毅 中國勞工論壇

    青年勞動者對於過勞猝死問題的憤慨,已轉化為新一波網絡抗議。今年10月中旬起,一份開放填寫的「公司作息表」在中國網絡流傳。這份表格包含了許多互聯網公司在不同地區、不同崗位上的作息時間,細化到上下班時間、午晚飯時間、一週工作天數、新人是否寫日報/週報等等。其名稱「Worker Lives Matter!打工人也需要生活!」明顯從國際黑人維權運動「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獲取靈感,亦結合當下中國勞動者表達對自身高強度、低工資現狀無奈的「打工人」一詞,在中國極權高壓、不能直接組織反抗的環境下,表達對於超長工時現狀的不滿。

    或許是想避免被打壓,創建者公開申明「維護國家安全與利益」、要求大家填寫時不得「違反國家相關法律法規」,但是該試算表仍然在兩週內被封禁。封禁前夕,該表格已經獲得逾10萬瀏覽,並且有約7000名網民自發填寫所在公司崗位的資料。其中大企業如美團、字節跳動、騰訊、華為、阿里巴巴、京東等都被公佈每天實際工時為11-12小時。近來這幫大企業都在群眾輿論壓力下宣傳自己推行新工時制,例如字節跳動的10-7-5,都不過是宣傳伎倆。

    該表格的創建者都是介於20至25歲的年輕人,都在「996」(每天早上9點到晚上9點、每週工作6天)重災區的互聯網大公司實習過,明確表示希望能夠為抵制「996」、普及「955」(每週工作40小時)做出貢獻。很多網民認為該表格「一定程度上體現打工人的意志、倒逼資本家的讓步」,顯示中國工人階級整體的激進化。

    「程序員的命也是命」

    這並非中國第一次有關勞工維權的網絡抗議。在2019年,「996」工作制引起群眾憤怒的時候,就已經有程序員發起了「996.ICU」行動,高呼「程序員的命也是命」,不想因過勞而住進加護病房(ICU)。受此啟發,很多網絡互助行動湧現,內容牽涉普及勞動仲裁、索要補償金等知識,以及幫助勞動者取證等等。這些行動的發起人或許本來只是想分享信息,但由於中國越來越多人想要一個發聲表達不滿的渠道、政府又持續打壓實體勞工運動,這些網絡行動都演變為對於高工時、低薪、幾乎沒有福利保障的工作條件的大規模抗議。

    中國生活成本不斷攀升、競爭愈發激烈,令不少年輕上班族被迫加班或者忍受公司的超長工時。各種加班模式應運而生,「996」是其中最出名的工作制度,此外還有更誇張的「007」(一週七天無休24小時待命)。馬雲、劉強東等中國知名企業家對於「996」模式大力推崇;而在國家宣傳配合資本家的洗腦下,社會鼓吹片面的「個人奮鬥」思想,學校也對作為下一代勞動者的學生洗腦——只要努力就能獲得相應回報。即使違反《勞動法》,各種加班模式在中國仍舊大行其道,「996」則從科技業工作者開始,蔓延其他各個產業。

    然而,長期超時工作也造成很多人還很年輕就突發重病甚至猝死,而資方卻冷眼對待,例如拼多多22歲員工在去年底過勞猝死後,公司官方帳號僅以「哪一個不是用命換錢」來回應。

    中國《勞動法》規定,勞動者工作時間每天不超過8小時、平均每週不超過44小時。但法律在現實猶如廢紙:今年10月中國勞動者平均每週工作時間為48.6小時,假設一週5個工作日,則每日平均工作9.72小時,距離「955」還很遠。顯見,過勞者絕非少數。官方雖然在8月底重申「996」工作制非法,但是主要還是在警告科技巨頭、無任何實際行動。內卷嚴重的現況下,中國勞動者普遍害怕被公司炒魷魚而不敢要加班費,中國現存所謂工會也都是中共的傀儡,因此過勞、薪資停滯問題也不會實質得到解決。

    更關鍵的是,中共政權的政策完全是利於資本家、鉅富而非普通工人的,而且害怕群眾反抗威脅甚至推翻自身統治,因此也必然出重手封殺網絡抗議,包括這次「Worker Lives Matter!」。但是,反抗的火種不會這樣被澆滅,工人的憤怒無可避免會在未來群眾鬥爭爆發——而當局害怕這一局面。在新的獨立工運中、全國範圍內建立獨立工會,開展戰鬥性、有協調的反對資本主義剝削的鬥爭,將成為一個勢不可擋的想法。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