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月22日
More

    外送平台——中國新型血汗工廠

    霍爾頓 中國勞工論壇

    高壓、低薪、交通事故、幾乎沒有社會保障——這就是中國1000萬外賣騎手的生活。這一產業成為疫情下資本的新寵,發展迅猛,而線下餐飲業利潤的一大來源正是對外送工人的剝削。

    中國勞工通訊工人集體行動地圖收錄的騎手罷工抗議事件不斷上升,由2017年10起事件增至2019年的45起。到2021年北京「外送江湖騎士聯盟」的發起人陳國江被捕,並發起了廣州、深圳外送工人聯合罷工。但是這些運動中外送工人從指望中共官方工會幫忙到為建立獨立工會而鬥爭,階級意識正在增長,令政權十分忌憚,使之不得不出手干預。廣州市區總工會2021年9月成立外賣騎手官方工會,明顯是想用來壓制獨立工會的意識。中共控制的官方工會專門用來與資方達成假協議,甚至破壞工人的鬥爭,例如將罷工名單交給資方和警察。

    隨著新冠疫情的延續,外送工人的運輸勞動已成為維持社會生活不可或缺的一環。然而他們辛苦付出卻沒有得到應有的回報,反而被壟斷資本變本加厲地加碼剝削。中國各地域外送工人的工資水平普遍在平均工資水平以下,即便在北京這樣的一線城市,2018年,外送工人月平均工資也只有約6500元,遠低於該市10712元的平均工資水平。

    疫情當下,外賣市場在中國顯著增長。2020年,中國線下餐飲業毛利潤僅達3.93萬億,較2019年銳減15.3%;相比之下,線上餐飲業市場規模達到6626.2億元,同比增長15%,線上餐飲業註冊用戶達4.56億,同比增長7.6%,均出現大幅度增長。由此可見在疫情背景下,線下餐飲業因為封城、隔離措施等因素而條件惡化,餐飲業資本故而被迫急劇轉向線上餐飲行業。

    線上餐飲業成為了中國工人當下僅有的幾個選擇,使外送工人鬥爭中處於弱勢。而中共政權對2019年來鎮壓一系列外送工人運動的,也完全證明瞭這個資本主義獨裁政權並不維護外送工人的根本利益。

    餓了麼旗下的1000餘萬名註冊外送工人中絕大多數都被資方強制/誘導註冊為自負盈虧,自擔風險的「個體工商戶」而非與之有勞動合約關係的雇工,由此被排除在《勞動法》保護外,不能享受任何工傷賠償和職工福利。

    此外,外送平台普遍引入計件工資制度,以低額底薪、高抽成計件工資與嚴苛的處罰機制來最大限度地壓榨外送工人。美團的工資制度中包含多達數十項違規扣款項目,扣款金額10到500元上不封頂,部分項目甚至按收入百分比幾何遞增進行扣除。平台極為苛刻的扣款時限迫使外送工人不顧生命安全,屢屢危險駕駛追趕時限以避免扣款。

    2020年1月,僅在杭州一地,外送工人交通違法就達到5萬次,引發事故千餘件,2人死亡、389人受傷。平台扣款均通過軟件後台完成,外送工人只有在被扣款後才能在軟件前台獲悉原因,且申訴時限與可申訴項目均極其有限,剝削制度在精密算法程序的加持下威力倍增;根據美團的財務報表,2019年在訂單密度劇增的情況下,單均工本只有4.71元,同比下跌8%。2020年,美團淨利潤高達47.1億元,同比增長210.36%。

    外送平台如此有恃無恐地壓榨外送工人,可以說是大趁時利。疫情下中國經濟蕭條,工人階級大量失業,生存狀況惡化,據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的調查顯示,2020年上半年,中國總就業人口7億人中有超過15%完全失業,5%處於半失業狀態,勞動後備軍的空前增加使勞動力市場結構發生劇變,這對資本大為有利,其得以更加肆無忌憚地壓榨工人。

    外送工人鬥爭使中共響起警號。獨立而不依附於現行體制的工人運動的威力是不可小覷的,他們的階級鬥爭的未來與全中國工人階級一樣不能囿於現時的高壓條件。外送工人已在鬥爭中顯示了他們不斷增長的階級力量,他們需要在更高的維度上繼續為他們的權力而鬥爭,並連結其他部門的工人階級,開始建立真正和獨立的工運。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