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2月1日
More

    關於烏克蘭戰爭的6個問題,與社會主義者的6個回應

    戰爭正處於關鍵的轉折點。社會主義者的立場是什麼?

    社會主義正義黨(ISA瑞典)黨報《進攻報》社論

    俄軍入侵烏克蘭,已造成數百人喪生、數十萬人被迫逃離家園。瑞典政府在右翼的支持下,決定運送武器給烏克蘭、更貼近北約。社會主義者的立場又是什麼?

    2月26-27日這個週末,我們見證了戰爭的幾個重大的轉折點。激烈的戰鬥正在進行,聯合國難民署警告說,可能有500-700萬人被迫逃難。普京以俄羅斯的核武器作為要脅。而西方列強基本上將俄羅斯踢出了世界金融體系。德國社民黨總理朔爾茨(Olaf Scholz​​​​​​​)表示,德國的軍費開支應增加到GDP的2%、超過800億歐元。

    歐盟正提供烏克蘭政府4.5億歐元用以購買武器。包括瑞典在內的許多其他國家政府都承諾為烏克蘭提供武器和軍事裝備。這意味著,瑞典自1939年以來,首次向參戰國家出口武器。

    蘇霍寧(Daniel Suhonen)等社民黨左翼辯論家,提到瑞典和芬蘭一樣或將加入北約的想法。局勢瞬息萬變,就像一個規模巨大的「衝擊學說」——用來推動劇烈的政策更改、以增進資本利益的重大事件。左翼、工人運動和所有反對戰爭的人們,都需要就這些問題進行民主的討論。

    什麼能終結戰爭?

    俄羅斯入侵並不像普京想得那麼容易。包括當地的防衛組織在內,烏克蘭的抵抗強大。俄羅斯反戰示威也有所增加,在年輕人中尤甚。在德國柏林,多達50萬人聚集在一起反對戰爭。

    國際工人運動、反戰運動以及世界各地左翼的首要任務,是向烏克蘭人民提供人道主義支持,並盡全力支持俄羅斯的抵抗運動。俄羅斯人民對普京政權的不滿在戰前就已經很普遍了。歷史上,從1905年終結與挪威戰爭的工會鬥爭,到終結第一次世界大戰的1917年俄國革命,再到美國國內反戰情緒強烈、促使美軍從越南撤退,無不顯現戰爭和好戰情緒為群眾運動、起義和革命所遏止。

    是什麼令這場戰爭爆發?

    普京是個冷酷無情的暴君,他隨時準備粉碎一切反對派,並將力量範圍擴大到烏克蘭、白羅斯、其他鄰國和戰區,比如敘利亞。普京的政權是幾十年來全球資本肆意橫行的結果。史太林主義制度崩潰了,取而代之的是資本主義寡頭。曾經一段時間裡,普京與西方看似建立起了合作關係。對於前蘇聯人民來說,這意味著生活水平的急劇下降,包括人均預期壽命縮短了。

    與此同時,新的帝國主義矛盾也正在形成。這牽涉到全球大國之間的權力鬥爭——戰略領域、資源和經濟(也就是今天所說的地緣政治)鬥爭。當今世界在政治和軍事上日益被中、美帝國主義之間的新冷戰所主導。普京認為,就像在敘利亞那樣,在伊拉克、阿富汗、金融危機和新冷戰之後,美帝國主義的相對削弱會給他空間。但戰爭並不如像他想像的那樣發展,西方的反應更加嚴厲。因此,他的入侵烏克蘭行動將會升級。

    戰爭的主要受難者是烏克蘭人民,而責任在於製造普京與日益加劇的帝國主義矛盾的全球資本主義制度。

    北約的性質改變了嗎?

    北約是一個建立在戰爭之上的聯盟。1999年,北約對塞爾維亞首都貝爾格萊德的居民進行為期70多天的狂轟濫炸。它也在2011年轟炸了利比亞,並從2015年起領導了對阿富汗的戰爭。這些戰爭都是以「民主」和「國家建設」這樣的辭藻作為擋箭牌(即使轟炸貝爾格萊德並無聯合國的支持)。然而,正如伊拉克所展現的那樣,轟炸並未帶來民主權利。戰爭的結果在阿富汗最明顯,塔利班奪取政權,而人民正在挨餓。在利比亞,北約在瑞典的參與下發動的轟炸鎮壓了民眾的起義。

    北約正在推動全球軍備競賽,各國的軍事開支都大幅增加。北約由美帝國主義領導,因此其行動符合美帝國主義的利益。反北約的立場形成於在瑞典工人運動和社會上的長期實際辯論中。社會主義者正在與普京作鬥爭,同時繼續反對北約。

    瑞典或其他國家運送武器給烏克蘭會確保和平與自由嗎?

    在過去12個月里,美國向烏克蘭運送了價值10億美元(90億克朗)的武器。現在有來自土耳其埃爾多安政府的無人機、德國的導彈和瑞典軍方的防彈衣。瑞典軍方此前曾訓練過烏克蘭士兵。芬蘭、丹麥兩國國會均一致決定運送武器。

    各國政府現在向烏克蘭運送武器並非出於人道主義考量。我們在阿富汗見到的發展,就鮮明地證明了這一點。20多年來,軍事行動成為優先事項,這造成了毀滅性的後果。

    目前正在運送的武器可能會減緩俄羅斯的進攻,但很少有人相信它能決定戰爭的走向。相反,能夠決定戰爭走向的是俄羅斯國內反對戰爭的聲音、國際上的大規模抗議以及全球工人對普京戰爭機器的封鎖,這些都能產生最大的影響。

    西方列強不太可能部署空軍和士兵,否則這將引發一場大戰。但要求加大力度攻打俄方的呼聲將越來越大。

    公眾輿論大力支持結束戰爭的恐怖,這意味著這些國家的政府在最初階段可以在向烏克蘭運送武器上獲得支持。這種民意將被各國利用起來,從而增加軍隊方面開支,以及推動芬蘭和瑞典加入北約。

    工人貧民與政府、資本和軍隊有共同利益嗎?

    國家不是中立的機關,它終究是為統治階級(資本家)利益服務的工具。社會主義者警告,武裝部隊與警察會被用來對付本國工人的鬥爭和群眾抗議。

    外交是內政的延續。不幸的是,歷史上,很多左翼和工人政黨支持自己國家參戰與軍事干預,結果因此他們使得國內的右翼政治與局勢的惡化變得具合法性。

    工人運動是在過去反對軍國主義和戰爭的鬥爭中崛起的。1905年,瑞典工人運動以「不要武器」為口號,成功阻擋了對挪威的開戰計劃,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當社民黨領導層在一戰期間承諾「社會和平」(支持政府)時,左翼和青年聯盟以反戰運動來回應。

    烏克蘭人民應如何自衛?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是一名右翼民粹主義政客,他代表的並非烏克蘭人民利益。他的政府為大企業減稅,而大部分工人的生活水平持續下降。許多烏克蘭人想要建立人民自衛體系,已經動員了數千人,甚至動用起自製武器。數個視像顯示,人們向俄方士兵喊話不要開槍,並把一些坦克逼到調頭。

    烏克蘭人民現正面臨可怕的磨難;雖然是有必要以持續的政治鬥爭來主宰自己命運,但是真的有方法可以做到嗎?現在為繼續抗擊俄方佔領所需的國防委員會需要自下而上的民主組織與協調。由北約領導烏克蘭並非民主或公平的替代方案。

    建立反戰、反帝國主義運動,終結這場戰爭

    對於社會主義者而言,即使在戰爭中,我們也是立足於有利於工人、貧民和普通老百姓的立場上。工人運動的最佳傳統,是抵抗戰爭和軍國主義,秉持獨立的路線——而不是與右翼、資本和國家機器結盟。

    不管未來一週戰事如何發展,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群眾意識、各大國之間的關係和經濟——這一切都將受到影響。對於所有反戰人士而言,分析戰爭和全球資本主義制度,並動員群眾反對這兩者,是至關重要的任務。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