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6日
More

    戰爭局勢更新:普京的戰爭進入第四週

    破壞、談判與經濟動盪

    Per Olsson 社會主義正義黨(ISA瑞典)

    普京政權對烏克蘭發動的戰爭已進入第四週,傷亡者數持續增加。儘管進行了多次會談,並且多次進行調解的嘗試,但戰事仍然繼續,並持續擴大。

    戰爭中主要受難者的正是烏克蘭的人民。僅在被俄軍包圍的馬里烏波爾(Mariupol),就有2,500名平民喪生。據報,僅在哈爾科夫(Kharkiv​​​​​​​),就有600座建築物被炸毀。

    已經有300萬人被迫逃離烏克蘭,其中一半是兒童。此外,還有200-300萬難民在國內流離失所。

    烏克蘭的城市被打成一片廢墟、經濟正在垮掉。哪怕在開戰前,由於資本主義復闢帶來的災難,烏克蘭就已經是歐洲第二最貧窮的國家,該國人口也在迅速減少——自1990年代初資本主義復闢以來,烏克蘭人口每年減少約30萬。

    普京的如意算盤打不響

    普京政權十分驚訝於烏克蘭強而有力抵抗,侵略戰爭未如新沙皇所預期那樣進展。在烏克蘭最大20個城市中,俄軍至今仍聲稱只是佔領了之一的赫爾松(Kherson​​​​​​​);此外,赫爾松也發生了反對俄軍的遊行抗議。在大部分地區,莫斯科的軍隊在上週沒有進展。基輔、哈爾科夫和各個城市地區一直受到猛烈的轟炸和導彈襲擊。而俄羅斯空軍幾乎沒有出動,烏克蘭的防空系統似乎仍完好無損。

    據烏克蘭政府稱,俄羅斯導彈攻擊到西方帝國主義國家向烏克蘭運送的武器和裝備,襲擊了靠近波蘭邊境的亞沃里夫(Yavoriv​​​​​​​)基地,造成35人死亡、134人受傷,這令更多人感到戰事正在擴大。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表示,普京攻打周遭其他國家只是時間問題。然而,到目前為止,西方帝國主義國家領袖們拒絕了他設立禁飛區的請求。拜登表示設立禁飛區將意味著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

    談判?

    戰事的進展可能令克里姆林宮接受調解和「談判解決方案」。澤連斯基的顧問阿雷斯托維奇(Aleksey Arestovich)在3月15日週二預測,戰爭將在2至3週內或最遲在5月內結束。澤連斯基本人則率先表示烏克蘭的中立地位(這也是俄羅斯的要求之一)。他解釋道,美帝國主義和其他西方列強已經明確表示烏克蘭「不能加入(北約)。這就是事實,這需要被承認。​​​​​​​」

    目前,基輔不會接受普京提出的其他要求,即承認克里米亞和頓巴斯地區為俄羅斯領土。

    對於統治階級來說,外交和談判是戰爭的延續,只是通過另一種方式來進行而已。也就是說,在「願意談判和妥協」的背後,是這場戰爭所製造出的地緣政治與權力關係新版圖。在此基礎上不可能有長久的和平。每一個可能的方案在未來都意味著戰爭政策的延續,和更多的佔領企圖,以及像今天的波斯尼亞一樣的持續分崩離析狀態。

    也可能發生的是,雙方能夠達成協議,但會像2014-2015年的《明斯克協議》那樣被當作廢紙。《明斯克協議》本是為了確保烏克蘭東部的頓巴斯地區的和平,但沒有一個簽署方真的履行承諾,因此該地區一直仍是戰區。

    西方帝國主義對戰爭的反應是增加軍事部署(主要是在波羅的海和東歐國家),進行幾十年來最大型的軍備升級,並推出了有史以來最嚴厲的一系列制裁措施。西方國家政府決定實施總數約為5,800項制裁——這是針對單一國家前所未見的。

    在政府的制裁之外,有330多家公司決定停止或暫停在俄羅斯的業務,其中包括麥當勞、宜家、Visa和萬事達卡(MasterCard)。

    主要受制裁打擊的是俄羅斯的普通民眾,他們會失去工作和儲蓄,該國的經濟目前正在迅速崩潰。克里姆林宮的宣傳將把制裁描繪成對所有俄羅斯人的戰爭,符合他們為戰爭辯護的總體企圖。這與加強鎮壓任何反戰聲音相結合,當局通過新法針對反戰的「假新聞」,違者可被判3到15年的監禁。鎮壓產生了效果,儘管在鎮壓之下仍有廣泛的不滿情緒,上週日的抗議活動比前一週少。

    全球轉折點

    烏克蘭戰爭是世界發展的一個關鍵轉折點。1989至1991年史太林主義崩潰後建立的世界秩序已被炸得粉碎。英國《衛報》3月12日總結說:「毫無疑問,在2月24日之後的暴力、動蕩的日子裡,既定的國際秩序被動搖了,而且在某些方面,以非同尋常、意想不到和通常不受歡迎的方式被顛覆了。」

    烏克蘭戰爭是新冷戰時代的第一場戰爭,帝國主義和日益軍事化的列強和集團——俄羅斯、中國對美國、北約和歐盟——彼此直接對抗。

    對於中國的習近平獨裁政權來說,這場戰爭對其又增加了個巨大的危機。在普京訪問北京冬奧期間,中國宣布與俄羅斯建立「無限的」的夥伴關係,現在北京卻假裝表現出「中立」立場。對於西方帝國主義來說,針對俄羅斯的制裁和行動同時也是在明確警告習近平。

    停滯性通脹

    在戰爭的影響下,世界經濟受到的通貨膨脹沖擊不斷加深,全球資本主義重新陷入停滯性通脹——通貨膨脹和增長停滯。這與1970年代和80年代的情況有相似之處,但今天這卻是發生在一個更加緊張和危險的世界局勢背景下。除了能源,食品價格也在暴漲,對新殖民地國家和貧民的打擊最大。

    烏克蘭擁有豐富的資源,但這些資源被近幾十年來不論親俄或新西方的國內腐敗精英階層所掠奪和侵吞。

    智庫歐洲對外關係委員會在2021年6月評論道,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去年批評國內的一些超級富豪時,「這是為了建立他自己的權力基礎,以及建立與華盛頓聯系的橋樑的一部分」,並補充說他的行為並不構成打破寡頭對國家控制的 「真正運動」。

    民間防衛

    烏克蘭的工人和貧民有權利保護自己。我們已經看到了一些關於烏克蘭境內自下而上的群眾行動(部分是武裝行動)的零散報道,這表明當地有條件在群眾組織的基礎上組成一支獨立於烏克蘭精英、所有資產階級團體和西方帝國主義的人民防衛力量。

    烏克蘭人民有權決定自己的未來,而先決條件是,俄軍部隊立即無條件撤離。但不是由北約部隊來取代,也不能讓烏克蘭成為被西方帝國主義吞噬的國家。

    烏克蘭戰爭發出了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警告,除非世界上的工人和貧民能夠團結起來,為創造一個沒有任何壓迫和暴力的社會主義世界而奮鬥,否則全人類將面臨威脅。

    只有工人和貧民的獨立組織和鬥爭才能確保和平,並終結使世界陷入戰爭火海的帝國主義權力鬥爭。

    我們主張:

    在烏克蘭、俄羅斯和世界各地,建立工人階級的反戰抵抗。

    停止戰爭——俄羅斯軍隊立即撤離。

    反對北約軍國主義和帝國主義。

    支持社會主義全球鬥爭——加入我們,成為ISA的成員。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