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8月13日
More

    台灣:多名兒童染疫去世,揭露醫療資源徹底不足!

    陳延年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

    新冠疫情急遽升溫,累積確診人數突破兩百萬,兩千三百條人命也因此喪生。同時,蔡英文政府與陳時中仍矢口否認醫療資源不足問題,並表示這是「危言聳聽」。實際上,對於蔡英文政府而言,只要對其不利、危及其權威的言論,就算是描述現況也會被民進黨與其網軍說成是「造謠」。

    多名兒童染疫去世

    當民進黨忙於辯解「沒有醫療量能不足」時,截至6月9日已有17個兒童死亡,重症兒童累積43人,全台新冠肺炎兒童死亡率高達10萬分之5,這是日本的10倍、韓國的8倍!

    兒童疫苗在新冠疫情延燒了一個半月的五月中才陸續到貨,揭露了民進黨政府聲稱要「延緩疫情高峰」推動「新台灣模式」真相——醫療資源與準備的不足下讓疫情蔓延。

    醫療擠兌現況處處可見,民進黨執政的基隆市中一名確診兒童高燒42度由母親陪同連續跑五家醫院均無空床,在到院前就已經死亡,其父親表示「都在等待救治」;另一個民進黨執政的屏東縣中媽媽帶著高燒確診的兒子連續跑三家醫院都遭拒收。四月中新北中和2歲男童高燒,父親撥了4通電話等待81分鐘救護車才到,六天後不治身亡,而指揮中心在此例後才調整規定,讓確診者、居家隔離者不適可自行去醫院——這就是民進黨引以為傲的「超前部署」!

    血汗健保與醫療商品化

    台灣自豪健保制度,並非服務於基層人民需求,面對新冠疫情就被「打回原形」,健保近三十年與醫院營利配合起來,健保中低廉的護理費也是造成血汗護理師原因之一,又因健保給付制度有住院天數限制,過限制天數就不會給付給醫院,造成醫院想把病人在規定天數後請病人出院,不顧病人需求。

    兒童急診長期被醫院資方認定為「長期虧損」的部門,因健保是依造「病人量」和「檢查、處置、藥費」給付給各大財團醫院,但兒童急診看診量不穩定、檢查與處置少、藥費低廉,所以健保給付給各醫院也少,造就兒科急診醫師薪水比成人急診醫師低的慘況,而兩年來疫情使兒科急診病人變少後,有些資方甚至把兒科夜間重症醫師砍半裁員!造成如今面對新冠疫情,兒科急診醫師人力不足——而這實際上是台灣醫療營利至上的制度造成的惡果!

    傾聽護理聲音?

    陳時中假惺惺的在5月25日舉辦「傾聽護理聲音」座談會,但在三天前,衛福部放寬專責病房護病比,比照一般急性病房。

    座談會只是把不合理的現況合理化,在會中提高專責病房中護病比上限至一比七(一個護理師照顧七個病人),但也完全沒有強制醫院落實的機制。而護理師提出「一比五」的照顧重症患者已經是上限的心聲。陳時中卻只回應:「想不到其他辦法了」、「我能想到的就是給錢補償大家」。

    醫院為營利增開30%專責病房,卻不願增加人手而讓護理師不勘負荷。發放津貼只是為醫院不願花錢補足人力的現況開闢道路,繼續使用治標不治本、讓護理師更加血汗過勞的政策。而過去許多醫護人員的防疫津貼延遲發放,甚至津貼「被迫打八折」頻頻出現。況且能全面有效補足醫療資源,對抗新冠肺炎疫情的並不是增加津貼,而是應全面補足各大醫院的護理人力。

    建設職場抗爭

    去年五月疫情爆發時,蔡英文曾下令「補足醫護人力」,歷經一年後的疫情卻要護理師被迫接受血汗過勞狀況!可見民進黨從來就不願挑戰醫院資方,只想開空頭支票而不願兌現。

    新冠疫情兩年來造就全球各地醫護抗爭浪潮,醫療產業工人不應繼續相信親財團的藍綠兩黨,而醫院常成為大財團用慈善名義節稅、而開設的營利場所。因此我們需要在職場中組織工會力量,團結向資方和政府抗爭,推動職場民主化,反對血汗過勞制度,並團結各產業部門的工人階級,挑戰資本財團統治。所有私人醫院應該公共化,同時大大增加公共醫療資源,讓醫療產業部門交由工人民主控制,才能全面補足醫護人力、實現全面充足且免費的公共醫療,滿足基層人民的需求,進而對抗百年一次的全球新冠疫情。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