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8月10日
More

    中國:三十年以來最嚴重的危機

    美國2022年的經濟增長率會超越中國嗎?

    Vincent Kolo 中國勞工論壇

    習近平成為中國終身獨裁者的如意算盤,如今陰雲籠罩——這正是一系列經濟和政治的災難。「清零」政策下的封城癱瘓了中國各主要城市,重挫了GDP增長,並將失業率推向新高;此外,還有如烏克蘭戰爭不斷加劇的帝國主義衝突。中國社會被猛然推入了三十年來最嚴重的危機。每個社會階層都對於經濟懷著深重的悲觀態度,並擔憂著未來可能的發展。粗劣的「清零」政策已經激起了對中共政權前所未有的憤怒。

    據報,習近平已經指示高層官員要不惜一切代價,確保今年的GDP增長率比美國高,然而除非美國的經濟出現硬著陸,否則這不大可能發生。彭博社已經將中國的GDP增長預測值下調到2%,而美國的增長預測則為2.8%。當前沒有任何一間國際預測機構對中國2022年的GDP增長給出4.3%上的估算,遠低於中國政府定下的5.5%目標。

    中共今年稍後將要召開五年一度的黨大會,習近平將在其中延任他的總書記第三任期,或者恢復早已廢置的中共中央主席職位。黨大會的作用不過是一個橡皮圖章的儀式,而真正的決定早已由約40名官僚資本主義的頭目在一系列黑箱交易中事先決定好了。

    習近平高度集權、廢除了過去四十年的「集體領導」制度(這個制度起源於鄧小平發起的資本主義復辟過程)是中共政權與中國社會面臨深重危機的表現。社會、政治與地緣的緊張狀態正接近爆點。這些內部壓力迫使中國資本主義尋求更高的國際地位,並是帝國主義衝突的根源之一。與此同時,中美新冷戰又加劇了國內矛盾。

    在今年,為了盡可能平穩地實現他的終身統治,習近平將穩定視為壓倒一切的需要。在總理李克強於今年三月的人大會議遞交的政府年度工作報告中,「穩定」一詞被提及了76次。然而如今穩定卻無從得見。

    清零政策

    今年,因高傳染性的奧密克戎(Omicron)變種病毒疫情爆發,引發了專制下反烏托邦式的鎮壓行動。2022年的封城規模之大是人類史無前例的。超過3億人直接受影響,必須忍受數周的居家隔離、失去收入、食物短缺、新冠以外的疾病得不到治療,以及官僚暴力。甚至遠離封鎖區的地區也受到嚴重影響,表現在消費的驟降——因為人們害怕他們可能也將會面臨封鎖。

    國家的網絡審查令大眾無法質疑習近平的「清零」政策。甚至世衛組織的溫和批評(說清零政策是「不可持續的」)也被屏蔽掉。全球資本主義逐漸意識到,習近平政權將把這種「清零」政策至少堅持到中共二十大之後,並且全然不顧其極深重的經濟代價。

    經濟代價已經表現在經濟的急速下行,其中第二季度GDP極有可能會衰退。同時,已經有著過重財政負擔的地方政府,現在又多了一個沈重負擔:必須自行支付市民每隔72或48小時做一次的核酸檢測資金。東吳證券發佈的報告顯示,為中國全部的一二線城市(涵蓋5.05億人口)進行常規核酸檢測將要每年花費1.7兆元,而這佔中國GDP總量的1.3%,甚至超過中國每年1.45兆的軍費!

    大部分地方政府都深陷於嚴重的財政危機。這是由於土地銷售的驟減(根源為房地產泡沫的破裂)與稅收降低(根源在於封城和政府減稅政策)。日本銀行野村證券表示,今年中國地方政府的資金缺口總計將達到6兆人民幣(約合8950億美元)。全國各地的地方政府都正在對公務員減薪,甚至拒付2021年以來的獎金。

    經濟體量等同於阿根廷的上海,從三月下旬就處於封城狀態。當局名義上在六月初解封,但隨後官方又重新實施封城,如今這座城市的部分地區仍處於封鎖。而北京名義上沒有處於封鎖,但自四月末以來,該城市的過半地區都曾在不同時間處於全面封鎖。由於大規模民意反彈(主要來自上海)大量湧入社交媒體,甚至突破了火力全開的審查機器,如今媒體不得使用「封城」一詞描述北京情況。

    對於工人階級,「清零」政策意味著更嚴重的剝削、更少的工資與更多的債務。例如在上海就有幾乎五百萬來自更貧窮省份的農民工。在封城期間,這些工人沒有工作也沒有收入。為了維持在上海這樣一個大城市的生存,大部分農民工不得不與數人合租一個房間——不是一個公寓,而是一個房間,甚至僅僅一張床。在平常,這些工人僅僅在睡覺時回家,加班數小時以彌補生活費用。在封城期間這樣過度擁擠的環境更是無法忍受。

    為了滿足資本家,特別是那些越來越多地從中國撤資的外國資本家的利益,在封城期間,一套「閉環」系統在部分工廠實行。這套系統意味著工人不是居家上班,而是直接住在工作的地方。例如,在上海的特斯拉巨型工廠中,數千汽車工人自封城起就睡在工廠地板上,每隔十二小時換班,每周工作六天。

    在蘋果公司的供應商廣達電腦的上海分部雇傭了40000人,大多是低收入的農民工。在奧密克戎開始在廠區高牆內傳播時,約100名工人為了逃脫與保安發生打鬥。工人們控訴公司隱瞞疫情爆發且不隔離陽性患者。這個案例揭露了所謂「閉環」就是以工人的健康和生命為代價保障資本家的利潤。

    在上海一地,自三月起已經出現了至少七次與疫情有關的工人抗議。一個網絡上流傳的視頻顯示,數十個穿防護服的「大白」為爭取所拖欠的工資遊行抗議。另一場五月的抗議中,出現了「大白」與警察的衝突。抗議起因是政府違背讓他們在返回家鄉前,在酒店中隔離的諾言;而是將他們送往他們自己曾在其中工作的,條件極差、擁擠的方艙中心隔離。

    社會控制的工具

    以上的事件證明,中共政權聲稱自己防疫政策是「人民至上」就是個徹頭徹尾的謊言。這同樣也能用來回應國際上一些左翼組織:他們被中共的宣傳所迷惑,因而支持中國的防疫政策、將其視為相對西方災難性的防疫模式更進步的替代選擇。實際上,中共的政治立場和西方政府同樣反動、反工人階級,同樣維護資本主義。

    習近平政權重視進行大規模核酸檢測,掀起了核酸檢測行業的「淘金熱」。表現其一便是僅在去年就有超過400家核酸檢測公司成立,其中許多公司都與中共統治精英有聯繫。財新傳媒有報道指出,核酸檢測公司在2022年第一季度獲得巨額利潤,如迪安診斷的收益上漲了122%。北京萬泰生物是快速抗原檢測的生產商,該公司的利潤增長了198%。在深圳證券交易所的新冠檢測板塊中,20家公司的淨利潤在2021年中翻倍。在中國最富有的100名億萬富翁中,超過十分之一出身於制藥業與生物科技行業。

    習近平政權不僅在堅持「清零」,還在將其轉化為一個常態化的機制。大規模檢測和隔離的基礎設施正在迅速膨脹,全國範圍正建造成百上千的永久性檢測點。

    如此一來,借用抗擊疫情這個托辭,習近平政權顯著強化了社會控制和鎮壓的機關。當局利用強制性的健康碼來標記全體人員,使居民的行動受到嚴格限制。人們在超市購物或在公園遛狗時,需要展示智能手機上的綠色健康碼。這項技術在兩年前新冠疫情初期並不存在。當時震驚世界的武漢封城,比今年在上海和其他地方的封城要溫和得多。

    在警察國家手中,這項技術將不可避免地被用來鎮壓工人和其他挑戰當局的人。這一點在河南省省會鄭州尤為凸顯,四家地區性村鎮銀行因龐氏騙局暴雷,導致100萬儲戶無法從賬戶取錢。5月,數百名抗議者從中國各地來到鄭州,要銀行還錢。6月,當一場新的抗議活動召開時,儲戶發現他們的健康碼在抵達鄭州火車站時由綠色變為紅色。但是,鄭州是一個目前沒有新冠病例的城市。警方圍捕並隔離了抗議者,然後於第二天將他們強制送回家鄉。

    官媒罕見地一齊抨擊鄭州發生的這個事件。《中國日報》抨擊市政府「越過了危險的紅線」。就連民族主義小報《環球時報》也警告稱,此類違反衛生法規的行為將「損害這一監測體系的威信」。這種有限的自我批評反映出官方知道公眾非常不滿。隨著經濟危機的惡化和殘酷的新冠防疫政策的延續,民眾的不滿情緒有可能爆發。

    經濟直線下滑

    經濟危機並不只是(甚至並非主要是)因為習近平的「清零」政策,然而「清零」大大地加劇了經濟下行這個情況。去年,房地產泡沫的最終破裂是決定性的經濟轉折點。房地產部門佔中國GDP的28%。它是中共債務驅動的國家資本主義經濟模式的主要動力,而這一動力現在已經失靈。與此相關的一個問題是,目前的債務水平超過了GDP的300%,這限制了中共通過金融刺激實現經濟再增長的能力。全球資本家及其中國同行對中共沒有與2008年甚至2020年規模相若的「大刀闊斧」刺激計劃,而感到越來越悲觀。

    在過去的工國委CWI(ISA的前身)辯論中,國際書記處的前領導層認為,中國的高度國家控制是其史太林主義歷史的遺產,使該政權具有管理好經濟以避免危機的獨特能力。他們因此認為,中共能夠做其他政府做不到的事情。

    這確實正確,但只是在一定程度上。誇大中國的特別之處,可能會導致分析和觀點上的失誤。包括中港台的同志們認為,僅僅指出中國國家資本主義經濟的「獨特」特徵(具有明顯官僚和國家干預特徵的獨裁資本主義經濟,而非計劃經濟)還不夠,還需要強調其局限性。這些差異並沒有像一些資產階級評論員想象的那樣,賦予經濟無敵或免於危機的能力。歸根結底,儘管過程可以在不同的時間尺度上進行,但資本主義經濟的規律本身是正確的。

    房地產泡沫的破裂顯示了「中國例外論」的矛盾兩面。中國房地產市值55兆美元,是美國房地產市場的兩倍。這是前所未有的債務驅動擴張的結果,這是由於中共對銀行系統的控制程度,以及城市和地區管理部門在通過快速基礎設施建設推高地價方面的決定性作用。

    國家政策為龐大的私有房地產市場的發展提供了框架,同時數百萬中共地方官員通過金融投機積累了驚人的財富。但今天,隨著房地產市場的過度擴張(買家不足,人口危機不斷擴大,各個方向都有債務),同樣的國有銀行拒絕為苦苦掙扎的房地產公司提供資金,而地方政府本身也面臨著歷史性的信貸緊縮。

    新屋銷售額連續11個月下降,5月份同比下降59%,創下歷史新低。儘管北京和許多地方政府採取了一系列刺激措施,以吸引買家重返市場,但市場崩盤仍在加速。去年,房地產泡沫的破滅首先表現為恆大集團等大型開發商的流動性危機。正如我們所解釋的,這只是冰山一角。這一點已經得到證實。此前四年(包括去年)共售出1300多萬套住房,但今年的總銷售量可能下降三分之一或更多。

    消費者支出的崩潰與房地產危機有著相同的根源。人口危機、出生率下降和結婚率下降是重要因素。與2019年相比,工人和大部分中產階級的境況明顯惡化。許多人受到了減薪和失業的打擊。人們對承擔更多債務的態度更加沈默。像許多公司一樣,家庭選擇優先償還現有債務,而不是進行新的開支。

    新冠疫情和封城加速了消費者的習慣轉變,其根源在於收入下降和工作不穩定狀況增加。特別在年輕人中流行的「躺平」思潮,就是這一趨勢的一種表現。他們正在擺脫消費主義、債務和中國資本主義的高壓生活方式。

    與去年相比,過去三個月的零售額分別萎縮了3.5%、11.1%和6.7%。第一季度手機銷量同比下降14.1%,因為年輕人拒絕總是需要購買新款手機的狂熱情緒(也就是「躺平」)。2022年前五個月,新車總銷量下降了12%以上。

    這些指標給中共政權顯現出的是嚴峻的情形。20年來,中共政權一直吹噓將國內消費(而非固定資產投資和出口)作為經濟增長的主要引擎。然而,2021年的消費僅佔GDP的38.5%,這一比例低於20年前。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在疫情期間,支撐經濟的是中國強勁的出口增長,而不是國內消費。這種增長是基於暫時的趨勢,因為封鎖和在家工作為中國製造的筆記本電腦和其他電子設備創造了巨大的市場。這一趨勢正如預期的那樣逐漸減弱。今年迄今為止,中國筆記本電腦的出口下降了16%。

    失業率飆升是中國經濟問題最令人擔憂的指標。北京大學學者6月份的一份報告警告稱,中國的失業率可能達到2020年的水平,當時有12%的勞動力失業。

    官方失業數據低估了實際情況,因為排除了2.9億農民工。然而最具爆炸性的數字是16-24歲的失業率,這在5月份達到了18.4%的歷史新高。這是美國青年失業率(7.9%)的兩倍多,也高於歐盟同一指標(13.9%)。一千萬大學畢業生將在未來三個月內進入勞動力市場,到目前為止,只有20%的人找到了工作,而去年同期有60%。

    新程度的經濟困難和不確定性正在塑造年輕人、工人和農民工的意識,他們對中共管理經濟事務能力的信心徹底動搖。年輕一代的激進化反映在社交媒體上——那裡是中國有限的公眾討論和社會評論的唯一渠道。

    2020年的網絡流行語是「內卷」,意思是因為缺乏資源而瘋狂競次。2021年,儘管還不意味著有明確的階級意識,「躺平」思潮更為明確地拒絕了中國資本主義的瘋狂競爭。今年的流行語是「潤」,甚至被稱為「潤學」,儘管這不是一場運動,而是一種強烈的社會情緒,但是正如前面提到的其他例子一樣。「潤」起源於公眾對上海封鎖暴行的強烈反對,尤其是渴望逃離這個國家以逃避鎮壓和極權統治。

    這些群眾意識的轉變標誌著形勢發生了重大變化:群眾越來越不認同中共的統治,意識到了整個社會的危機。這自然只是第一階段,還不是一個連貫的替代方案,但卻是對舊規範和幻想的決定性突破。

    隨著習近平試圖在未來幾十年鞏固自己的控制,下一個時期的統治將更加動盪不穩。中國的人口危機——勞動者和消費者規模的縮減——及其停滯不前的債務驅動經濟,越來越有可能破壞該政權超越美帝國主義的龐大野心,當然美帝自身也面臨著嚴重問題。對於社會主義者來說,隨著世界資本主義兩大經濟和軍事強國進入前所未有的危機和政治動蕩階段,這些發展具有巨大影響。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