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8月10日
More

    香港防疫政策徹底淪為政治計算

    裘青 社會主義行動

    香港自本年首季的第五波Omicron新冠疫情全面爆發以來,根據政府衛生署的數據累計已造成超過125萬人感染,共9192人死亡,然而實際感染人數可能遠超這一數字——一般估計已有超過半數香港市民曾經染疫。近日香港似乎再次迎來新一輪的小爆發,在連續數周單日確診破百後,至7月2日為止已有連續4日新增確診數字超過2000例。

    林鄭月娥在卸任前,雖然口頭上並無正式承認,但事實上已沒有再強硬執行清零政策——封區已經停止,也沒有計劃進行全民檢測。港府因為經濟嚴重受破壞而受到壓力,一方面想盡量放寬防疫政策,但不敢公開放棄違背習近平「清零」的旗號,因而陷入癱瘓狀態。

    在經歷了年初的第五輪爆發後,由於Omicron傳播快速而大部分受感染者只獲輕症,再去執行所謂的「清零」政策早已不切實際,也沒有意義。由於國產科興疫苗低下的保護能力,以及長期公共醫療資源的嚴重缺乏,香港疫情的死亡率在統計數字上甚至高於武漢。情況發展至當下,香港已初步達到了群體免疫的門檻。香港亦跟隨中國大陸的步調,開始逐步嘗試放寬入境檢疫隔離的限制。

    而在這一系列的操作下,民眾的衛生安全與利益卻完全不在考慮之內。中共以「生命至上」來為清零政策辯護完全是一個荒誕的笑話。

    疫情發展到現時,防疫政策已幾乎無關於衛生與科學而完全成為了一盤政治工作。香港在經歷過死傷慘重的第五波疫情爆發後,公共醫療系統的恆常性撥款沒有增加分毫,公共醫院的病床沒有增加一張,公共醫護人員沒有增聘一個(相反還由於移民潮而大批流失),政府依然從政治影響而非民眾福祉去考慮和制訂防疫政策,依然對公共醫療的殘缺得過且過,私人醫療系統依然以利潤為目的而對疫下社會的哀鴻遍野見死不救。

    在這一前景下,基層民眾亦遭受漫長的折磨。香港的最低工資已凍結3年,貧窮率創下新高達23.6%,貧窮人口高達165.3萬人。失業率5.4%且仍在升高。而即使是就業人口,在職貧窮率亦高至13.6%,達80萬人處於在貧貧窮狀態。

    李家超新政府早已明言,與大陸通關是「首要工作」。換言之,重新開放國際邊境、重啟國際人員正常流動將遙遙無期。這對於香港的經濟而言必將是一場漫長的折磨。香港機場航空航線與航班急促萎縮,東南亞航運中心的地位已從赤蠟角機場轉移至新加坡樟宜機場,國際航空運輸協會總幹事批評,香港曾經是全球最繁忙的貨運樞紐之一,但現時的防疫政策「實際上已令香港從國際航空地圖上消失」,這讓政府重金修建的機場第三條跑道尚未落成就已完全淪為大白象工程。

    外國資本企業也開始著手將總部撤往新加坡以便利人員流動。香港歐洲商務協會的調查顯示,25%的公司會員將在未來一年內完全撤離香港,24%將局部撤離,而表明一年內不會撤離的只有17%。外企資本關注的是,香港到目前為止都沒有一個走出疫情的清晰計劃。人員流動的不便企業人員的出缺非常嚴重,甚至達到了危及公司正常營運的程度。這些因素都使香港負上沉重的經濟代價,香港今年的經濟增長預測將只有0.8-2%。

    林鄭最近接受《鳳凰衛視》訪問時,甚至說「香港必須要重新對全球開放」,「其它國家在平衡經濟、民生的需要之後,他們就逐步開放。那麼這對香港來說就沒了優勢。」但撇開與中國通關而直接開放國際邊境,對習近平和中共政權而言卻是最嚴重「政治犯罪」:為了突顯中共對香港的「全面統治權」,在中共的藍圖中,香港必需先與中國內地通關,爾後才可以跟隨中國內地的步伐開放國際邊境。

    在中共的專政下,民眾的生命和安全從來都比不上政權的地位,甚至比不上專制者個人的面子。而在資本主義的社會制度下,不管是何人當政,民眾的利益也必需讓為於資本的利益和統治階級的利益。因此要真正走出疫情的困境,工人群眾必需組織起來,打破專制與資本主義的統治制度。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