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8日
More

    香港防疫政策彻底沦为政治计算

    裘青 社会主义行动

    香港自本年首季的第五波Omicron新冠疫情全面爆发以来,根据政府卫生署的数据累计已造成超过125万人感染,共9192人死亡,然而实际感染人数可能远超这一数字——一般估计已有超过半数香港市民曾经染疫。近日香港似乎再次迎来新一轮的小爆发,在连续数周单日确诊破百后,至7月2日为止已有连续4日新增确诊数字超过2000例。

    林郑月娥在卸任前,虽然口头上并无正式承认,但事实上已没有再强硬执行清零政策——封区已经停止,也没有计划进行全民检测。港府因为经济严重受破坏而受到压力,一方面想尽量放宽防疫政策,但不敢公开放弃违背习近平“清零”的旗号,因而陷入瘫痪状态。

    在经历了年初的第五轮爆发后,由于Omicron传播快速而大部分受感染者只获轻症,再去执行所谓的“清零”政策早已不切实际,也没有意义。由于国产科兴疫苗低下的保护能力,以及长期公共医疗资源的严重缺乏,香港疫情的死亡率在统计数字上甚至高于武汉。情况发展至当下,香港已初步达到了群体免疫的门槛。香港亦跟随中国大陆的步调,开始逐步尝试放宽入境检疫隔离的限制。

    而在这一系列的操作下,民众的卫生安全与利益却完全不在考虑之内。中共以“生命至上”来为清零政策辩护完全是一个荒诞的笑话。

    疫情发展到现时,防疫政策已几乎无关于卫生与科学而完全成为了一盘政治工作。香港在经历过死伤惨重的第五波疫情爆发后,公共医疗系统的恒常性拨款没有增加分毫,公共医院的病床没有增加一张,公共医护人员没有增聘一个(相反还由于移民潮而大批流失),政府依然从政治影响而非民众福祉去考虑和制订防疫政策,依然对公共医疗的残缺得过且过,私人医疗系统依然以利润为目的而对疫下社会的哀鸿遍野见死不救。

    在这一前景下,基层民众亦遭受漫长的折磨。香港的最低工资已冻结3年,贫穷率创下新高达23.6%,贫穷人口高达165.3万人。失业率5.4%且仍在升高。而即使是就业人口,在职贫穷率亦高至13.6%,达80万人处于在贫贫穷状态。

    李家超新政府早已明言,与大陆通关是“首要工作”。换言之,重新开放国际边境、重启国际人员正常流动将遥遥无期。这对于香港的经济而言必将是一场漫长的折磨。香港机场航空航线与航班急促萎缩,东南亚航运中心的地位已从赤蜡角机场转移至新加坡樟宜机场,国际航空运输协会总干事批评,香港曾经是全球最繁忙的货运枢纽之一,但现时的防疫政策“实际上已令香港从国际航空地图上消失”,这让政府重金修建的机场第三条跑道尚未落成就已完全沦为大白象工程。

    外国资本企业也开始着手将总部撤往新加坡以便利人员流动。香港欧洲商务协会的调查显示,25%的公司会员将在未来一年内完全撤离香港,24%将局部撤离,而表明一年内不会撤离的只有17%。外企资本关注的是,香港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一个走出疫情的清晰计划。人员流动的不便企业人员的出缺非常严重,甚至达到了危及公司正常营运的程度。这些因素都使香港负上沉重的经济代价,香港今年的经济增长预测将只有0.8-2%。

    林郑最近接受《凤凰卫视》访问时,甚至说香港必须要重新对全球开放其它国家在平衡经济、民生的需要之后,他们就逐步开放。那么这对香港来说就没了优势。但撇开与中国通关而直接开放国际边境,对习近平和中共政权而言却是最严重政治犯罪:为了突显中共对香港的全面统治权,在中共的蓝图中,香港必需先与中国内地通关,尔后才可以跟随中国内地的步伐开放国际边境。

    在中共的专政下,民众的生命和安全从来都比不上政权的地位,甚至比不上专制者个人的面子。而在资本主义的社会制度下,不管是何人当政,民众的利益也必需让为于资本的利益和统治阶级的利益。因此要真正走出疫情的困境,工人群众必需组织起来,打破专制与资本主义的统治制度。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