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8月16日
More

    记者阿布·阿格莱被杀害:为揭露巴勒斯坦占领区真实面貌而牺牲

    半岛电视台的记者阿布·阿格莱(Shereen Abu Aqleh)于5月11日,在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杰宁难民营的军事袭击中遭射杀身亡。其后,以色列警方试图阻止她在东耶路撒冷的葬礼,甚至差点把她的灵柩推倒在地上。

    Ariel Gottieb 以色列记者工会执行委员会成员(仅代表个人立场)、社会主义斗争运动(ISA以色列/巴勒斯坦)成员

    (本文仅代表个人立场,文中言论并不代表以色列记者工会的立场;原文首先发表于2022年5月26日,最后编辑于同年5月27日)

    以色列国防军5月11日在巴勒斯坦杰宁难民营发起残暴的进攻,期间阿布·阿格莱头部中弹,而她的制作人萨莫迪(Ali Al-Samoudi)也背部中弹。但这次事件只不过是冰山一角,已经有多到数不清的巴勒斯坦记者为了记录占领区的真实情况而被攻击。今年4月,巴勒斯坦记者工会偕同国际记者联盟正式向海牙国际刑事法院提出申诉,指以色列当局对巴勒斯坦记者进行系统性镇压,包括自2000年以来已有50位媒体工作者被杀害。

    阿布·阿格莱曾这么说:“要改变现实并不容易,但至少我可以为世界发声。”她出生于东耶路撒冷的占领区,并于半岛电视台担任了25年的记者。在她的职业生涯中,阿布·阿格莱揭穿了以色列国防军发言人的许多谎言,并且在巴勒斯坦西岸和中东地区家喻户晓。她为揭发占领区的惨况而牺牲,引发了中东和全球许多民众的愤怒,许多抗议也在作为以巴停火线的绿线两边(在1967年以色列本土和巴勒斯坦被占领区域范围内)爆发了。

    阿拉伯与中东记者协会公开要求“需要透明且独立的调查,来查明希琳的死因⋯⋯凶手应被追诉责任。”其中基本且必要的诉求是,要有强调独立于军方和当局的调查。

    同时,以色列国防军已经宣称,军方律师目前仍待决定,所以并不会召开正式的调查。人权组织Yesh Din回应道:“以色列国防军执法单位已经不愿提出公开调查。在无任何犯罪调查之下,80%的申诉已经被撤销。”

    目击证人们,包括制作人萨莫迪,报告说对记者开枪的是以色列国防军,而且在希琳死亡当时周边并没有任何巴勒斯坦武装民兵。巴勒斯坦当局的内政部长谢赫(Hussein Al-Sheikh)澄清道,巴勒斯坦当局的调查将会提报给国际机构,并声称“一切征兆都显示,她是被以色列特种部队杀害。”

    在证据面前,就算是以色列国防军发言人也一改往常果断否认以色列国防军攻击平民的言论,而是当媒体再次问起阿布·阿格莱是否如他所言死于巴勒斯坦的开火时,他被迫克制其言论说:“我无法确定”,并随后追述“当然,希琳仍有可能是死于巴勒斯坦的枪火之下”。同时,以色列国防军在行动报告中承认,造成死亡的子弹口径是5.56mm、从一支M16步枪发射,这也是以色列国防军所使用的武器。并且,现在确认的是,以色列国防军已经犯下至少6起对占领区记者开火的事件。

    由于阿布·阿格莱同时也是美国公民,美国国务院也发表言论公开谴责这次杀害,并呼吁立即展开调查,国务院表示对阿布·阿格莱的攻击也是对一切言论自由的攻击。前以色列国防军发言人、也是现任以色列侨民事务部、以色列工党国会议员谢伊(Nahman Shay)在广播访谈中承认“在这种事件当中,以色列政府的信誉并不好。我们都心知肚明,不良信誉是过去经验积累出来的,而且美国不会接受任何非独立机构调查出来的结果。”他呼吁调查应邀请美国法医加入调查“以增加调查可信度”。

    在民族紧张局势早已在经升级的背景下,阿布·阿格莱之死也震撼了摇摇欲坠的资产阶级与占领当局的联合政府。作为回应,联合阿拉伯名单(简称拉阿姆[Raam],以色列现执政联盟成员)决定取消宣布是否继续留在执政联盟的新闻发布会(他们最终还是决定留在执政联盟)。此外,梅雷兹(Meretz)党的国会议员佐阿比(Ghaida Rinawie Zoabi)首先宣布她将退出联合政府,并指出当局攻击阿布·阿格莱葬礼是她退出联合政府的其中一个原因。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数千人参加了5月13日星期五的葬礼游行。耶路撒冷警察作出了伤口撒盐的事情,攻击了护柩者等葬礼参与者,差点让棺材掉在地上。这些令人震惊的行为既反映了他们的极端不敏感和犹太至上主义的态度,也证明了他们试图阻止巴勒斯坦人在东耶路撒冷公共领域的一切抗议。警方试图强迫护柩者的家人签署协议,禁止葬礼游行上出现巴勒斯坦国旗、民族歌曲及口号。

    以色列警方试图以巴勒斯坦人投掷石块为由,禁止巴勒斯坦国旗出现,并在旧耶路撒冷大马士革门设置检查站、挑衅性地走向棺材并袭击了大量参与者(导致数十人受伤),且宣布不会对警务人员采取纪律处分。这实际上是一种拙劣的遮掩。尽管在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下,来自工党的公共安全部长巴尔-列夫(Omer Bar-Lev)议员只好宣布对这些事件展开警方调查,但他仍然替警察说话,将暴力事件归咎于葬礼参与者。

    虽然要求记者组织、工会和国际专家进行独立调查是正确的,但更重要的是要记住,阿布·阿格莱归根究底是在以色列军队对巴勒斯坦难民营的入侵中被杀害的,是数百万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占领下被剥夺权利时被杀的。在2021年5月袭击加沙期间,半岛电视台办公室所在的媒体大楼遭到破坏,就生动体现了在野蛮的战争中,占领、围困、贫穷和不平等现状的捍卫者是如何打压媒体记录、报导、揭露现实的。以色列政权近年来关闭巴勒斯坦媒体,逮捕、袭击甚至枪杀记者——枪击死难者包括两名报导了2018年加沙地带围栏附近示威活动的严重军事镇压的记者。

    前总理内塔尼亚胡和几位媒体大亨之间的丑闻,展现了资产阶级媒体与政权的关系,也提醒人们注意资产阶级媒体是直接服务于政客和资本家的利益的、因而这些媒体常常竭力掩盖事实。在发起军事行动或袭击巴勒斯坦平民时,以色列媒体经常被动员起来,用作政府和以色列国防军宣传的喉舌,帮助煽动民族主义,这对于新闻业本身正是个打击,也使得诸如占领等紧迫的社会问题继续维持下去。

    除了以色列记者需要展现团结声援外,特别重要的一件事是,我们要反对攻击新闻自由与绿线两侧的记者——一个允许在光天化日之下攻击和噤声记者的政权,会危及全体记者的工作。此外,为掩盖占领现实而对巴勒斯坦和其他国家记者的迫害,加剧了假新闻的传播、对以色列人和全球民众都隐瞒了他们所需知道的事情。这一点标志着,以色列记者联盟亟需强有力地行动起来,阻止当局对巴勒斯坦记者的一再攻击。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