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3日
More

    記者阿布·阿克萊赫被殺害:為揭露巴勒斯坦佔領區真實面貌而犧牲

    半島電視台的記者阿布·阿克萊赫(Shereen Abu Aqleh)於5月11日,在以色列對巴勒斯坦的傑寧難民營的軍事襲擊中遭射殺身亡。其後,以色列警方試圖阻止她在東耶路撒冷的葬禮,甚至差點把她的靈柩推倒在地上。

    Ariel Gottieb 以色列記者工會執行委員會成員(僅代表個人立場)、社會主義鬥爭運動(ISA以色列/巴勒斯坦)成員

    (本文僅代表個人立場,文中言論並不代表以色列記者工會的立場;原文首先發表於2022年5月26日,最後編輯於同年5月27日)

    以色列國防軍5月11日在巴勒斯坦傑寧難民營發起殘暴的進攻,期間阿布·阿克萊赫頭部中彈,而她的製作人薩莫迪(Ali Al-Samoudi)也背部中彈。但這次事件只不過是冰山一角,已經有多到數不清的巴勒斯坦記者為了記錄佔領區的真實情況而被攻擊。今年4月,巴勒斯坦記者工會偕同國際記者聯盟正式向海牙國際刑事法院提出申訴,指以色列當局對巴勒斯坦記者進行系統性鎮壓,包括自2000年以來已有50位媒體工作者被殺害。

    阿布·阿克萊赫曾這麼說:「要改變現實並不容易,但至少我可以為世界發聲。」她出生於東耶路撒冷的佔領區,並於半島電視台擔任了25年的記者。在她的職業生涯中,阿布·阿克萊赫揭穿了以色列國防軍發言人的許多謊言,並且在巴勒斯坦西岸和中東地區家喻戶曉。她為揭發佔領區的慘況而犧牲,引發了中東和全球許多民眾的憤怒,許多抗議也在作為以巴停火線的綠線兩邊(在1967年以色列本土和巴勒斯坦被佔領區域範圍內)爆發了。

    阿拉伯與中東記者協會公開要求「需要透明且獨立的調查,來查明夏琳的死因⋯⋯兇手應被追訴責任。」其中基本且必要的訴求是,要有強調獨立於軍方和當局的調查。

    同時,以色列國防軍已經宣稱,軍方律師目前仍待決定,所以並不會召開正式的調查。人權組織Yesh Din回應道:「以色列國防軍執法單位已經不願提出公開調查。在無任何犯罪調查之下,80%的申訴已經被撤銷。」

    目擊證人們,包括製作人薩莫迪,報告說對記者開槍的是以色列國防軍,而且在夏琳死亡當時周邊並沒有任何巴勒斯坦武裝民兵。巴勒斯坦當局的內政部長謝赫(Hussein Al-Sheikh)澄清道,巴勒斯坦當局的調查將會提報給國際機構,並聲稱「一切徵兆都顯示,她是被以色列特種部隊殺害。」

    在證據面前,就算是以色列國防軍發言人也一改往常果斷否認以色列國防軍攻擊平民的言論,而是當媒體再次問起阿布·阿克萊赫是否如他所言死於巴勒斯坦的開火時,他被迫克制其言論說:「我無法確定」,並隨後追述「當然,夏琳仍有可能是死於巴勒斯坦的槍火之下」。同時,以色列國防軍在行動報告中承認,造成死亡的子彈口徑是5.56mm、從一支M16步槍發射,這也是以色列國防軍所使用的武器。並且,現在確認的是,以色列國防軍已經犯下至少6起對佔領區記者開火的事件。

    由於阿布·阿克萊赫同時也是美國公民,美國國務院也發表言論公開譴責這次殺害,並呼籲立即展開調查,國務院表示對阿布·阿克萊赫的攻擊也是對一切言論自由的攻擊。前以色列國防軍發言人、也是現任以色列僑民事務部、以色列工黨國會議員謝伊(Nahman Shay)在廣播訪談中承認「在這種事件當中,以色列政府的信譽並不好。我們都心知肚明,不良信譽是過去經驗積累出來的,而且美國不會接受任何非獨立機構調查出來的結果。」他呼籲調查應邀請美國法醫加入調查「以增加調查可信度」。

    在民族緊張局勢早已在經升級的背景下,阿布·阿克萊赫之死也震撼了搖搖欲墜的資產階級與佔領當局的聯合政府。作為回應,聯合阿拉伯名單(簡稱拉阿姆[Raam],以色列現執政聯盟成員)決定取消宣布是否繼續留在執政聯盟的新聞發布會(他們最終還是決定留在執政聯盟)。此外,梅雷茲(Meretz)黨的國會議員佐阿比(Ghaida Rinawie Zoabi)首先宣布她將退出聯合政府,並指出當局攻擊阿布·阿克萊赫葬禮是她退出聯合政府的其中一個原因。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數千人參加了5月13日星期五的葬禮遊行。耶路撒冷警察作出了傷口撒鹽的事情,攻擊了護柩者等葬禮參與者,差點讓棺材掉在地上。這些令人震驚的行為既反映了他們的極端不敏感和猶太至上主義的態度,也證明了他們試圖阻止巴勒斯坦人在東耶路撒冷公共領域的一切抗議。警方試圖強迫護柩者的家人簽署協議,禁止葬禮遊行上出現巴勒斯坦國旗、民族歌曲及口號。

    以色列警方試圖以巴勒斯坦人投擲石塊為由,禁止巴勒斯坦國旗出現,並在舊耶路撒冷大馬士革門設置檢查站、挑釁性地走向棺材並襲擊了大量參與者(導致數十人受傷),且宣布不會對警務人員採取紀律處分。這實際上是一種拙劣的遮掩。儘管在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下,來自工黨的公共安全部長巴爾-列夫(Omer Bar-Lev)議員只好宣布對這些事件展開警方調查,但他仍然替警察說話,將暴力事件歸咎於葬禮參與者。

    雖然要求記者組織、工會和國際專家進行獨立調查是正確的,但更重要的是要記住,阿布·阿克萊赫歸根究底是在以色列軍隊對巴勒斯坦難民營的入侵中被殺害的,是數百萬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佔領下被剝奪權利時被殺的。在2021年5月襲擊加沙期間,半島電視台辦公室所在的媒體大樓遭到破壞,就生動體現了在野蠻的戰爭中,佔領、圍困、貧窮和不平等現狀的捍衛者是如何打壓媒體記錄、報導、揭露現實的。以色列政權近年來關閉巴勒斯坦媒體,逮捕、襲擊甚至槍殺記者——槍擊死難者包括兩名報導了2018年加沙地帶圍欄附近示威活動的嚴重軍事鎮壓的記者。

    前總理內塔尼亞胡和幾位媒體大亨之間的醜聞,展現了資產階級媒體與政權的關係,也提醒人們注意資產階級媒體是直接服務於政客和資本家的利益的、因而這些媒體常常竭力掩蓋事實。在發起軍事行動或襲擊巴勒斯坦平民時,以色列媒體經常被動員起來,用作政府和以色列國防軍宣傳的喉舌,幫助煽動民族主義,這對於新聞業本身正是個打擊,也使得諸如佔領等緊迫的社會問題繼續維持下去。

    除了以色列記者需要展現團結聲援外,特別重要的一件事是,我們要反對攻擊新聞自由與綠線兩側的記者——一個允許在光天化日之下攻擊和噤聲記者的政權,會危及全體記者的工作。此外,為掩蓋佔領現實而對巴勒斯坦和其他國家記者的迫害,加劇了假新聞的傳播、對以色列人和全球民眾都隱瞞了他們所需知道的事情。這一點標誌著,以色列記者聯盟亟需強有力地行動起來,阻止當局對巴勒斯坦記者的一再攻擊。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