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3日
More

    美國:特朗普住所被搜查 雙方輿論戰升溫

    我們不能依靠國家機器來對抗特朗普 

    Tom Crean 社會主義替代(ISA美國)

    聯邦調查局於8月8日對前總統特朗普的海湖莊園進行了搜查,聲稱是為了找回特朗普從白宮帶走的成箱文件,當中許多是機密文件。

    特朗普在任期間已經在他經常聲稱的「深層政府」中樹敵;而實際上,這次搜查似乎就是國家機器中的這部分人試圖阻撓特朗普2024年參選的作為。阻撓特朗普的嘗試反映出統治階級當中的一種普遍看法,即特朗普如果再度當選,美國的資產階級民主就會在他的下一個任期裡遭到毀滅。

    社會主義替代(ISA美國)也對於特朗普和特朗普主義的威脅提出過警告,但我們是從工人階級的獨立立場出發的。我們認為,美國的民主是「富人的民主」,美國總統歷來一直在為大公司、而不是為普通民眾的利益服務。同時,我們堅持捍衛勞動人民在同反動右翼的威脅進行的艱苦鬥爭中獲得的民主權利等成果。但我們不相信民主黨或聯邦調查局會捍衛這些權利,所以我們必須仔細研究近期發生的事情,並從獨立階級的角度探討事件的發展。

    特朗普會被起訴嗎?

    對特朗普文件的調查只是目前針對他和他的企業的幾項調查之一。在紐約州,司法部長詹樂霞(Letitia James)正在對特朗普旗下組織可能存在的稅務欺詐行為進行調查。 8月初,特朗普在此案的四個小時的證詞中近450次拒絕回答問題。他還因在2021年1月6日國會大廈遭衝擊事件中的角色,以及參與推翻2020年佐治亞州選舉結果的犯罪陰謀而受到調查。

    自8月8日搜查以來的幾週內,特朗普陣營和司法部之間的論戰不斷升級。特朗普的鷹犬,南卡羅萊納州參議員格雷厄姆(Lindsay Graham)曾表示如果特朗普被起訴,「街頭將會發生騷亂」,而在被指控煽動後,他聲稱只是試圖「陳述顯而易見的事情」。像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等特朗普主義國會議員甚至可笑地主張「取消對FBI的資助」。對於FBI在2020年大選前夕試圖噤聲有關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筆記本電腦內容的消息一事,特朗普支持者也加倍努力反訴。

    與此同時,司法部長加蘭(Merrick Garland)表示,他支持聯邦調查局「勇敢的男女」。而在2016年奧巴馬提名加蘭為最高法院大法官時,當時的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拒絕就提名舉行聽證會或投票。

    上週三,司法部發布了一張照片,展示了分散在特朗普辦公室內各處的文件,其中許多文件清楚地標明瞭「最高機密」。司法部還透露,特朗普的住所裡難以置信地存放了11000份政府文件,其中100份被標記為機密或最高機密。現在有報導稱,其中一些文件可能與各國核武數量有關。毫無疑問,加蘭正在認真考慮起訴特朗普,理由或將是妨礙司法公正。

    會有什麼後果?

    加蘭和司法部正在玩一場遊戲。特別考慮到特朗普或將受到刑事起訴,並且(儘管仍然很難想像)真正被判入獄, 這場遊戲風險乃是很高、結果是極為不確定。

    這場搜查到目前為止有什麼效果?如果目標是在支持者中玷污特朗普並削弱他的聲望,那司法部顯然失敗了。它實際上加強了特朗普對共和黨的嚴密控制。聯邦調查局這次採取了從未對前總統動用的手段,但這只會證實特朗普的說法,即「深層政府」和華盛頓精英不惜一切代價打倒特朗普。

    在搜查前幾週,《紐約時報》與錫耶納學院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大約一半的共和黨選民在考慮2024年投票給特朗普之外的人。最可能的挑戰者是佛羅里達州州長迪桑提斯(Ron DeSantis)和特朗普的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但在搜查後的幾天內,局勢完全逆轉。正如一位共和黨戰略家對《政客(Politico)》雜誌所言,「這完全是給了他一根救命稻草……難以置信……這讓所有人再次支持特朗普。這一下大家都不好說什麽了 。」

    需要明確的是,特朗普即使被判入獄,他仍然可以競選總統。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社會主義者德布斯(Eugene Debs)在被《煽動法》判決入獄後於1920年競選總統,而《煽動法》與司法部現在對特朗普適用的《間諜法》同屬第一次世界大戰法律的一部分。

    特朗普逍遙法外?

    因此,只要特朗普決心繼續政治生涯並且仍坐擁大量支持者,他就不可能被直接踢下政治舞台。

    一些希望特朗普永遠下台的統治階級喉舌開始敦促司法部門謹慎行事。例如,《經濟學人》在8月19日指出:

    「受審甚至被定罪可能會反過來推動特朗普的回歸。他的競選活動將成為一場復仇之旅,他將在其中呼籲對他受到的司法迫害進行報復,這場復仇將發揮出特朗普最糟糕的本性,並進一步耗盡美國的制度潛力。」

    他們接著說,「在別的時代,美國企業的影響力可能邊緣化特朗普。然而,隨著共和黨成為屬於白人工人階級和越來越多的保守拉丁裔美國人的運動,大企業的政治影響力正在減弱。」《經濟學人》承認,在這個政治極為兩極化的時期,統治階級控制政治進程的能力已經減弱。美國資本主義的政治機構(國會、最高法院等)在某種程度上都已名譽掃地。

    追查特朗普的聯邦調查局和司法部在共和黨票倉裡顯然已經名譽掃地。畢竟,前聯邦調查局局長米勒(Robert Mueller)是彈劾特朗普通俄的關鍵人物。 「通俄門」被證明是一個彌天大謊,並掩護特朗普利用國家機器來解決個人恩怨。最終,他試圖迫使司法部、最高法院和共和黨州官員幫助他混亂的政變企圖,但沒有成功。

    但是,雖然共和黨選民毫不信任加蘭和司法部,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的調查不能以別的方式削弱特朗普。即使對特朗普的攻擊鞏固了他對共和黨基層的控制,也可能在更廣泛選民(特別是對於那些既不希望回到特朗普時代混亂局面、又對拜登提不起興趣的獨立選民)當中讓共和黨形象受損。這一過程可能發生在中期選舉,特朗普的回歸、多布斯案的最終裁決和學生債務減免將共同重振拜登和民主黨的民調。

    對於資產階級民主的威脅升級

    同時,特朗普派的共和黨決心要加大破壞選舉的進度,以便在未來「合法」地竊取選舉。

    一些州已經頒佈了厚顔無恥的壓制選民的措施。同時,最高法院同意審理(摩爾訴哈珀[Moore v Harper])案,這將檢驗「獨立州立法機關理論」的有效性。本質而言,這種「憲法解釋」會讓州立法機關完全控制聯邦選舉的進行,而不受司法監督。本案是由北卡羅萊納州立法機關批准了一個難以置信的、不公的重劃選區方案觸發的,這讓共和黨人即使面對比自己選民規模大的民主黨選民隊伍,仍然在該州國會代表團中10對4的優勢!

    「獨立州立法機關理論」也允許各州通過無盡的壓制或者保護措施。特朗普在尋求推翻2020選舉結果時也援引了這一概念,他敦促在拜登獲勝的共和黨州立法機關去選出自己的選舉團名單,並以此取代選民的。

    顯然,該案的結果會直接影響2024年的選舉。曾經,人們都會認為最高法院沒有可能支持「獨立州立法機關理論」,但是由於在最高法院中大多數頑固保守分子的存在,不能排除支持的可能性。據大範圍報道,湯瑪士大法官及其妻子金妮·湯瑪士(Ginni Thomas)直接參與了幫助特朗普的政變。

    我們怎樣才能打敗特朗普和特朗普主義?

    在費城,拜登發表演說稱,「MAGA(讓美國再次偉大)共和黨人」威脅到「我們共和國的重要基礎」。儘管他說並不是所有共和黨人都是MAGA份子,但是MAGA已經完全掌控了共和黨。在費城演講和一些其他場合中,拜登則進一步把特朗普主義的支持者稱為「半法西斯主義」的支持者。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則以「這樣意味著在2020年給特朗普投票的7400萬人都是半法西斯主義者」質問拜登作為回應。

    實際上,民主黨在給右翼民粹主義的危險增長提供空間,以及使極右觀點正常化的過程中起到關鍵作用。但僅因為成千上萬的美國普通民眾給特朗普投票就影射他們是「半法西斯主義者」是完全錯誤且危險的。這讓人想起希拉莉之前批評投票給特朗普的都是「一筐糟粕(basket of deplorables )」。

    特朗普的罪行是切實的。他無情地嘗試在種族或者其他方面分化這個國家的人民。他對新冠病毒造成的成百上千不必要的死亡無動於衷、袖手旁觀。他迫使許多州的選舉官員幫助他推翻2020選舉的結果。以不明確的原因竊取(大量)政府文件甚至不足以登上他的罪狀。2003年,小布殊對伊拉克大舉入侵,造成大量死亡,而這卻是起於一個徹頭徹尾編造的謊言。但是,那些投票支持這場可惡的帝國主義冒險的民主黨人從來沒有提到要起訴他。

    區別在於,為帝國主義殺害數十萬人是完全可以接受的,而且歷史上雙方都這樣做過。被認定為戰犯的前國務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離任時,他帶走了大量可用於定罪的文件記錄,並將其視為個人財產。國家機關中沒有人提出要取回這些文件,或搜查他的家。但當然,他們與印支地區的骯髒戰爭有關,雙方都需要為那裡數百萬人的死亡負責。

    拜登對民主的叫囂植根於維護「政治穩定」的願望,以保持美帝國主義在全球的主導地位。大部分統治階級認為沒有必要取消形式上的民主,以為他們提供一個政治的安全閥。擁有比任何國家所立憲法都悠久的憲法,是美國的一個關鍵威望。

    結束憲政將是美帝國主義最終衰落的明顯標誌,並將使他們在與中國的全球衝突中處於嚴重劣勢。中國現時正面臨多重危機,並採取更加極端的措施壓制異見。只有當美國統治階級受到社會革命的威脅時,他們才會認為獨裁是必要的。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會毫不猶豫,正如在1933年大企業的代表們亦曾認真地密謀要推翻小羅斯福,因為他們認為他在鎮壓工人階級和左翼方面做得不夠。

    但是,美國政局極端兩極化的程度,以及國家機構不得不採取諸如查抄前總統住所和威脅提起刑事訴訟等公開措施的事實,表明以前的政治統治模式已不再奏效。與當時許多評論員所希望的相反,資產階級民主的緊張局勢並沒有在1月6日結束。

    現在,共和黨已經在一系列關鍵競選中提名了候選人,他們支持特朗普主義的觀點,即拜登竊取了2020年選舉,特朗普才是美國的合法總統。上週末,特朗普舉行了一次集會,稱拜登為「國家的敵人」,並攻擊了聯邦調查局。

    民主黨人或許可以通過援引在民眾中極不受歡迎特朗普來阻止他們原本似乎在中期選舉中走向的選舉災難,但他們無法應對反動右翼民粹主義對部分人口的控制,只能組織襲擊和謾罵。

    要真正擊敗特朗普和特朗普主義,就需要不斷地大規模動員勞動人民,圍繞已被證明具有壓倒性支持的訴求行動,包括15美元的全國最低工資、全民醫療保險、結束大規模監禁、大規模投資可再生能源,以及保證全國各地的墮胎權。

    在2020年支持桑德斯綱領的人;同年為「黑人的命也是命」上街遊行的數百萬人; 今年為反對推翻羅訴韋德案而上街遊行的數萬人;以及去年我們看到的罷工和勞工組織的浪潮,都表明瞭建立這樣一場群眾運動的潛力。鬥爭的意願是存在的,只是缺少明確的領導和組織。一個戰鬥的勞工運動和一個新的工人黨可以吸引數百萬曾經支持特朗普的人,同時孤立真正的極右和法西斯分子。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