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9月29日
More

    美国:特朗普住所被搜查 双方舆论战升温

    我们不能依靠国家机器来对抗特朗普

    Tom Crean 社会主义替代(ISA美国)

    联邦调查局于8月8日对前总统特朗普的海湖庄园进行了搜查,声称是为了找回特朗普从白宫带走的成箱文件,当中许多是机密文件。

    特朗普在任期间已经在他经常声称的“深层政府”中树敌;而实际上,这次搜查似乎就是国家机器中的这部分人试图阻挠特朗普2024年参选的作为。阻挠特朗普的尝试反映出统治阶级当中的一种普遍看法,即特朗普如果再度当选,美国的资产阶级民主就会在他的下一个任期里遭到毁灭。

    社会主义替代(ISA美国)也对于特朗普和特朗普主义的威胁提出过警告,但我们是从工人阶级的独立立场出发的。我们认为,美国的民主是“富人的民主”,美国总统历来一直在为大公司、而不是为普通民众的利益服务。同时,我们坚持捍卫劳动人民在同反动右翼的威胁进行的艰苦斗争中获得的民主权利等成果。但我们不相信民主党或联邦调查局会捍卫这些权利,所以我们必须仔细研究近期发生的事情,并从独立阶级的角度探讨事件的发展。

    特朗普会被起诉吗?

    对特朗普文件的调查只是目前针对他和他的企业的几项调查之一。在纽约州,司法部长利蒂希娅· 詹姆斯(Letitia James)正在对特朗普旗下组织可能存在的税务欺诈行为进行调查。 8月初,特朗普在此案的四个小时的证词中近450次拒绝回答问题。他还因在2021年1月6日国会大厦遭冲击事件中的角色,以及参与推翻2020年佐治亚州选举结果的犯罪阴谋而受到调查。

    自8月8日搜查以来的几周内,特朗普阵营和司法部之间的论战不断升级。特朗普的鹰犬,南卡罗来纳州参议员格雷厄姆(Lindsay Graham)曾表示如果特朗普被起诉,“街头将会发生骚乱”,而在被指控煽动后,他声称只是试图“陈述显而易见的事情”。像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等特朗普主义国会议员甚至可笑地主张“取消对FBI的资助”。对于FBI在2020年大选前夕试图噤声有关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笔记本电脑内容的消息一事,特朗普支持者也加倍努力反诉。

    与此同时,司法部长加兰(Merrick Garland)表示,他支持联邦调查局“勇敢的男女”。而在2016年奥巴马提名加兰为最高法院大法官时,当时的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拒绝就提名举行听证会或投票。

    上周三,司法部发布了一张照片,展示了分散在特朗普办公室内各处的文件,其中许多文件清楚地标明了“最高机密”。司法部还透露,特朗普的住所里难以置信地存放了11000份政府文件,其中100份被标记为机密或最高机密。现在有报导称,其中一些文件可能与各国核武数量有关。毫无疑问,加兰正在认真考虑起诉特朗普,理由或将是妨碍司法公正。

    会有什么后果?

    加兰和司法部正在玩一场游戏。特别考虑到特朗普或将受到刑事起诉,并且(尽管仍然很难想像)真正被判入狱, 这场游戏风险乃是很高、结果是极为不确定。

    这场搜查到目前为止有什么效果?如果目标是在支持者中玷污特朗普并削弱他的声望,那司法部显然失败了。它实际上加强了特朗普对共和党的严密控制。联邦调查局这次采取了从未对前总统动用的手段,但这只会证实特朗普的说法,即“深层政府”和华盛顿精英不惜一切代价打倒特朗普。

    在搜查前几周,《纽约时报》与锡耶纳学院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大约一半的共和党选民在考虑2024年投票给特朗普之外的人。最可能的挑战者是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和特朗普的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但在搜查后的几天内,局势完全逆转。正如一位共和党战略家对《政客(Politico)》杂志所言,“这完全是给了他一根救命稻草……难以置信……这让所有人再次支持特朗普。这一下大家都不好说什么了 。”

    需要明确的是,特朗普即使被判入狱,他仍然可以竞选总统。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社会主义者德布斯(Eugene Debs)在被《煽动法》判决入狱后于1920年竞选总统,而《煽动法》与司法部现在对特朗普适用的《间谍法》同属第一次世界大战法律的一部分。

    特朗普逍遥法外?

    因此,只要特朗普决心继续政治生涯并且仍坐拥大量支持者,他就不可能被直接踢下政治舞台。

    一些希望特朗普永远下台的统治阶级喉舌开始敦促司法部门谨慎行事。例如,《经济学人》在8月19日指出:

    “受审甚至被定罪可能会反过来推动特朗普的回归。他的竞选活动将成为一场复仇之旅,他将在其中呼吁对他受到的司法迫害进行报复,这场复仇将发挥出特朗普最糟糕的本性,并进一步耗尽美国的制度潜力。”

    他们接着说,“在别的时代,美国企业的影响力可能边缘化特朗普。然而,随着共和党成为属于白人工人阶级和越来越多的保守拉丁裔美国人的运动,大企业的政治影响力正在减弱。”《经济学人》承认,在这个政治极为两极化的时期,统治阶级控制政治进程的能力已经减弱。美国资本主义的政治机构(国会、最高法院等)在某种程度上都已名誉扫地。

    追查特朗普的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在共和党票仓里显然已经名誉扫地。毕竟,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穆勒(Robert Mueller)是弹劾特朗普通俄的关键人物。 “通俄门”被证明是一个弥天大谎,并掩护特朗普利用国家机器来解决个人恩怨。最终,他试图迫使司法部、最高法院和共和党州官员帮助他混乱的政变企图,但没有成功。

    但是,虽然共和党选民毫不信任加兰和司法部,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调查不能以别的方式削弱特朗普。即使对特朗普的攻击巩固了他对共和党基层的控制,也可能在更广泛选民(特别是对于那些既不希望回到特朗普时代混乱局面、又对拜登提不起兴趣的独立选民)当中让共和党形象受损。这一过程可能发生在中期选举,特朗普的回归、多布斯案的最终裁决和学生债务减免将共同重振拜登和民主党的民调。

    对于资产阶级民主的威胁升级

    同时,特朗普派的共和党决心要加大破坏选举的进度,以便在未来“合法”地窃取选举。

    一些州已经颁布了厚颜无耻的压制选民的措施。同时,最高法院同意审理(摩尔诉哈珀[Moore v Harper])案,这将检验“独立州立法机关理论”的有效性。本质而言,这种“宪法解释”会让州立法机关完全控制联邦选举的进行,而不受司法监督。本案是由北卡罗来纳州立法机关批准了一个难以置信的、不公的重划选区方案触发的,这让共和党人即使面对比自己选民规模大的民主党选民队伍,仍然在该州国会代表团中10对4的优势!

    “独立州立法机关理论”也允许各州通过无尽的压制或者保护措施。特朗普在寻求推翻2020选举结果时也援引了这一概念,他敦促在拜登获胜的共和党州立法机关去选出自己的选举团名单,并以此取代选民的。

    显然,该案的结果会直接影响2024年的选举。曾经,人们都会认为最高法院没有可能支持“独立州立法机关理论”,但是由于在最高法院中大多数顽固保守分子的存在,不能排除支持的可能性。据大范围报道,托马斯大法官及其妻子金妮·托马斯(Ginni Thomas)直接参与了帮助特朗普的政变。

    我们怎样才能打败特朗普和特朗普主义?

    在费城,拜登发表演说称,“MAGA(让美国再次伟大)共和党人”威胁到“我们共和国的重要基础”。尽管他说并不是所有共和党人都是MAGA分子,但是MAGA已经完全掌控了共和党。在费城演讲和一些其他场合中,拜登则进一步把特朗普主义的支持者称为“半法西斯主义”的支持者。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则以“这样意味着在2020年给特朗普投票的7400万人都是半法西斯主义者”质问拜登作为回应。

    实际上,民主党在给右翼民粹主义的危险增长提供空间,以及使极右观点正常化的过程中起到关键作用。但仅因为成千上万的美国普通民众给特朗普投票就影射他们是“半法西斯主义者”是完全错误且危险的。这让人想起希拉里之前批评投票给特朗普的都是“一筐糟粕(basket of deplorables )”。

    特朗普的罪行是切实的。他无情地尝试在种族或者其他方面分化这个国家的人民。他对新冠病毒造成的成百上千不必要的死亡无动于衷、袖手旁观。他迫使许多州的选举官员帮助他推翻2020选举的结果。以不明确的原因窃取(大量)政府文件甚至不足以登上他的罪状。2003年,小布什对伊拉克大举入侵,造成大量死亡,而这却是起于一个彻头彻尾编造的谎言。但是,那些投票支持这场可恶的帝国主义冒险的民主党人从来没有提到要起诉他。

    区别在于,为帝国主义杀害数十万人是完全可以接受的,而且历史上双方都这样做过。被认定为战犯的前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离任时,他带走了大量可用于定罪的文件记录,并将其视为个人财产。国家机关中没有人提出要取回这些文件,或搜查他的家。但当然,他们与印支地区的肮脏战争有关,双方都需要为那里数百万人的死亡负责。

    拜登对民主的叫嚣植根于维护“政治稳定”的愿望,以保持美帝国主义在全球的主导地位。大部分统治阶级认为没有必要取消形式上的民主,以为他们提供一个政治的安全阀。拥有比任何国家所立宪法都悠久的宪法,是美国的一个关键威望。

    结束宪政将是美帝国主义最终衰落的明显标志,并将使他们在与中国的全球冲突中处于严重劣势。中国现时正面临多重危机,并采取更加极端的措施压制异见。只有当美国统治阶级受到社会革命的威胁时,他们才会认为独裁是必要的。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会毫不犹豫,正如在1933年大企业的代表们亦曾认真地密谋要推翻小罗斯福,因为他们认为他在镇压工人阶级和左翼方面做得不够。

    但是,美国政局极端两极化的程度,以及国家机构不得不采取诸如查抄前总统住所和威胁提起刑事诉讼等公开措施的事实,表明以前的政治统治模式已不再奏效。与当时许多评论员所希望的相反,资产阶级民主的紧张局势并没有在1月6日结束。

    现在,共和党已经在一系列关键竞选中提名了候选人,他们支持特朗普主义的观点,即拜登窃取了2020年选举,特朗普才是美国的合法总统。上周末,特朗普举行了一次集会,称拜登为“国家的敌人”,并攻击了联邦调查局。

    民主党人或许可以通过援引在民众中极不受欢迎特朗普来阻止他们原本似乎在中期选举中走向的选举灾难,但他们无法应对反动右翼民粹主义对部分人口的控制,只能组织袭击和谩骂。

    要真正击败特朗普和特朗普主义,就需要不断地大规模动员劳动人民,围绕已被证明具有压倒性支持的诉求行动,包括15美元的全国最低工资、全民医疗保险、结束大规模监禁、大规模投资可再生能源,以及保证全国各地的堕胎权。

    在2020年支持桑德斯纲领的人;同年为“黑人的命也是命”上街游行的数百万人; 今年为反对推翻罗诉韦德案而上街游行的数万人;以及去年我们看到的罢工和劳工组织的浪潮,都表明了建立这样一场群众运动的潜力。斗争的意愿是存在的,只是缺少明确的领导和组织。一个战斗的劳工运动和一个新的工人党可以吸引数百万曾经支持特朗普的人,同时孤立真正的极右和法西斯分子。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